爸爸,你别走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回到了战争年代,我的爸爸去好远好远的地方打仗。中间的过程思绪好像很乱,只记得,当时出现了两个爸爸,一真一假,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出我的真爸爸。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扑倒爸爸的怀里,哭着说:"爸,你终于回来了,别走了,别走,别走……〃。

  一觉醒来,刚想给爸爸打个电话聊聊,拿起手机,才发现,我的爸爸…………已经…………已经……不在了。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3月一日,早上九点的时候,我依次收到了姐姐的电话,嫂子的电话,我都没接,因为当时正在上课,我没法接。我心里还在嘟囔着说〃这个点给我打电话,不知道我正在上课吗?〃心里也想了无数中可能,"是不是春天到了,天气好了,全家人一起来我上大学的地方旅游了。""是不是姐姐又要来这里实习工作了"。……无数无数中可能。临近下课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嫂子的短信"爸爸,不在了,我们先回老家了,不等你了,你请假吧!"

   我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我急急忙忙的跑下了教学楼,都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我爸身体一向不是很好吗?   "那时候也岀奇的冷静,眼泪在眼眶了打转,却一滴都没有留下来,因为在我心里这是不可能的事。我请了假,心烦意乱的往家里走。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想,"不可能,这不可能"。没走出校园,一个一个的电话打进来,告诉我的都是"同一件事"。我终于崩不住了,眼泪成河似的留下了。从学校回到家,我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也哭了近一路的时间。

  下午四点回到家,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我都不相信,家里人好多人都快挤满了。到家门口了,我犹豫了一下,又一飞快的速度扔了书包跑回家。那个时候我感觉我的整个视野都是模糊的,我快要看不清眼前究竟是什么了。眼前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拉着我说:"XX,你回来了,我带你看看咱爸爸。"即便那声音了带着无尽的哭腔,我还是想乍得一下醒过来,那是姐姐说的。她拉着我跑到父亲睡着的地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用了她最大的声音对父亲说:"爸爸,咱XX回来了,你不是最操心咱XX了吗?她回来了,回来了,你看看,你再看看,看看,睁开眼睛看看啊……"这些话永远也得不到回答了。永远,永远。

爸爸走的太突然了。我见过老人去世的,见过小孩子去世的,去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走的这么突然,走的这么急的。我寒假回家的时候,你还在车站接我回家,你还给我说我最不愿意听的政治大事,你还骑着电动车到处乱走,买东西,你还买了你最想买的二胡。你在家,每天晚上都要拉一会二胡,这四五年的时间里,你居然自学了五线谱,自学了拉弦子,自学了调音,自学了唱戏。一个人该有多聪明多努力,多认真,多下功夫,才能自学到这么多东西。这些并我不知道,你把我送到这么远的地方上学,弄得我们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不能更好的了解我最聪明的爸爸。

  爸爸一心着想买一辆老年电动汽车,从年前说到年后,看车看了一次又一次。还跟家里人说,得买一辆大一点的,咱家人多。就在二月二十八号,也就是前一天,爸爸他终于去付了车钱的定金,跟我妈说"明天咱就去提车了"。回到家,把家里最后的一点小麦地,打了农药除草剂。后来在我妈做晚饭的时候,还带着他的小孙子(一直是我爸爸妈妈在带孩子,一岁多了),坐在爸爸新做的,亲手做的纯木匠活的大型的玩具车上,欢欢喜喜的到处串门,看着他孙子童颜的开怀大笑。吃完饭,拉完弦子,给我哥哥(他儿子)开视频,一起享受这种家人在一起的其乐融融,天伦之乐。谁能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晚,睡着之后,你就再也没有醒来。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相信,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父亲,今天就再也醒不来了。在我心里爸爸的身体是最好的(我想爸爸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爸爸还信誓旦旦的对妈妈说"你老了咱也不去孩子家,就在咱家,我照顾你"当时听了这句话,心里还无比的感动,心想"我将来也有这样一个老伴多好"。父母之间的爱情也一直是我最羡慕的爱情。

你说"家里这些草莓要好好养着,熟了给咱孩子吃"。
你说"家里的屋顶有些漏雨,改修修了"
你说"家里的门时间长了,油漆都掉了,该再涮一遍了"
你说"今年不种那么多地了,够吃就行"
你说"我去把秋地化肥上了,地也犁了,就等时间到了种点花生"
你说"红薯得种,大孙子最喜欢吃了"
你说"车买回来了,咱得在房子后边盖个车棚"
你说"咱得把村里唱戏的好好组织起来,也算有个爱好"
你说,你说,你说。

这些话,都是你年后才说的,你一件都还没有完成,一件都没有……都没有。

  草莓该浇水了,它在等你。
  防雨的黑漆漆的塑胶还再家里堆这,等你把它糊在房顶。
 黄油漆,红油漆,都在同一个地方放着,等你把它刷在门上。
花生过年的时候我们一起剥的,等你把它种了。

电动汽车的定金付了,等你去提车呢。

你之前亲手做的四五把弦子,坠子,咱家除了你,没人会用了。

还有我,我放假了还得在车站,等你开着你最爱的车接我回家呢。车站离家那么远,没你我怎么才能回家。


     

十二天了,整整十二天了,只要我不使劲想,我就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我的爸爸还健健康康的在家里等着我,等着这从不会关心自己父亲的女儿。

这件事在我心里憋了十二天了,我从没有想任何一个朋友说起过,不是因为只要我不是父亲在我心里还活着,而是因为,不是朋友太远,一言半语说不清,就是没到张嘴想说的时候,看着朋友开心的面容不愿意去破坏这种氛围。


我真的不愿意开口想别人说这些话,我想在所有认识我的人里,都觉得我的父亲还是那个健健康康的父亲。可它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里,只要我静下来,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留下来。今天我把这件事说出来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