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狮子的眼泪(十三)

四岁那年的除夕夜,是师原永远都不愿再触碰的回忆。但在这个冰冷黑暗的深夜里,却毫无预告的在他的脑海里演练开来。那个晚上吃完年夜饭后,师振国说单位有事急急忙忙地走了。年幼的师原并没有留意到母亲梁琼的眼里填满了悲伤和落寞,仍然吵闹着要她带去外面逛花街。在花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师原忽然发现了自己的父亲,此刻的他正搂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咬着耳朵亲密交谈着。他惊奇地指给母亲看,梁琼却说是他认错人了,慌慌张张地拉着他离开了花市。回家的路上,师原抬头看到了泪流满脸的母亲,便不懂事地问她怎么了,梁琼仍旧轻描淡写着:没什么,可能是有沙子跑进了眼睛。昔日懵懂无知的孩子早已长大,对师原来说,那个被永久留在脑海里的深刻画面,就像是一条细小的缝隙,随着时间的拉扯,越滚越大,越挤越深,成为他跟父亲之间永远都无法再跨越的沟渠。

师原一夜无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整晚,一听到母亲起床梳洗的声音,他便挣扎着爬起来,跑出房去,强颜欢笑地跟梁琼撒娇道有什么早餐吃。难得和母亲在一起,他当然不遗余力地想逗她开心,也不愿让她见到自己难过失望的样子。

师原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后,便大步跑到郭月昨晚所说的大草地,郭阳的车子早已停在边上,杨子雅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薄外套,一如以往的模样,在脑后勺随便扎了条马尾,正站在路边和郭月亲热的说着些什么。见到师原走过来,她便温柔地朝他笑了笑,犹如一抹温暖的春风,吹散了他心里积压的那团阴霾。

“快上车吧,就差你了!”郭月指了指车前座,示意师原坐那里,然后她自己拉着杨子雅坐到了后面。

“早!”一打开车门,师原便看到了精神奕奕的郭阳,他穿了件藏蓝色的风衣,阳光满面地朝他打招呼,仿佛之前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

“早!”师原闷声回了一句,便一屁股重重地坐了下来。若不是为了见杨子雅,他才不愿意跟郭阳坐在一辆车里,还要坐在他的身边,对师原来说简直是一种屈辱。

成熟稳重的郭阳也不愿意跟他眼里的小屁孩呕气,毕竟是农历年里的第一天,他希望大家都有个好心情。他微微笑了笑,等师原系好安全带后,便开始发动汽车。

无论是什么地方,只要有郭月在场,就绝对不会冷场。从上车开始,她便拉着杨子雅,一直叽叽喳喳地说着他们学校的趣事,从保安大叔的老婆,到宿舍楼下的那只野猫,她都可以扯出一大段故事来。杨子雅看似饶有兴趣地默默听她说着,偶尔附和上几句;郭阳间竭性地陪着呵呵,似乎表示他有在听;而师原则全程冷漠着脸,事实上,他也不愿说话。昨晚一宿未眠的他,此刻疲累正疯狂地袭击着他,他索性闭上眼睛,睡起觉来。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知不觉就在郭月的风趣故事的轰炸中结束了。

朴华天和王诗云对于四人的到来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特别是王诗云,紧紧拉着郭月的双手瞧了又瞧,一直在说怎么就长这么大了呢,怎么出落得这么漂亮。她又兴奋地站到师原跟前,拿手跟他比划着,说小狮子你怎么长得这么高了,样子帅得像个明星似的......而朴华天,早就拉着郭阳坐下来,迫不及待地想一解他多日来积压的棋瘾。

郭月吵着说中午要吃烧烤,王诗云便打算出门去附近的超市买些食材回来,郭月却拦住她说让师原和杨子雅去就可以了,还朝她使了使眼色,王诗云马上心领神会,跟师原说了超市的大概方向,便让两人出门去。

一出门,冬日的大海便毫无预备地撞入眼帘。墨蓝的海水轻轻拍打着静寂的沙滩,送来一卷卷白色的浪花。偶尔有三两只海鸟轻轻掠过平静的海面,漾起一层层涟漪,再缓缓地散发开来。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的给海面披上金黄色的外套,波光粼粼地闪烁着诱人的光芒。

师原伸出手去牵杨子雅,杨子雅却轻轻抓住他的手,用手指在他的掌心上轻轻划写道:你不开心?从早上见到师原开始,她便发现了他的情绪有点低落,虽然整个早上他不发一语,但他的脸上似乎描着大写的难过。

师原没有说什么,他轻轻摆开她的手,奔向了下面的沙滩。他在沙滩上奋力划写了大大的几个字:师原爱杨子雅,再画了一个爱心把字包围了起来,然后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杨子雅傻傻笑着。

杨子雅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过去,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孩,灿烂的笑容里却渗透出淡淡的忧郁,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找过师原谈话,但是她知道他的心里肯定有一些无法跟自己分享的忧伤,此刻她只想尽力去安慰他。

杨子雅蹲下身来,在“师原爱杨子雅”几个字的下面,加了一行:杨子雅爱师原。然后她站起身来,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下他的双唇,柔声问道:“好点了吗?”

师原微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来一下把杨子雅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抱住了全世界似的,半响都不肯松手。杨子雅把头深深埋在师原的胸前,红着脸倾听着他那狂热的心跳,她感应到自己的心,此刻也在狂疯加速着,正如她所说过的:他们的心在一起。

“我们去买东西吧!”杨子雅挣扎着抬起头说。

师原缓缓放开杨子雅,指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对她说:“我就像这片冬日的海,若没有了灿烂的阳光,将会是一幅毫无生机的油墨画,只剩下惨淡的黑白。”他轻轻捧起杨子雅清秀的脸庞,低头俯了下去,“雅雅,你就是我的阳光。”师原呢喃着亲吻她。

“走吧,我们去买东西。”缠绵了许久,师原终于心满意足地牵着杨子雅的手,一起朝超市奔去。

“那超市有点难找吧?”王诗云见两人大半天才提着烧烤的食材回来,便打着圆场说。

“嗯。”杨子雅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先拿东西进去洗一下。”她便快步蹓到厨房去了。

师原却无所谓的傻笑着,他就像是一只馋嘴的猫,一下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便夸张地嚷了起来:“朴奶奶,您的蛋糕烤好了吗?”

“早就烤好啦!放在客厅呢,小月月已经吃了好几个!快去吃吧!”王诗云看到师原馋涎欲滴的模样,笑得合不拢嘴。

师原拿了一块蛋糕放嘴里咬着,手里又拿了一块朝着厨房奔去,“真好吃,我拿点去给雅雅吃。”他边走边向王诗云解释道。

“嗯,你们都喜欢吃这个。雅雅上次来也吃了许多。”王诗云见大家这么捧场,乐呵呵地说。

“雅雅来过这里?”师原忽地停下脚步怔住了。

“你们开学那时吧,郭阳来这里送电脑,她跟着一起来的。”王诗云并没有注意到师原微笑的脸突然沉了下去。

“雅雅,你们都买了些什么呀?我来帮你!”郭月放下了蛋糕,大声嚷嚷着超过师原跑进了厨房,似乎在帮忙掩藏他的失态。

而在厨房洗着食材的杨子雅正沉没在吵杂的水声中,丝毫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


“给你,你最爱的烤鸡翅。”师原和郭阳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烤好的鸡翅递到了杨子雅的面前。

杨子雅一下呆住了,她不知道怎么接好,是全部收下,还是只要师原的?全部收下的话,师原怕是要吃醋又不开心了,若拒绝郭阳的话,他也不会好受。

“哥,你真偏心,你的妹妹还饿着肚子没东西吃呢!”郭月一下冲过来,夺走郭阳手里的鸡翅,大口吃了起来。

郭阳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那不争气的妹妹,朝杨子雅尴尬地笑了笑,便转身再去找东西烧烤。

然而师原早已霸道地把所有的鸡翅据为已有,说烤鸡翅现在是他的专职工作,郭阳有气无处出,只好在心里大骂他幼稚,不得不去拿别的食材来烤。

而朴华天和王诗云两个人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四个年轻人小吵小闹着,乐呵呵笑了一整天。

本来郭阳打算下午回去,但是郭月非吵着说要看看晚上的海,要在这里住上一晚。朴华天和王诗云两个人平时寂寞烦了,难得有这么多人来陪他们,自然是满口应承。

下午精力旺盛的四个人便吵闹着跑去海边打沙滩排球,当然是师原+杨子雅VS郭阳+郭月。师原长得牛高马大,对阵郭阳他自然不愿服输,而郭阳读书时便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球员,技术一流,他们的比分一直咬得死死的,你追我赶,难分胜负。

很快,杨子雅和郭月便体力不支退下阵来,“让他们自己去决一死战吧!”郭月大声嚷嚷着拉走了杨子雅,躲到一旁欣赏美丽的夕阳西下去了。

“雅雅,说真的,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哥吗?”郭月低声问杨子雅。

“阳哥他真的很优秀,我对他只有崇拜。”杨子雅淡淡地说。

“言下之意,我的哥哥完美地败给了自己的优秀?”郭月叹了口气,她望了眼远处仍在尽力拍球的郭阳,心里暗暗替他心疼:这是一场无论结果怎样都是输的毫无意义的比赛。

直到比分定格在50:50,炫彩的夕阳挥洒完最后一缕光芒,整个海滩开始陷入黑夜的笼罩时,师原和郭阳才肯罢手。两个人累得四脚朝天地瘫倒在沙滩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里却是谁也不肯认输。

朴家的房子一楼是大客厅和厨房洗手间,二楼则是主卧和一间客房。杨子雅和郭月占据了唯一的客房,师原和郭阳只能在一楼的客厅打地铺。

“我们来喝一杯吧!”郭阳从冰箱里取出了几瓶啤酒,递了一瓶给师原。

师原臭着脸接过啤酒,打开默默地喝了起来。

“师原,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郭阳喝完一瓶后,又连着猛灌了几瓶酒入肚,他的脸涨得通红,似乎有点醉了。

“哦?”师原面无表情地回应了一句。

“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却轻易地获取了雅雅的心......”郭阳低声嘀咕着,他靠着沙发躺了下来,看来他是真的醉倒了。

师原给郭阳轻轻盖了条毯子,虽然他不喜欢郭阳甚至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但是也不想他冻着生病。他转身拿起桌上的手电筒,推开大门悄悄走了出去。

弥漫着浓重的黑暗味道的大海,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当溅起的浪花碰触到沙滩时,才发出些许沉闷的声响,仿佛在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人孤独着。

“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师原一边走一边回想着郭阳的话。的确,现在的他一无所有,一无所有......正与沙滩亲密摩擦着的鞋子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物,他弯腰捡起来看了看,那是一个身体光滑散布着橙色斑点的小贝壳,失落的师原仿佛一下有了方向,他继续弯着身体前行,用手电筒扫视着沙滩,想寻找更多的同类。

“你在干什么呀?”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响亮的女声,师原回头一看,原来是郭月。大半夜的郭月却失眠睡不着,迷糊中她听到有人打开大门,便起身往窗外望去,她见到师原一个人走了出去,便好奇地下楼跟了出来。

“捡贝壳吗?”郭月缓缓地靠近师原,见他一声不吭,又问了句。

师原仍旧没有搭理她,继续埋头寻找。

郭月没有再问,默默地跟在他身旁,也帮忙找了起来。

“不是要那样的。”师原见郭月胡乱捡了许多各种形状的贝壳,便忍不住开了口。

郭月瞧了一眼师原手中的贝壳,马上把自己手里的一堆不合格品扔掉,再走到更远的地方去找。

“够了,回去吧!”搜寻了许久,眼看着郭月越走越远,师原便担心的叫她回来。

“你看这个很漂亮!”郭月兴奋地朝他跑过来,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水坑,脚拐了一下。“哎呀......”她疼得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师原闻声跑过来皱着眉头问。

“脚拐了。”郭月痛苦地说,又把手里捡到的贝壳递给师原,笑着问:“你看,这个漂亮吧?”

“嗯,谢谢!”师原接过郭月递来的贝壳,低头打量着她的脚问:“怎么样?还能走吗?”

郭月忍着痛试着走了一步,便疼得哇哇直叫。

“上来吧!”师原把贝壳装进衣服口袋,半蹲着身体,示意郭月趴上来。

“谢谢谢谢!”趴在师原背上的郭月激动得连声音都跟着跳舞。

“你不要误会,就算是一个不认识的路人,我也会帮她的。”师原淡淡地说。

郭月被彻底的伤到了自尊,她马上控制不住,瞬间哭得稀里哗啦,掉落的泪水浸湿了师原的衣服。

“其实你很好,我只是不想给你希望,你就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师原见她哭得那么伤心,又忍不住安慰道。

“那我们可以当朋友么?纯洁友谊的那种?”郭月仍旧扯着哭腔。

“你可以,当我的兄弟,不分性别的那种。”师原想了想,淡淡地说。

“好的,那说好了,好兄弟,需要我帮忙的时侯,尽管出声,我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郭月总算止住了啼哭,雨过天晴来。

[青春]狮子的眼泪(十二)

[青春]狮子的眼泪(十一)

[青春]狮子的眼泪(十)

[青春]狮子的眼泪(九)

[青春]狮子的眼泪(八)

[青春]狮子的眼泪(七)

[青春]狮子的眼泪(六)

[青春]狮子的眼泪(五)

[青春]狮子的眼泪(四)

[青春]狮子的眼泪(三)

[青春]狮子的眼泪(二)

[青春]狮子的眼泪(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 这片海没有碧波连天的炫目,亦没有波澜壮阔的惊涛,她安静平和地依靠在一座青翠绿油的小山坡后面,澄黄的沙滩毫不...
    穗拾阅读 139评论 0 2
  • “当我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深深地祝福你,最亲爱的朋友,祝你一路顺风……” 千禧年的一个夏夜...
    穗拾阅读 290评论 1 3
  • (九) 男人,从医学角度上来讲,是具有XY染色体的人;而从生活经验上来说,他们大多是最最原始的野生动物,往往习惯用...
    穗拾阅读 204评论 0 2
  • (八) 就跟杨子雅以前在童话故事中看到的一样,天地之间白茫茫的早已融为一体,车来车往的大道虽然已被清理过积雪,但仍...
    穗拾阅读 128评论 0 2
  • "生命真无聊” "我早就这样想" ……在无边广阔无限延伸的宇宙自然里,有了人类。在漫长的人类进化发展历程中,有了当...
    泥上偶然留指爪阅读 198评论 0 0
  • 白驹过隙,岁月如梭(并没有好吗)……加入读写训练营马上进入第七周了。写是写了不少,而读呢?上下班路上听了两本书而已...
    肖雨酱阅读 160评论 2 1
  • 卫校一四药二阅读 132评论 0 0
  • ​ 越来越多的人说,这年,早没了味道! 1、小学的时候,年味是寒假和压岁钱,以及在财产保管方面与爸妈的斗智斗勇。 ...
    严肃而活泼阅读 199评论 0 0
  • 本课旨在认识大面额人民币。在日常生活中学生经常见到一些大面额的人民币兑50元100元等,并不陌生。教科书呈...
    徐燕茹阅读 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