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福和养鸟人(上)……随笔


北京的家福来了,背着他那以往随行的双肩式的学生挎包,手握着一根紫红色的龙头拐杖。大约是十多天以前,家福就在微信里和我语音说,七月四号到你这里。七月四号下午家福如期而至,还是和以往一样,八十多岁的家福精神矍铄声音宏亮思维敏捷。

在家里听到门口有家福的声音我便迎出去想搀扶他,他却要坚持自己走。当晚弄了几碟小菜拿出自己平常泡制的人参酒,与家福小酌。家福不太能喝酒,小平底酒杯倒了少许一点点,勉强可以盖住杯底的样子,我倒的酒是小平底酒杯的三分之一,大约有半两酒的样子。

家福去年来南京,也是在这样的季节。他也是在我这里暂住,大约有十来天。他回北京前的一天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来家里一起吃饭,喝了点酒,为家福送行。家福那天很高兴,一早去菜场买来二斤大青虾,用水浸泡清洗后,他扎上围兜亲自下厨,为我们烧了一盘他最拿手的招牌菜油爆虾。

有感于此,我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文章题目为《家福的油爆虾》,在我日常写作的自媒体平台《简书》里发布,同时也发了朋友圈还分享到以家福为群主的一个不大的朋友群里供大家阅读浏览。文章分上中下三段约三千多字,文章用生动的笔触记录了家福来宁朋友小聚的那些有趣而愉快的时光。

依我对家福的了解,家福的兴趣爱好大体上有四个。一是烹饪,因为他夫人脊椎不好,家里买菜烧饭的家务活家福便全都包揽了。二是地书,地书就是用拖把一样大小的巨笔蘸水在地上练写字,这个他也已经坚持练习有十几年了。其次就是舞文弄墨和打乒乓球了。一次家福给我看他写的诗,我看了看,说,好诗!家福说,什么好诗?你连藏头诗都没看出来!这样被家福抓了个笑柄笑话了一回。

家福的兴趣爱好和我的兴趣爱好多有重叠之处,是我们通常说的志同道合者也;且人生的经历也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两人的相处交流是愉快的畅通的。家福住下后休息一两天,整理了一下手上办事的资料(家福原在东门大街的祖产房屋一三年拆迁后至今补偿问题尚未解决问题的难点是祖产的归属权因为弟兄几个有点复杂),我便和家福闲聊。

我问家福,回家这阶段时间,球还打吗?家福说,球能不打吗!不但打,还有教练教我们打呢!我说,此次来球拍带了没?家福说,球拍带了!我们相约天气一好,我们的乒乓球就开打!家福每次来,我们几个好朋友都要在一起打几场乒乓球。这被我称之为南京队和北京队(退休职工)的PK!有时候是单打,人多了就双打,朋友们在一起玩的很开心很热闹很有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