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乔布斯传》语句摘录(已完结)

菜鸟产品刚入门,之前在一篇文章上看到张小龙大神说做产品的人都应该读读《史蒂芬·乔布斯传》,所以毫不犹豫地列入书单。

开这篇文章,是不想自己看完了什么都没留下,想把书中一些精彩的语段,对自我产品学习有启发的语段记录下来。

第一~七章

(因为之前没有开这个读书笔记的想法,而且读前面部分好像也没怎么做笔记...纯当小说看了- -所以前面的就合在记录,后面会按章节记录)

迈克·马库拉:

马库拉把自己的原则写在一页纸上,标题为“苹果销售学”,其中强调了三点。第一点是共鸣(empathy),就是紧密结合顾客的感受。“我们要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好地理解使用者的需求。”第二点是专注(focus)。“为了做好我们决定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拒绝所有不重要的机会。”

第三点也是同样重要的一点原则,有一个让人困扰的名字,灌输(impute)。这涉及人们是如何根据一家公司或者产品传达的信号,来形成对它的判断。“人们确实会以貌取物,”他写道,“我们也许有最好的产品、最高的质量、最实用的软件等等,如果我们用一种潦草马虎的形式来展示,顾客就会认为我们的产品也是潦草马虎的;而如果我们以创新的、专业的方式展示产品,那么优质的形象也就被灌输到顾客的思想中了。”

里吉斯·麦肯纳:

在宣传册顶端,麦肯纳放上了一句格言,这句话被普遍认为出自列奥纳多·达·芬奇,也成为了乔布斯设计思念的决定性准则:“至繁归于至简。(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第八章 施乐与丽萨

施乐PARC

工作在这里的诸多梦想家中,有一位叫做艾伦·凯(Alan Kay)的科学家,他的两句格言深得乔布斯认同:“预见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亲手创造未来”以及“对待软件严肃认真的人应该制造自己专属的硬件”。

(乔布斯看施乐PARC的科学家给他展示GUI,桌面概念等研究成果时:)

阿特金森盯着屏幕检查每一个像素,他靠得如此之近,以至于特斯勒都能感受到他呼出来的气吹到自己的脖子上。乔布斯跳了起来,兴奋地挥舞着胳膊。“他跳来跳去的,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清楚整个演示,但事实证明他是看到了,因为他不停问问题,”特斯勒说,“我每展示一部分,他都会发出惊叹。”乔布斯反复说自己不敢相信施乐还没有把这项技术商业化。“你们就坐在一座金矿上啊,”他叫道,“我真不敢相信施乐竟然没有好好利用这项技术。”

“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感”

乔布斯偶尔也会骄傲地承认这一说法。“归根到底,我们只是想尽量了解有史以来最棒的发明,然后将它运用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中。”他有一次说,“毕加索不是说过么:‘好的艺术家只是照抄,而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感。’在窃取伟大的灵感这方面,我们一直都是厚颜无耻的。”(本人:- -。。。TX?)

(施乐没能好好运用他们科学家的研究成功-诸如GUI,鼠标,桌面概念等等:)

在创新的过程中,新颖的想法只是一部分,具体执行也同样重要。

(阿特金森实现屏幕上窗口间的重叠效果:)

阿特金森强迫自己一定要做出这个效果,因为他觉得自己在施乐PARC见过这个功能。而实际上,施乐PARC的人从来没能实现这个功能,他们后来还对阿特金森完成这一壮举表示了震惊。“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了,”阿特金森说,“正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任务是如此困难的,我才得以完成它。”

章结:
这一章主要讲述,虽然Apple II大卖,但它被人们视为沃兹尼亚克的杰作,乔布斯急切需要属于他自己的产品,其中就包含丽萨(Lisa)项目,最初项目的发展并不能让乔布斯满意。直到一个关键人物,比尔·阿特金森,他有着沃兹的创造天赋和乔布斯追求卓越产品的热情。他后来说服了乔布斯去关注施乐PARC的研究进展,让乔布斯第一次看到GUI、键盘、鼠标和桌面等先进的概念,也让他找到了一直想要创造的产品。在阿特金森的协助下,乔布斯能更快更有效率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是因此对丽萨项目的插手管理,也加大了乔布斯跟管理层之间裂痕。

第九章 上市

章结:
苹果公司的上司,让很多人变成了百万富翁,年仅25岁的乔布斯身家已达2点多亿美元,随后还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然而名利双收的他背后,却有着一些从最初陪伴他左右,最终却得不到任何期权的人,科特基就是其中一个。不过成为富翁的他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当然也没有因此变得乐善好施,他还是那个反主流文化的孩子。



时隔了快一个月没有更新...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加班持续了一个多月- -当然也有自己偷懒的成分,有时间了也就好好休息,连电脑都懒得开了。不过每天上班坐地铁吃早餐的时候都是最快乐的阅读时间啊,也在昨天把书看完了,第一感觉是意犹未尽,本人之后会更新一篇读后感的文章,说说自己的一些感受,所以这篇文章就决定不再进行章结的述说,只把个人感觉不错的句子或段落记下,方便以后的回味。

第十章 Mac诞生了

拉斯金提交的一份言辞激烈的,对和乔布斯一起工作评价的备忘录:

他是个糟糕透顶的管理者……我一直都很喜欢史蒂夫,但我发现自己无法为他工作……乔布斯经常错过顶定的安排。这个人尽皆知,几乎已经流传成笑话了……他总是不经过思考就行动,而且判断力很差……他不给别人应得的赞扬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你告诉他一个新想法,说它是毫无价值的甚至是愚蠢的,并且告诉你研究它就是在浪费时间。光这个就已经很糟糕了,但如果他听到的是一个好点子,他很快就会到处宣传,就好像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他喜欢打断别人的讲话,从不耐心倾听。

第十一章 现实扭曲立场

Mac团队的设计师特里布尔向刚加入的赫茨菲尔德解释乔布斯的“现实扭曲立场”

特里布尔解释道,“史蒂芬拥有现实扭曲立场。”赫茨菲尔德有些疑惑,特里布尔便进一步解释道:“有他在的时候,现实都是可塑的。他能让任何人相信几乎任何事情。等他不在的时候,这种立场就会逐渐消失,但这种立场让我们很难作出符合实际的计划。”

Mac设计阿特金森对乔布斯的二分评价法的一个描述:

在史蒂夫手下工作太难了,因为“神”与“白痴”之间的两极分化太严重了。如果你是神,你就是高高在上,存在于神坛上的,绝不能犯错误。我们当中被认为是神的那些人,比如说我,都知道自己实际上也是凡人,我们也会作出糟糕的工程决定,也会像任何人一样吃饭放屁,所以我们总是害怕会被赶下神坛。而那些被认为是白痴的人,他们其实也是辛勤工作的杰出工程师,但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永远都得不到赏识,永远无法摆脱白痴的身份

一段对乔布斯这些极端行为的描述:

乔布斯做出这些极端的行为是因为他缺乏情感上的敏感性吗?不,恰恰相反。他的情感理解能力是超强的。他有着不可思议的阅人能力,可以看出他人心理上的优势、弱点以及不安全感。他能在别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击对方心灵最深处。他凭直觉就能看到出一个人是在说谎还是真的知道一些事情。这让他成为了哄骗、安抚、劝说、奉承、威胁他人的大师。

有时候,你可以对抗乔布斯的力量,这样的话不但可以幸存下去,还能茁壮成长。但这并不总能成功,拉斯金尝试过,短时间内他成功了,但之后还是被摧毁了。但如果你很自信而且你是正确的,如果乔布斯审视你一番后认为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就会很尊重你。多年来,无论是在他的私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涯中,他的核心圈里集中的都是真正的强者,而不是谄媚者。

黛比·科尔曼对和乔布斯一起工作的评价:

“他会在开会的时候大骂:‘你这个蠢货,你从来没有把事情做对过。’”黛比·科尔曼回忆道,“类似的事情好像每小时都会发生。但我还是认为,能够和他并肩作战,我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

第十二章 设计 大道至简

乔布斯对简约化设计的理解

乔布斯认为,简约化设计的一个核心要素就是让人能直观地感觉到它的简单易用。设计上的简单并不总能带来操作上的简易。有时候,设计得太漂亮、太简化,用户用起来反而不会那么得心应手。“我们作设计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产品特性一目了然。”乔布斯告诉一群设计专家。

设计师林璎对乔布斯设计理念的评价:

林璎说,“他的设计理念是:造型优美,但不能华而不实,同时要充满乐趣。他崇尚极简派的设计风格,这源自他作为一名佛教禅宗信徒对简单的热爱,同时他又竭力避免陷入过度的简单而让产品显得冷冰冰的,要使产品的趣味感得以保留。他对待设计充满热情、极其严肃,同时,其中也带有一点玩乐精神。”

第十三章 制造Mac 过程就是奖励

乔布斯对端对端设计执着:

他认为一台电脑要真正做到优秀,它的硬件和软件必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一台电脑要兼容那些在其他电脑上也能运行的软件,它必定要牺牲一些功能。他认为最好的产品是“一体的”,是端对端的,软件是为硬件量身定做的,硬件也是为软件度身定做的。

第十四章 斯卡利来了 百事挑战

乔布斯在说服斯卡利来苹果管理公司时的表现:

“在一段沉重的、不舒服的沉默之后,他向我跑出一个问题,让我几天都无法释怀,‘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还是想抓住机会来改变世界?’”

斯卡利感觉就像有人往他的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除了默许,他无言以对。“他有一种非凡的能力,永远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能够很好地判断一个人,并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赢得那个人的新。”斯卡利回忆说,“4个月来,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无法说‘不’。”

第二十章 凡人

乔布斯与莱德斯对个人审美品位的理解分歧

莱德斯认为审美品位是个人的事情,而乔布斯认为有一个理想的统一的美的标准,人们应该被教育。

第二十三章 复出 此刻的失败者终将胜利

乔布斯对待阿梅里奥与对待斯卡利的过程极其相似

乔布斯可以随心所欲地引诱和迷惑别人,而且他喜欢这样做。像阿梅里奥和斯卡利这样的人都愿意相信,既然乔布斯向他们施展魅力,就意味着他喜欢和尊重他们。这会个人一种印象:有时对那些渴望奉承的人,他会给予不真诚的奉承。乔布斯可以轻易吸引他讨厌的人。阿梅里奥没看到这一点,因为他和斯卡利一样渴望得到乔布斯的认可。的确,他连描述自己如何渴望与乔布斯搞好关系的用词都几乎与乔布斯一样。“当我为一个问题困扰时,我会跟他一起讨论,”阿梅里奥回忆说,“十次中有九次我们是能够达成一致的意见的。”他情愿相信乔布斯真的尊重他。“我敬佩乔布斯解决问题的方式,而且感觉到我们正在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

对于乔布斯欺瞒阿梅里奥他卖了股票的事:

乔布斯生性就喜欢误导人,或者有时候故作神秘,只要他觉得有理由。而另一方面,他有时也会诚实得近乎残忍,讲出那些我们大多会粉饰或隐瞒的事实。撒谎和实话实说都只是他那尼采式人生态度的两个侧面。一般规律对他不适用。

乔布斯极端两分评价的一个描述:

这种处事态度的部分源起,是他倾向于认为所有事都是非黑即白。一个人不是英雄就是蠢材,一个产品不是奇迹就是垃圾。

第二十四章 非同凡想 iCEO乔布斯

乔布斯决定留下帮助苹果的一个动力所在:

一家妥善经营的公司能够大量催生创新,远胜于任何一个有创造性的个人。“我发现有时最好的创新就是公司,你组织一家公司的方式,”他回忆说,“如何建设一家公司,这整个概念都让人着迷。当我有机会回到苹果时我意识到,如果没有这家公司我就毫无价值,因此我决定留下来重新建设它。”

乔布斯重建苹果后的最先做的就是消灭兼容机:

他的核心原则之一就是硬件和软件应该紧密结合。他喜欢控制产品的所有方面,而唯一的方式就是制造全套设备,全方面负责用户体验。

对不做什么的一个描述:
“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他说,“对公司来说是这样,对产品来说也是这样。”

第二十五章 设计原则 乔布斯和艾弗的工作室

艾弗对简洁的看法:

为什么我们认为简单就是好?因为对于一个有形的产品来说,我们喜欢那种控制它们的感觉。如果在复杂中有规律可循,你也可以让产品听从于你。简洁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东西变少或者抹掉,而是要挖掘复杂性的深度。要想获得简介,你就必须挖得足够深。打个比方,如果你是为了在产品上不装螺丝钉,那你最后可能会造出一个极其繁琐复杂的东西。更好的方式,是更深刻理解“简洁”一次,理解它的每一个部分,以及它是如何制造的。你必须深刻把握我产品的精髓,从而判断出哪些不重要的部件是可以拿掉的。

艾弗是乔布斯钟爱的苹果设计师之一,备受他尊重,但是还是会感受到来自乔布斯性格的伤害:

“我格外注重一个点子的出处,甚至会用笔记本记下它们。所以,当他把设计的功劳归功于自己的时候,我觉得很受伤害。”当外面的人把乔布斯奉为苹果公司的创意之源时,艾弗也会很生气。“这让公司显得很脆弱。”艾弗诚恳地说,不过语气变得缓和多了。随后,他话锋一转,肯定了乔布斯在公司里的真正角色。“在其他很多公司里,创意和杰出设计常常会淹没在流程中,”他说,“如果不是史蒂夫在这里催出着我们,和我们一起工作,并且排除万难把我们的想法变成产品,我和我的团队想出来的点子肯定早就灰飞烟灭了。”

第二十八章 苹果零售店 天才吧和锡耶纳沙石

迈克·马库拉的一句名言:

一家好的公司要学会“灌输”-它必须竭尽所能传递它的价值和重要性,从包装到营销。

乔布斯对零售店玻璃的执着也体现了他对先进技术的一个执着:

约翰逊还说:“一旦技术有了新突破,他就要利用起来。而且,对史蒂夫来说,‘少’永远意味着‘多’,越简单越好。所以就,最好就是能用更少的元素搭建起一个玻璃屋,不但更加简约,而且是站在技术的前沿。这就是史蒂夫最喜欢做的,无论是对于他的产品还是对于他的零售店。”

第三十二章 皮克斯的朋友 ……当然还有敌人

乔布斯在宣布皮克被迪士尼收购之前:

但是在他们决定宣布之前,乔布斯和拉塞特还有卡特穆尔单独聊了一会儿。他说:“如果你们两个有任何一个人有异议,我可以告诉他们‘谢谢,不必了’,然后取消这个交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很情愿。在当时的形势下,取消这个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乔布斯还是听到了他期待的回应。“我觉得可以。”拉塞特说,“我们就这么做吧。”卡特穆尔也同意了。三人拥抱在了一起,乔布斯流泪了。

第三十四章 第一回合 死之警示

库克对乔布斯的一番评价:

乔布斯病假结束回到苹果后,库克重新做回自己以前的工作——紧密地整合各个行动部门,也依然平静地面对乔布斯的怒气。“我知道,人们会把史蒂夫的一些评论误会成大叫大嚷或干脆反对,但事实上那只是他表达激情的方式。我就是这样面对她的情绪化作风的,我从不觉得他在针对我。”

第三十七章 iPad 后PC时代

乔布斯人生的一个理念:

一个路牌上标识着“科技”与“人文”两条街的交汇口。

第三十八章 新的战斗 昔日重现

乔布斯对安卓的看法:

乔布斯则相信“一以贯之的事物”。即使安卓正在赢得市场份额,他却丝毫没有动摇,仍然推崇控制和封闭的环境。当我把施密特的说法告诉乔布斯后,他指责到:“谷歌说我们比他们施加了更多的控制,我们是封闭的,他们是开放的。好吧,我们来看看结果——安卓一团糟。安卓系统的手机屏幕大小和版本都不同,有上百种样子。”即使谷歌的做法最终会赢得市场,乔布斯也非常排斥。“我喜欢为整个用户体验负责。我们做这些不是为钱,而是因为我们想要创造伟大的产品,而非安卓这样的垃圾。”

第四十章 第三回合 暮色下的抗争

乔布斯妻子鲍威尔对乔布斯的一番评价:
“跟很多非凡天分的人一样,他并不是在所有方面都同样优秀。”她说,“他没有社交风度,不会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但是他高度关注如何发挥人性的作用、让人们获得力量,如何使人类进步,并给人类创造正确的工具去追求进步。”

乔布斯对于转交CEO位子一事:

但是当我问到,放弃他亲手创建的公司的控制权感觉如何,他的语气充满留恋,开始使用过去时。“我有过很幸运的事业,有过很幸运的人生。”他回答说,“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

第四十一章 遗产 无比辉煌的创新天堂

乔布斯追求端对端的控制:

他对完美的追求使得他要求苹果对每一款产品都要有端对端的控制。如果看到伟大的苹果软件在其他公司的蹩脚硬件上运行,他就会浑身难受,甚至更糟;同样,一想到让未经审核的应用或内容污染苹果设备的完美,他也会有过敏反应。这种把硬件、软件和内容整合成统一系统的能力使他可以贯彻简洁的理念。

乔布斯原话摘录:

有些人说:“消费者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但那不是我的方式。我们的责任是提前一步搞清楚他们将来想要什么。

我讨厌一种人,他们把自己称为“企业家”,实际上真正想做的却是创建一家企业,然后把它卖掉或上市,他们就可以实现,一走了之。他们不愿意费力气打造一家真正的公司,而这正是商业领域里最艰难的工作。只有做到这一点你才能真正有所贡献,为前人留下的遗产添砖加瓦。你要打造一家再过一两代人仍然屹立不倒的公司。那就是沃尔特·迪士尼,还有休利特和帕卡德,还有创建英特尔的人所做的。他们创造了传世的公司,而不仅仅是赚了钱。这正是我对苹果的期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