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那样的人

人在特别困乏的时候,意识形态是游离的。感觉自己在人群之外,在规则之外,在宇宙之外。

死亡也是这种感觉吧。就是一步一步被抽离,世界就像没有聚焦的镜头,在一点一点模糊。往昔今夕,都在一点一滴的排挤你,你被迫置身事外。

连续“大战”八天,站着都能睡着。早上还得六点过起来,送孩子们上学。我缺了甚多睡眠和休息,身体已经在喊叫。

我介意不了那么多,因为我的精神更需要我的安抚。为什么这么匆忙劳累,我的给它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让它服服帖帖的继续为我服务。

在去图书馆的地铁上,我看着拥挤嘈杂的人群,我有了短暂的抽离。我在哪里?他们为何也到了这里?

我忘了才给妈妈的打过电话,还详细了解她回老家的情况。也忘了一个客户在跟我对接换货的时间。我快忘了一切,也忘了我为何要去看书。只是惯性而已。

在书架上拿了陈希我的《心》来看。一个人在不同人不同时代的拼凑中逐渐清晰起来。一个夹缝中求生存的人,一个被肉身所累,却竭尽全力站起来的人。

中午在外面吃了一碗心肺酸辣粉。和所看的书题目很应景。有些心只是某些人的食物,世界从来如此。

晚来继续看了陈希我的散文。看一个作家的养成日记。一个人的挣扎和成长。写作不是我的梦想,而是我的日常。看一个作家的自白,我越坚定这一点。不关乎功利和荣耀。

乌鲁木齐前几天下雪了。看了李娟晒得第一场雪,我羡慕大雪覆盖一起,视野范围之内的纯洁和干净。我更羡慕李娟能够拿上手的那一本本著作。对于一个酷爱文字的人来说,那才是致命的诱惑。

成为李娟陈希我那样的人,真好。精神自由自在随心。皮囊的粗糙和老化就随它而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