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约/重九再续故乡情

自创  王兴邦

周末也是重九,与儿子为伴,骑着各自的爱车,去18公里外的老家。看看老家的庄稼地和果园,看看新铺的乡村柏油路,再看看挥洒过青春汗水的村小学、镇中学。时过境迁,寻一寻根,找一找初心,不禁感慨万端!

01

那座旧砖窑,是村里的标志性建筑。在那里,我和学生一起毕业合影;在那里,我和树中老师直吼《黄土高坡》,在那里,和志海、吉国、贵元一起踢足球、打篮球。村小前几年已撤并,眼前是房屋废弃,杂草丛生,部分改成了农田,一片寂寥沧桑!

走在田间新修的马路上,看田野里劳作的场景,我想起了淳朴善良的老乡……

一天早上,我走进教室,上语文课。突然发现教室的前排,坐着一位家长,是郭建华的爸爸。哦,我记起来了,前几天,我对学生说:你们快毕业了,部分家长对学校不太了解,对你们学习也不太上心,家长有空的话,可以到学校看看,也可以进教室听听课。

真有家长来听课,我感到很意外!郭爸爸说:我想了解儿子的课堂情况,就进来了!我说:你就坐那个凳子上,听听吧!

这一节课,我有些紧张,他听得很认真,还不时的看看同学们。他是个爽快人,下课后,我们有了简单的交谈。他说不放心儿子的成绩,对我这个年轻老师也不熟悉。今天听了一节课,就放心了!

工作近三十年,家长主动进教室听课,这是唯一的一次。父老乡亲的淳朴和真诚,对孩子的关心和榜样,对我的肯定和信任,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02

那个旧砖窑,让我想起了孩子们的劳动场景,是在校园里……

炎炎烈日六月天,孩子们干得热火朝天。有拉着架子车的,有拿长的铁锨的,将十多吨的哈密煤,运到操场中央,再分成两大堆。学生分两组后,劳动竞赛开始了,先用铁锤把煤块锤碎,再拉来旧砖窑边的黏土,与煤掺和拌匀,把水浇在煤堆上面,反复的掺拌均匀。这过程是复杂了些,劳动强度也很大,但对农家子弟来说,都是轻车熟路。我和一男同学,各负责一组,用模子磨成长方形的煤块。一天工夫,整个校园都是黑黑的、整整齐齐的煤块,沙场秋点兵,好壮观啊!

那些孩子们也就十二三岁,但他们知道,自己是最高的年级,毕业时该给学弟学妹做点奉献,所以不怕脏,不怕累,争先恐后,汗流浃背,劳动就成了一种享受!

劳动结束,他们自带面粉、西红柿,茄子、辣子、葫芦,再摘些学田地里的其他蔬菜,还有我拿来的大肉。继续分工,男同学打扫劳动战场,女同学下厨烧火做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们吃的很香,很开心,这是一节生动的生活实践课。

过两天煤块干了,再搬运到学校仓库里。那时条件差,套炉子是个技术活。要用砖窑的黏土,加上盐巴和猪毛,炉灶里面要上大下小,学校的炉子都是我和他们一起捣弄的,熟能生巧,后来我居然成了套炉子的能手。

当时一个班,也就二十来人,学校虽然破旧,但同学们单纯真诚,懂得珍惜,知道感恩,以苦为乐!

自创  王兴邦

03

我们继续驱车前行,距村小学5公里,是我94年工作过的镇中学。学校还是过去的规模,面貌已经焕然一新,操场南边的人民剧场,校园中央的逸夫教学楼,东面的学生宿舍,还有西面新修的餐厅。

十多年没到这里,内外的草坪还有些绿意,松柏都高过了楼顶,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每个角落都有美好的回忆。想到这里从早年的平房,到后来的楼房,再到现在撤并为小学的经历,想到这里我品尝了工作的酸甜苦辣,也收获了朋友情、师生情,唏嘘不已!

刚到中学,担任初一班主任。学长告诫我,一定要关心学生,要带好班,要带出成绩,才能有你的立锥之地。他还说,英语是农村学生弱项,要抓好。照他办法,我上好语文课同时,坚持早晨6点半到教室,组织学生读英语记单词,坚持了两个月,同学们也习惯了。英语老师,由于参加转正考试,耽误了好长时间,期中考试后,同学们英语都在90分以上,班级成绩也是年级第一,这让他非常吃惊。

初中工作了11年,我忘不了长政好老师、玉鹏好同学、志军好朋友对我的帮助,他们让我学会了如何带班上课,如何为人处事,如何提高教学教研能力。

记忆中的集体活动,我班始终是最棒的。那年大合唱,指挥是假小子陶艳梅,她干脆利落,满堂喝彩,她现在都已是出几本书的博士了。还有女班长李玉红,她能说会道,豪爽有主见,有组织能力,那些年学校劳动多,她安排的井井有条,每次都能圆满完成任务。后来,她外出打拼十多年,现在是商界女强人……

看到已是楼房的办公室、教室,好多当年土坏房里的校园生活,都历历在目!

04

2000年起,学校新修教学楼、宿舍楼,后来又修餐厅。后续工程是复杂的,也是辛苦的。学生们进行环境整治和室内布置;垫土、植树等技术性的活儿,都是老师们在节假日,亲自动手完成的,这样坚持了大概三年时间。

我最后一次参加学校劳动,是在05年秋开学前几天。县城要翻新解放路,路旁人行道的砖要换,城建部门将旧方砖援助给学校。我是校办主任,就带领一些老师和民工,将方砖搬到农运车上,再运回学校。为不影响第二天施工,整整一晚上没有休息,十几车方砖,装车和卸车是非常辛苦,但大家想到学校资金难处,为了学校的长远发展,很辛苦但毫无怨言。

餐厅修好后,我只吃过一次饭,几天后就接到通知,调我到县中学。据说,方砖全部铺在餐厅前,可惜我没有亲眼见到。

过去在乡村工作的16年里,我收获颇多;今天目睹这十多年来的发展变化,我感受颇深。当初村小学和镇中学筹建和竣工,不少材料都有我起草,记得有这样几句:美不美,山中水;亲不亲,故乡人。这也许就是我这个游子的故土情结吧!

自创  王兴邦

#我与故乡有场约会#联合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