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 门 派(六)

党卫民知道党卫国对他好,于是死缠着党卫国送他点什么东西来纪念两个人纯洁的友谊,党卫民的这个要求可难坏了党卫国,因为终日生活在孤儿院的党卫国几乎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他又能拿什么送给党卫民呢,望着眼神无比失落的党卫民,党卫国突然灵机一动,他先是向李阿姨要了一截长长的白线,然后将白线重叠在一起搓成一股白绳,最后党卫国把易拉罐的拉环套在白线上郑重地挂在了党卫民的脖子上,此时的党卫民早已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这个貌不惊人甚至有点可笑的易拉罐环是他这辈子拥有的第一件属于自己的饰物,而这个饰物又是他唯一的朋友同时又是他最敬重的大哥党卫国送给自己的,在党卫民幼小的心中,这不仅仅是一个饰物,这个易拉罐环中包含了太多太多友情和爱,虽然年仅5岁的党卫民根本就无法理解友情和爱的含义,但有一种温暖的东西已经渐渐开始在党卫民冰冷的心中萌芽了,党卫民知道,党卫国和李阿姨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两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人,所以党卫民终于缓缓向党卫国说出了藏在自己心中多年的秘密,原来党卫民总是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人或者东西,党卫民看到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半漂浮在空中的,他们大都面目狰狞可怖,有些甚至肢体不全,每当夜深人静时,这些人便会在漆黑的夜色中四处飘荡,有些人还会发出各种各样的恐怖的声音,这些声音里边有哭声,有笑声,有喝骂之声,还有喃喃细语,在寂静的深夜,这些声音清晰得让党卫民感到有些振聋发聩,而且有些人会无意地飘过党卫民的身旁,党卫民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生怕自己的声音和动作会引起那些漂浮人的注意,所以在绝大多数时候,党卫民除了恐惧之外根本没有能力去反抗,孤独无助的党卫民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孤独地哭泣,听完党卫民的话后党卫国并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在党卫国眼中这只是党卫民在为自己的怯懦寻找借口而已,党卫民见党卫国根本就不相信自己非常着急,于是党卫民描绘出了一个经常漂浮在孤儿院里的女人,这个女人看上去60多岁,总是穿一件深红色的毛衣,女人面目慈祥,总是将长长的头发盘成一个发髻,这个女人似乎对孤儿院里的孤儿非常关心,因为每天晚上9点的时候,女人会挨张床看孤儿们睡熟了没有,在那一刻,女人的脸上充满慈爱,这个女人也是党卫民唯一见过却又不会感到害怕的漂浮人,听完党卫民的话,党卫国才彻底地相信了党卫民,因为党卫民口中的那个漂浮的女人党卫国不但见过,而且非常熟悉,这个女人就是张老师,如果张老师活着,今年应该有68岁了,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三年前张老师因为忙于孤儿院的工作积劳成疾,最终患上了绝症,张老师去世的时候年仅65岁,因为张老师去世的时候党卫民才不到两岁,所以党卫民根本不会对张老师留有任何的记忆,所以党卫国才会排除了党卫民信口编出谎言的可能,直到这个时候党卫国才深深地了解到党卫民心中的痛苦,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恐怖的景象都太过于残酷了,如果换做是党卫国能够看见这些东西,党卫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难怪婴儿时的党卫民会彻夜地哭泣,对于一个婴儿来说,那些漂浮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世界中,所以听完党卫民的讲述后,党卫国紧紧地抱住了党卫民,党卫国发誓要永远保护党卫民,而早已泪流满面的党卫民也发誓永远要把党卫国当成自己的亲哥哥,在那一刻,两个幼小的心灵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在党卫民的一再要求下,党卫国答应党卫民不会泄露他的秘密,包括像母亲般慈祥的李阿姨,得知了党卫民的心病后,党卫国开始帮助党卫民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在党卫国不懈的努力下,党卫民渐渐地从心灵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虽然党卫民不可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天真开朗,但最起码党卫国和李阿姨已经能够从党卫民的脸上看到他们阔别已久的笑容了,到了党卫民8岁的时候,党卫民的性格基本上与周围的孤儿没有太大差别了,党卫民之所以能够摘掉怪胎的帽子,是与党卫国和李阿姨孜孜不倦的努力分不开的,不过突然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将党卫民抛向了痛苦的深渊……”

张明乾长叹一声继续说道

:“众所周知孤儿院是收留孤儿和弃婴的地方,不过孤儿院也是没有孩子的父母们得以释放母爱的天堂,只要父母们的领养条件符合规定,他们就可以从孤儿院中领养任何一个孤儿作为养子,孤儿院的孤儿们的内心深处都是无比寂寞的,对于他们来讲什么也代替不了父爱和母爱,所以每个孤儿都会梦想着被人领养并开始过上平凡而快乐的生活,党卫国和党卫民也不例外,不过根据中国人的传统,父母在领养孤儿的时候基本上都会选择领养女孩,因为男孩涉及到未来娶妻生子等问题会给养父母增添巨大的经济负担,从这个方面来看女孩就要省心、省事、省钱得多了,所以孤儿院里健康的女孩一直都不愁被人领养,而男孩却几乎很少有人问津,除了有一户两户大户人家曾经领养过一两个男孩之外,似乎男孩并不在养父母的选择之列,开始的时候党卫国还曾经憧憬自己会被人领养,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梦想一次又一次地破灭,党卫国基本上已经死了会被人领养的心,不过8岁的党卫民却对被人领养一直抱着积极乐观的态度,虽然自己的梦一再地破灭,不过党卫民却从未放弃过希望,直到一对年轻夫妇的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张明乾将视线抛向车外的远方后继续缓缓说道 :“那是一对非常年轻的夫妇,男的三十出头,女的看上去端庄大方恬静而轻柔,...
    长白居士阅读 46评论 0 0
  • 张明乾略微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 :“众所周知小孩子哭闹是很正常的现象,但自从党卫国来到孤儿院之后,李阿姨就从未见到党...
    长白居士阅读 100评论 0 0
  • 张明乾继续说道 :“虽然党明乾早已抱定必死的决心,不过如果自己并没有如愿杀死郑广坤,那么在九泉之下自己必将无颜面对...
    长白居士阅读 107评论 0 0
  • 张明乾继续说道 :“就在饿得几乎要昏过去的时候,党卫民突然发现在火车站中有衣着褴褛的人向出入站的旅客乞讨,虽然党卫...
    长白居士阅读 85评论 0 0
  • 我们对于别人的许诺在没有做到之前就不要脱口而出,即使你是多么言行合一的人,事情总会有突如其来的变化,这样搅扰影响着...
    虚怀若谷8阅读 101评论 0 1
  • 文/Bad hill 墙上的字色泽虽不再鲜艳,但你越来越清晰,在这场南墙的梦里,我们始终...
    Bad_hill阅读 128评论 0 0
  • 我亲爱的爸爸 您可知道我是真的怕您 您又是否知道我是真的爱您 您曾将年幼的我丢至乌黑的小角落 只因不肯喝药的我将药...
    澍小姐阅读 50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