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2)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9 18:19* 字数 3156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雅芳:“建文今年要三十一岁了,有女朋友了吗?”

“电话里说,国庆节带着女朋友一起回来。”

“真的?好事,值得喝口酒。我家小敏也二十八岁了,我电话里催她几次,她总是回答我早着呢,不耐烦时还要冲我发飚。”

彩云说:“催她干嘛?我从来不催儿子,现在大都市的年轻人结婚都晚,只要他们幸福就好,管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不记得你那时候了?你父母催啊催,结果幸福吗?”

雅芳说:“我假如生的是儿子,肯定不催,成功的男人是个发光体,走到哪里哪里亮,不愁找不到老婆。女孩子就不同了,十八岁是花苞待放,二十五岁是花正红,三十岁是等得花儿都谢了,而且越是优秀越是难嫁。每次和女儿通电话,我心里是想着不催的,可说着说着又催了,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现在我理解了我的妈妈。”

彩云说:“小敏就是烦你唠叨,电话都少了,今年国庆节和中秋节连在一起,我来打电话让她国庆回家,两家人好好聚聚。”

那天雅芳开车,和彩云一起去高铁站接建文,在出口处等待时,雅芳问:“彩云,你安排建文女朋友住哪里?”彩云说:“我搬回和云根住的那个房间了,那个标准间中间拉个帘子,给他们住。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烫了头发表示和过去告别,我做了知音壶,把过去都储存在壶里了。孩子长大了,我们的生活要开启新篇章。”

看到建文和小敏结伴出来,各自拖着拉杆箱。彩云朝着他俩的身后看去,问建文:“你女朋友没来?”建文和小敏相互看着,哈哈大笑了起来。雅芳看出了苗头,“你们俩?”建文把小敏推到彩云面前说:“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钱敏。”

彩云一拳打在建文身上说:“臭小子,对妈还保密。”一把抱住小敏说:“我做梦都想要你嫁给建文,一直不敢说,怕你那么优秀,看不上建文。”

建文说:“我小时候就决定,长大了一定要娶小敏,去美国读书前就向小敏求婚了,当时她没答应。”

小敏说:“那不是为你着想嘛,国外的鲜花任你采摘,谁知道你采不到,我只好把你收了。”

彩云笑着说:“收了好,收了好,走吧,上车。”

雅芳说:“真是女大不中留,你们看看,出来到现在,小敏一直腻在彩云身上,都忘记谁是亲妈了。”

小敏走过来,搂着雅芳的脖子说:“妈,别生气,没提前告诉你,是想给你个惊喜。”建文走过来说:“芳姨,在我眼里,你比亲妈还亲。”

彩云说:“臭小子,当着亲妈的面说丈母娘亲,不怕我生气啊!”

“还是建文好,你生气去。”

当天晚上,彩云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拿出了一瓶茅台酒,雅芳给每人斟酒,端起酒杯说:“欢迎回家。”大家举杯干了,彩云把虾子、鱼、红烧肉一个劲地往小敏碗里搛,说;“喜欢就多吃点,今天做的菜都是你爱吃的。”

小敏站起来,端着酒杯说:“谢谢云姨,在外面最想念的就是云姨做的菜,做梦都想吃,我敬您一杯。”对着雅芳说:“妈妈我就不敬了,两杯酒下去,觉得脸上都发热了。”雅芳说:“不会就不喝了,脸蛋真的红了,眼睛都红了,没事吧?”彩云说:“不会喝就不喝了,喝耶子汁,我去拿。”“不用啦,我喝茶。”

建文帮小敏递过茶杯,把酒杯收掉,然后站起来,端着酒杯说:“芳姨,从小到大,我就喜欢向您讨主意,有心事也是第一个对您说。有时候觉得你比我妈还亲,我敬您一杯。”雅芳笑了起来:“建文,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会说话,嘴里象含着蜜糖了。”建文看了一眼小敏说:“近朱者赤。”小敏一记粉拳打在他身上,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吃完饭,小敏趁着大家都高兴,提出想明天去看看爸爸,见雅芳不吱声,就说:“妈,我毕竟是他的女儿,现在我工作了,他老了,出狱后又没了工作,也不知如何生活,做儿女的应该去关心他。”

彩云见雅芳还是不说话,就说:“小敏,你去看他是应该的,不过,你妈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出狱那天你妈去接他,可他却上了香儿的车,后来我们再也没有遇到过也没打听过他,现在不知道他们是住在陶城还是海市?”

雅芳看着小敏期待的眼神说:“我不反对你去看他,虽然他背叛了我,但没有对不起你,你能想到去看他,我很欣慰,说明你是个有孝心的好女儿。你别着急,明天我去相关部门打听一下他的住址再说。”

国庆节,剪发、染发、烫发的人特别多,清水剪生意特别忙,刀峰父母来了以后,白天由巫丹带着他们去看竹的海洋,茶的绿洲,陶的古都,洞的世界,晚上由巫丹买茶做饭,和他父母一起吃饭。那天巫丹为了给刀峰父母做野蒜饼子,特意到邻近的山里去找野蒜。在回城的时候想起中秋节要到了,陶城的风俗要吃糖芋头,又去城郊结合部的菜市场选购新鲜芋头,看到菜场门口有辆旧三轮车,上面的芋头干净,整齐,是又酥又糯的香芋头,问价时,觉得这个老头面熟,全白的头发,瘦黑的脸,一件蓝色T恤衫,黑色的裤子,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非常整洁,得体,气质不像农民,于是她说:“你的芋头好吃吗?”

“渎上的新鲜芋头,今天才挖出来的,细腻香甜,你吃了就知道了。”

“我全买了,你便宜点,好吃的话我明天还来买。”

“不能便宜了,你去批发市场买也要这个价,我是直接从地头收来的,只赚一点辛苦钱,我保证芋头好吃。”

“明天你还在这里吗?”

“还在,你要的多的话,我可以送货上门。”

“谢谢,不用,我觉得你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你。”

“我是大众脸,许多人这么说。”

老头熟练地用小铲子把所有芋头装进塑料袋,放在电子秤上秤好,收好钱把袋子递给巫丹,微笑着说:“谢谢,慢走。”

巫丹越看越觉得疑惑,好奇地向旁边的人打听那老头是谁?终于有人告诉她,那人叫钱耀中,他的老婆曾经是教育局副局长张雅芳。巫丹这才想起在师傅家里看到过四个人的合影,里面就有他。在离他二十多米的地方,巫丹再次打量他,看着他收了摊,骑着旧三轮车向城里的方向走去,立即骑了自行车跟上,故意落在后面,看到他拐入了一个老小区,在一幢和二幢之间有一排矮矮的车库,他把三轮车停在车库的西墙侧,打开了编号为3的车库门,门口有晾晒的蓝色T恤和黑色的裤子,看起来车库就是他的家。

回到刀峰的住处,巫丹就忙开了,刀峰妈妈要帮忙,她也不让,晚上烧了精致的家常小菜,最后把糖芋头端上桌,只见青花瓷碗里是玫瑰色的甜汤,汤里是雪白芋头,象挤挤挨挨的汤圆,用勺子舀一个放嘴里,咬一口细腻香甜,糯而不粘,润而不烂。刀峰父母吃了连口称赞,对巫丹的这份心意更是满意。临走时刀峰妈妈退下了手腕上的镯子,套在了巫丹手上,说:“这是我的婆婆传给我的,现在我传给你,也把儿子交给你照顾了。”巫丹红着脸说:“谢谢。”

建文发现老街上有好多老房子破旧不堪,许多的房主对修缮旧居没有积极性,政府无法包揽一切,开发公司不愿接手,用新房置换旧房虽然可行,但老街上没有老居民生活,也就不成为老街了。打造历史方化名城必须找到接合点,小敏看着建文一筹莫展的样子说:“你没必要想得那么复杂,照我看来这个项目是个难得的机遇,你只要从专业的角度考虑,其余的交给我来运作。”

“你运作?”

“当然,你以为我纯粹是跟你回家来休息呀?这两天你在调查摸底,我也没有歇着,我从中找到了撬动项目的支点,只要云姨提供启动资金,我就能把项目起动起来。”

“不愧是金融界的精英,在你眼里处处是商机。”

“我正在做项目的可行性分析,做好后再和你讨论。”

“你爸爸的住址找到了没?好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吗?”

“没有,只知道他住城北派出所的管辖区,具体哪里还没有打听到。”

“我知道”巫丹说。送走了刀峰的父母,回到了彩云的工作室,正在泥凳上临图,听到建文和小敏的谈话就插了进来。

小敏和建文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地问:“在哪里?”

巫丹说:“在文庄小区的3号车库,我可以带你们去。”

小敏问:“你认识我爸?为什么你会知道他的住址?”

巫丹把她买芋头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她说:“我只是觉得他面熟,模样也比照片上老了许多,但旁边的人告诉我就是他。这几天刀峰父母在这里,我一忙就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你俩刚才说起,我还真是忘记了。”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1)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