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善惠撕逼安宰贤:别让消耗式婚姻,拖死自己

最近几周网友跟着具惠善发表的聊天记录和文章,齐吐槽安宰贤渣男,结果本周出现反转剧情,男方友人表示:疑似具惠善猜忌成性,子虚乌有。

我们且不说,这场婚姻撕逼大战里,谁是赢家,光说这种恶战,就足以让两个人的生活被消费的分文不值。

摊上这种消耗式婚姻,没有一个人是赢家,大家宣称要拥有“势均力敌”的爱情,最后会发现势均力敌不是两个人都不会受伤,而是两个人都——筋疲力尽。

一、消耗式婚姻让你成为圣人,最后再杀死圣人

我依稀记得自己在看具惠善和安宰贤综艺里恩爱模样时,那份羡慕;所以我也自然记得具惠善说自己要早上洗头,因为对方不喜欢自己头皮上的味道。

我记得安宰贤疯狂奔向自己爱人的那份迫不及待,自然也不能忽略他说:还没有想好以后的生活,但想为对方而活。

但婚姻里,讲的不是“谁爱谁多一点,谁付出的多一点”,而是,我们彼此是否足够坦诚。

这场大战里,最让我惊讶的不是具惠善说:“离婚的原因是对方说我有一对不够性感的rutou”,而是安宰贤到今天还要去厕所放屁。

我们都知道李敖曾在解释自己离婚的原因时说过:“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有一天,我无意推开没有反锁的卫生间的门,见蹲在马桶上的她因为便秘满脸憋得通红,实在太不堪了。”

于是有人总结他们离婚的关键:我爱你因为你是英雄,结婚后发现你不是:我爱你因为你是女神,结婚后发现你不是。

我想,不是才是对的啊,谁能一辈子保证不会让跟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看到自己的口水,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再另一半面前放屁呢?

相反的,如果连这些都忍受不了,又怎么能甘心忍受身边只有这一个人呢?

归根结底,你图的不是婚姻里的神秘感,而是新鲜感,你爱的也不是一个平凡人,你渴望自己找一个完美的圣人。

遗憾的是,婚姻里没有圣人。而消耗式婚姻,把你培养成为一个圣人,万般温柔和懂事,可最后杀死你的,还是培养你的人。

没有一个人能数十年如一日,在你早上醒来就化好妆躺在你怀里,顺便喷上迷人的香水,你爱的那个人,更可能在你还没入睡时就鼾声四起,折磨着你衰弱的神经;你的另一半只能在你们热恋的时候可以保持不当着你的面放屁,如果你真的结婚,你就会发现婚后的乐趣是夫妻之间比,谁的屁声更大。

婚姻本身的样子,不是你伪装的完美无缺,而是你即使有万般缺点,我也愿意爱你。

二、消耗式婚姻不断比较,比较的结果是“万念俱灰”

在安宰贤和具惠善的婚姻里,走到最后,才发觉原来在彼此的心里,最重要的不是这份婚姻,而是谁比谁付出的多一些,谁比谁爱的多一些。

我不反对离婚时,女方应该向对方索要赔偿,不管是劳务赔偿还是精神赔偿,我只是觉得这些并不是你有多爱对方的证明,计较的如此清楚,加减法混合运算都可以写出来,按天按年计算的感情,即便是在你的心里,又有几分珍贵呢?

最后抛出来的不是这份感情的消散有多让人难过,而是这份感情竟然才值这点钱,真让人难过。

原来的办公室的同事,谈了两年的恋爱,临到结婚的时候谈崩了,问他原因是什么,他支支吾吾说是因为女方的妈妈管得太多了。

再后来接触的多了,听他说起前女友的事情,才发觉他在感情里是如此计较的一个人。

两个人结婚的房子有了,女方说陪嫁一台车,只不过要是买宝马就需要还贷,同事直接拒绝了。

双方谈到房子的问题,同事说:“房子我们家出了,装修就你们家负责吧。”

女方自然不愿意,毕竟同事家庭并不差,房子是一早就买好的,他们家早就在里面住,只不过要结婚了,父母搬回了老房子,她觉得没理由自己来负责装修的部分。

而同事觉得“你家条件也不差,为什么不能帮我家分担一部分,非得结婚后我们的生活过得紧巴巴吗?”

这显然是两个问题,遗憾的是他们最终都将问题的本质归结为“对方没有自己付出的多。”

同事觉得在这场两年的感情里,他出钱出力出爱却不讨好,对方女生觉得我最好的青春给了你,我都要跟你结婚了,你现在跟我谈钱?

真是应证了那句话“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最后双方一拍两散。

同事很惋惜过,表示:确实后悔过,觉得自己当时太冲动,要是和她结婚,现在孩子应该都挺大了。

而我却很遗憾的觉得,为什么最后到后悔的时候,你都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而只是简单的用“太冲动”来一笔带过。

在婚姻中,两个人不管出现什么样的问题,首当其冲的矛头不是指向“你为什么不能多付出一点”,而应该是“我很感谢你的付出”。

今天,两个人因为谁刷碗的问题吵架,最后归结为“你为什么不去刷碗,明明昨天我才刷过。”

明天,两个人又因为谁去倒垃圾的问题吵架,最后还是归结为“你怎么不去倒垃圾,我是你奴隶吗。”

如果婚姻是不断的权衡和比较谁付出的多一些,走到最后,能留给彼此的不是一个身影、一种味道、一份惦记,而只是“一份消耗”。

三、告别消耗式婚姻,你需要做到这两点

① 经济独立,思想也要独立

我见过很多女性,经济上独立,但是思想上却很难。

比如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家庭条件非常好,自己也是事业有成,可是在思想上,特别依赖自己的丈夫,甚至就连家里换桶水,都要问丈夫意见,她似乎没有做过什么家里的主,只要涉及选择的事情,全都是丈夫拿主意。

可最大的问题不是对方拿主意,最大的问题是她一点主意也没有。

这种在心理上极其依赖对方的行为,看起来像是很爱对方的表现,其实恰恰会毁了两个人的幸福。

因为人的独立性要求我们,必须有一定的适度空间,和周遭的人保持一定的黏性气质,这种气质不能过多,太多,就会造成另一个人的困扰,进而把原本一段舒适自在的婚姻,变成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伦理剧。

②拒绝你的坏,保持我们的好

在具惠善的聊天记录上,写到她为对方煮了汤,结果对方只喝了几口就跑出去和别人玩了。我们先不说,安宰贤究竟是去和别人玩还是和真的去讨论剧本。

作为具惠善本人来说,她在意的不是对方喝没喝汤,而是对方没有按照她希望的样子去喝汤。

她希望对方能坐下来认真的把汤喝完,然后和她恩爱的聊些什么,就好像新婚日记上的一样。

在具惠善的心里,安宰贤必须接受自己对他的好,否则就是不爱自己。

心理学上管这种关系叫“依赖性认同”,就是说“我以我好的方式对你,你也必须以一种特定的好的方式对我,否则就是不爱我。”

比如在安宰贤和具惠善的关系里,就存在着“我对你好,你就必须回馈给我,我希望的好,否则你就是不爱我,有了外遇。”

具惠善把这种心理机制传递给了安宰贤,安宰贤刚好如她所料,偏偏把这种威胁也反馈给了她,于是她的言辞之间便会说明“你看吧,他就是不爱我了。”

而事实上,如果你存在在这种投射性认同的状态里,会有一种被对方限制的感觉。因为在明的逻辑上说,投射性认同是讲我希望你用我认为好的方式对我,比如认真喝我的汤,如果你没有做到,那么我们之间就失去了好的关系。而它还有一套暗逻辑,这个暗逻辑是说“将坏投射给对方,当对方认同了这份坏,比如“安宰贤就是没认真喝这个汤”,就验证了具惠善自己的预判,便可以义正言辞的表示对方就是不爱自己。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个坏本身是具惠善自己诱导的结果。”

这种心理状态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如果你希望拥有一段良好的关系,那么你可以试着这样做:既不认同对方的明逻辑,委屈自己,用对方希望的好回应对方,也不认同对方的暗逻辑,真还给他愤怒或厌烦等负面情绪。

如果是安宰贤,他不想接受具惠善的好,也不想回馈给对方自己的不好或者对方希望的好,他可以直接告诉对方“亲爱的,我不喜欢喝这个额汤,或者我目前有比喝这个汤更重要的事,谢谢你的用心,我十分感谢。”

在一份稳定的关系里,总是会时不时就能接收到对方抛来的坏,如何把这份坏变成好,最主要的应该是“拒绝这份坏,但接受这份好。”

希望每一个在婚姻中被消耗的人,都能尽早的明白,只要爱与被爱都需要学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