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的咆哮事件


        按照严同学的说法今天我又找他的事了,但是这次他并没有暴跳如雷,看来他的确进步了不少。

      早上检查作业的时候看到他的作业本我惊呆了,别人都是完完整整的一个本,他的作业本却像被狗啃过一样,缺张少页,别人买的新本一学期下来可能因为撕毁而减少几页,他的本倒好,不到两个月已经只剩下封面和封底了,然后每次交作业,就贴上一张纸,今天就是缝缝补补又参差不齐的贴上去了两页。

      上课的时候转到他的旁边,竟然发现连他的下册语文课本也是这样粘贴组装起来的,忍不住摸着他的头说:“看到你,我就想起来一句话,此刻很是应景。”

      他偏着头问我:“什么啊?”

      其它学生也都看着我们。

      我举起他的书说:“缝缝补补又一年啊。”

      大家都笑了,他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犹记得和他的初次交锋,他的歇斯底里。

      他是个怎么样的孩子呢?聪明,据说曾经是一小的班级前三名,但是升入初中后已经退步到班级二三十名,养成习惯不好,尤其在归整东西方面,他的书永远是找不到的状态,他的桌兜永远像垃圾场,他的周围随时都有可能飘出小纸片。

      早读的时候他找不到语文课本,我强忍了下来,他一节课就和同桌共享一本课本,谁知道等到我上第二节课的时候他连需要评讲的试卷也丢了,整个人正拱到桌子兜里翻箱倒柜,一地的书,我忍无可忍的让他站在了教室后面,然后开始讲课。

      他不服气的仰着头,涨红了脸,不一会眼泪就开始往下掉,突然很大声的冲我吼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全班同学都扭头看向他,我看了他一眼不说话接着讲课了。

      “在你们眼里我做什么都不对,全班这么多人你总是找我的事。”他的双手开始挥舞起来,鼻子喘着粗气。

        “别激动,你长得这么帅,多破坏形象啊。”我笑着说。

        “你就是找我的事,天天找我的事。”

        我不再理他继续讲课,他喊了一会声音渐渐小了,胸口起伏不平的在后面抽抽搭搭,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十分钟后,抽搭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把脸转向窗外。

        下课了,我没有离开教室,找人把他散了一地的书拾了起来放在后面的空桌子上,我让他坐下,然后我也坐在他的旁边。

      “我们一起来把你的书和卷子归归类吧。每节课都这样找来找去其实是在浪费时间。”大的课本放一处,小的放在上面,作业放在一处,资料放在一处,七科的卷子一张张一科科的整理,用夹子再夹起来。

      最初的时候他用手夺过课本重重的整理,我接过来再把褶皱的书角抚平,慢慢的他的动作也越来越轻了,我收拾到他不用的东西的时候他会接过去扔在垃圾桶里。

        “今天早上你没有拿课本的时候我批评你没有?”我问严同学。

      “没有。”

      “今天上课的时候你的卷子丢了,这是第几次上课没有卷子了?”

        “不记得了。”他说。

      “我没有找你的事,作为老师我也不会无缘无故找任何人的事,我怎么觉得是你一直在找我的事呢?就在刚才你还咆哮我呢!那现在你心里舒服了没有?”

        “没有。”

        “是的,发一些不该发的脾气其实对事情没有一点帮助,你要学会管控自己的脾气······”

        放学的时候他又没心没肺的冲我招手再见。

        中学生正处于青春期,他们精力充沛、生机勃勃,一点小事情可以唤起他们的热情,但是一点小小的挫折又可能让他们倍受打击,他们的情绪波动非常的大,欣喜若狂和沮丧懊恼就在一瞬间,所以面对课堂上的顶撞事件一定不能触及他们的情感底线,要学会冷静处理,不能针锋相对的直指他的痛处,而是要让他学会自己平复,反思,然后扭转思想。自己的醒悟和老师的强压前者对学生的发展有利,也对老师的安全有利,作为老师要学会恩威并重,要既会给棒子又能给甜糖。

        至于严同学的情绪管理工作估计任重而道远,希望他慢慢成熟,一步步的长大,养成好习惯,做一个能控制自己脾气的强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