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芝孢子粉之~植物胶囊的前世今生

96
泰山芝识
2019.04.23 10:06 字数 2758

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药品和保健食品的胶囊外壳为动物明胶制作,动物明胶用猪牛等动物的皮骨熬制。2015年我国年产食用明胶约3万吨,但国内鲜动物皮产量并不能满足需求,也推高了价格。相反,工业垃圾皮料生产的胶囊外衣,价格不到新鲜皮料的一半。所以有很多不法商家采用了工业明胶来生产胶囊壳,近年来爆发了数起“毒胶囊”事件。


    服用药品本来是为了健康,当然不能够让小小的胶囊外衣影响了健康,所以在一流的高端药品、保健品市场,一场旨在提高服用安全的变革正在悄然进行,植物胶囊已然向传统明胶胶囊宣战,要让其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工业明胶胶囊和植物胶囊在味道、气味、颜色等性状上,几乎毫无二致,有的网友经常会问,明胶胶囊有什么气味吗?有什么味道吗?植物胶囊有什么味道吗?有什么气味吗?应该怎么区分,这里想提醒大家,我们可以从化学性质上区分明胶胶囊和植物胶囊的不同,比如可以做燃烧试验,但是无法从气味和味道上辨别植物胶囊,应该说,你辨别的有可能是某批次机器的味道,而非植物胶囊的气味或味道。


植物胶囊有什么气味?

    植物胶囊的外衣来自纯天然植物纤维素,不会滋生细菌,重金属含量很低,一般是没有什么气味的。不过在罐装药粉的时候,可能会受到灌装过程的影响,所以会产生因人而异的气味。

植物胶囊有什么味道?

      胶囊的主要功能就是为了隔离药粉的刺激性,植物胶囊的外衣应该也没有什么味道,作为植物天然纤维素提取,植物空心胶囊是没有味道的,无毒、无味、无刺激性。


植物胶囊的前世今生

    人类服用胶囊药物的历史已经超过了三千年,相传公元前1500年,第一粒胶囊在古埃及诞生,把味道较苦或刺激性强的药粉按剂量装入胶囊中便于吞服,三千多年来,胶囊被证明是解决口服药物难以下咽的最有效的方式。到了近代,1730年,维也纳的药剂师开始用淀粉制造胶囊。百年后的1834年,灌装一体式胶囊制造技术在巴黎获得专利。而没过几年,法国人便把一体胶囊改造成了现在我们使用的两节式硬胶囊。当然,人类要想彻底告别手工制造胶囊的历史,还需要等待将近一百年才有的胶囊制造充填机,为胶囊作为标准制剂快速席卷全世界的制药界提供了可能。然而不管怎样,就是在手工制造的这段时间里,胶囊从以淀粉为原料的植物胶囊逐步转向了动物皮骨的动物明胶胶囊。

正当法国人申请了专利不久,美国帕克戴维斯(Parke-Davis)公司在底特律也获得制造硬胶囊的专利,这项专利让Parke-Davis公司从19世纪中叶一直保持到世纪末,在胶囊制制剂在美国大陆的推广开来的过程中赚得盆满钵满。随着19世纪末蒸蒸日上的美利坚逐步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Parke-Davis公司的工程师阿瑟-卡尔顿(ArthurColton)成功地设计和制造了空心胶囊的自动生产设备,并生产出世界上第一粒机制空心胶囊,时至今日,空心胶囊生产线仅在Arthur设计的基础上持续改进,以提高产品质量及生产效率,伴随着福特汽车组装一辆T型车只需要短短93分钟(1914年)的工业奇迹,在Parke-Davis公司的胶囊制造速度最高达到了每小时10000粒(1931年)。伴随着两次世界大战和专利授权,其胶囊占领了全球市场。

    胶囊自问世以来就有一个相爱相杀的好基友——片剂,相对于片剂,胶囊有各方面的优势,例如胶囊密封性强,不容易氧化,而且药粉可以不必添加粘合剂,粘合剂也是一个安全隐患;更重要的是胶囊可以控制药物分解的时间,对于那些在胃里分解会破坏服用效果的药物来说,只有通过胶囊外衣的缓释作用,让胶囊在小肠内溶解,才能够达到比较好的效果。而片剂看似没有外壳,额外的成分比较少,其实一般一个完整的药片,至少包含隔离层、粉衣层、糖衣层、有色糖衣层等几层包衣,包衣原料包括糖浆(有色糖浆)、胶浆、滑石粉、白蜡等,其中胶浆的来源也是动物明胶,有时候我们甚至可以吃到糖浆的味道。所以,胶囊在制药界的产出量一直都是超过片剂的。

      胶囊的淀粉来源的明胶当然不能够满足全球的工业规模,Parke-Davis公司的胶囊外壳一直以动物明胶为主要原料。动物明胶来自于动物骨皮熬制的胶原蛋白。2007年为止,全球空心胶囊(或称胶囊外壳)总销量已经超过3100亿粒,其中94%是动物明胶空心胶囊。Parke-Davis公司建立起的胶囊帝国,早已被辉瑞药业收购,改名为Capsugel公司,虽然中国消费者对这一名称比较陌生,但是在制药界,Capsugel几乎就是胶囊(capsule)的代名词,作为全球第一大空心胶囊的生产商,依然占据着全球50%的市场,相形之下,排名第二的Qualicaps公司,商场占有率不到10%。

      光阴荏苒,又是百年,百年后我们站在新世纪初回望上个世纪,动物明胶胶囊所带来的帮助和影响,让我们喜忧参半。动物明胶胶囊所含有的动物蛋白容易产生细菌、变质,所以生产过程中必须经过防腐、灭菌处理,有时候还要添加防腐剂。虽然多年来Capsugel公司对于原料来源进行了很好的监控,他们制造传统明胶胶囊的动物骨皮一定要是从大型屠宰场直接运送的新鲜骨皮。但是,很多小公司当然很难达到这样的标准。而因为工业明胶毒胶囊的重金属超标等等安全问题,在世界范围内也层出不穷。在人心思变的大背景下,如果不作出变革,片剂或者其他的方式就会重新杀回来,率先做出革新的,是胶囊界最具科研能力的Capsugel公司自己。

      实际上,明胶来源广泛,不一定局限于动物骨皮,从维也纳胶囊问世以来就用淀粉,现在某些公司又重新回头用淀粉明胶作为原料,并申请了自主专利进行淀粉胶囊开发。但是淀粉胶囊当中的麸质、淀粉等对于某些服用者而言,仍然是一种过敏源。

      所以,Capsugel公司经过近万次实验,确定了以松树为来源的天然纤维素,即羟丙甲基纤维素(HPMC),将其作为指定供应商的供应的唯一原料来源。松树纤维素绝对没有转基因成分,也不含有过敏源,很快就通过了美国食药管理部门FDA的认证,为任何药物申请有机认证都加了分。

    随着素食主义的流行,动物明胶胶囊所含有的动物蛋白,逐渐遭到了素食主义者和某些宗教、民族对食品有特殊要求者的抵制,植物胶囊的回归顺应了历史潮流。从制药工业来说,植物胶囊主要有以下三个优势,是片剂、动物明胶胶囊所不具备的:

1、绿色环保

    植物胶的提取很多是采取物理提取的方法,从海洋及陆地植物中提取,不会产生腐烂的恶臭气味,也大幅减少了水的使用量,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而在胶囊的生产过程中,绝无环境污染。相比明胶胶囊所产生的废料垃圾,植物胶囊生产过程几乎“零排放”。

2、代表未来的发展趋向

    国际上大公司都采用植物胶囊,美国FDA(食品药品管理局)已经提出,今后将逐步采用植物胶囊,全面淘汰明胶胶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原副司长冯国平认为:“植物胶囊人为污染的途径和可能较小,因此用植物胶囊替代动物胶囊是解决胶囊污染顽疾的根本途径。” 

3、广泛接受

      随着人们自我保健意识的不断增强、素食主义的发展以及受宗教等因素的影响,来源于动物骨皮的明胶胶囊也容易受到不同民族和宗教信仰所规定的饮食习惯的排斥,纯天然、植物性的胶囊产品将成为胶囊产品发展的主导方向。Vcaps植物胶囊壳受到不同文化、民族、宗教的一致认可。产品的纯植物属性已经获得国际清真认证HALAL、国际犹太教洁食认证KOSHER、国际素食协会(The Vegetarian Society)认证。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