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盛宠豪门逃妻24

  紫苏哇的哭了,哆哆嗦嗦地说,“泽少,萧萧不是故意的,她是女孩子,你别这么对她。”

  紫苏总是说,横人是怂人惯出来的,但是横人相遇两败俱伤,怂人却激不起横人的战斗欲,所以怂人最安全。紫苏的示弱,貌似略微缓和了言泽的怒意。

  言泽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像来自暗夜的撒旦,笑得嘲讽,“你叶沉萧也配得起萧萧这两个字!”

  沉萧记得,以前,妈妈最喜欢喊她萧萧,萧萧,萧萧,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再怎么寄人篱下,她也曾经是妈妈眼里的小公主,哪里配不上这两个字了!沉萧猛地挣脱言泽的束缚,扬起手,还未落下就被人抓住。卢子鹏未及沉萧的小身躯挡在沉萧面前,说,“大家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何必为了几句口角,伤了两家人的情份。再闹下去也是两败俱伤,何不各退一步,也别让别人看了笑话。”

  沉萧惊讶,这小身板平日里冷嘲热讽惯了,什么时候能说出这么深明大义,张弛有度的场面话了?拿错剧本了?好吧,关键时刻叶同学又走神了。

  言泽冷语,“你让她给我跪下,我今个就放过她。”

  卢子鹏抽搐,这男的幼稚起来真是不像话,叶大小姐能是你说跪就跪的吗?

  沉萧说,“我这几年的脾气都给你激起来了,你也是一号伟人,洗洗睡吧,我就不陪你玩了。”话罢,当着众人的面悠悠地走出了课室。

  言泽一脚踢翻了书桌,闹完就走,叶沉萧,很好,真潇洒!

  沉萧故作潇洒,但不知何时,左手已经悄悄绕上右手,她心上忍不住哆嗦,原来接受众目睽睽的洗礼,对她而言,仍然需要极大的勇气。身后,响起桌椅踢翻在地的巨响,或大或小的惊呼声接踵而至,一道炙热,溢满嗜杀仇恨的目光就这么看着她,任由她在自己的伪装里潇洒而去。多年以后,言泽还是不免惊讶,当初心下早已计划好上千种勒死叶同学的办法,但当时却任然固执地抑制自己,等待命运之轮真正把二人牵绊在一起……命运本来没有所谓的也许。

  很不巧,不远处叶大少眉眼温柔地看着走廊里步伐有些踉跄的女孩,而他身边的落影低眉浅笑。沉萧不免腹徘,主在你一片糟糕的时候,往往给你看别人世界里的温暖如春。

  沉萧扬起那双过于明亮的眼睛说,“哥哥呀,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逃课出来的?特地在这里等我?”

  沉希走到沉萧的一侧,说,“跟你落影姐逛校园,正好等你放学。你们课室又有什么新闻吗?那么热闹。”

  沉萧吐舌,连连摆手,“哪有哪有,我们班很太平很太平。”心下又不免把言泽鞭尸了一通。

  落影盯着沉希俏皮一笑,“你哥哥不说实话,我们这些大三党今天都在操场,本来就打算喊你出来玩的。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

  沉希无奈,“没别的意思,本来想给她惊喜的。”

  惊喜?沉萧头疼起来,哥哥眼中的惊喜,莫不是她想的那位?“这么说,还有其他人吗?不会吧,要猜吗?慕斯吗……”如果是,那绝对是惊吓中的惊吓。

  落影亲昵地靠向沉希,悄悄耳语,“阿希,怎么样,我猜对了吧!愿赌服输哦!”温热的气流喷薄在沉希耳上,少年慌乱地把目光瞥向沉萧,心里却恶作剧般想印证些什么,手竟然鬼使神差地落在落影腰上。

  落影惊喜于沉希突然的回应,一时间忘记该说些什么才足以表明自己的心意,遂嗔道,“你别吃我豆腐啦,你妹妹还在。”

  沉希慌忙退开身,眼神歉疚地落在沉萧身上,似陈述,更像解释,“我跟落影不是那种关系,你别多想。”

  沉萧尴尬地笑,学着平日里邹亮开玩笑的样子,“哎呦,我虽然小,但是不保守,我懂的!你们继续,我这个五百万伏的电灯泡马上退下!”沉希你看,你总说我笨,但我还是知道百万伏的电灯泡是很讨人厌的。转身,试图用尽可能轻快的步伐跑开,眼泪却不期然地滑下,今天,真是难受得憋出了内伤。

  落影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沉希,无奈,“连她都知道不可以,你这一脸的难过装给谁看。”

  沉希尴尬,使坏地拧着落影的鼻子,“瞧你,哪里有平日的温柔?至少也要装给我看不是?”

  落影透着鼻音,糯糯地说,“你呀你,没的做朋友了,我那么好的女生……”却不珍惜。

  操场上坐着一群人,格外引人注目,倒不是因为他们男的俊女的美,实在是那个衣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嗓门太大了。沉萧抚额无奈,待会是夸慕斯姐貌美如花好,还是夸她气质独特,衣裙穿出了小黄鸭的味道……得,第二种说法,就是自找死路。

  沉萧靠着邹亮坐下,一脸腼腆地向众人点头问好,在心里暗自祈祷,慕斯大神,当我是空气好了,没错,只是一股空气而已。

  慕斯倒在沉影怀里笑得花枝乱颤,一双眼却扫向安安静静坐着的沉萧,说,“我一年见过沉萧五次,次次穿这身校服,这样未免寒酸了点吧。”

  沉萧脸上挂着温顺的笑容,“运动服穿着舒服。不过慕斯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你,简直让人移不开眼。”慕斯脸上露出少女的娇羞,总算把注意力从沉萧身上移开了。沉萧不着痕迹地轻叹,真是越活越虚伪了,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邹亮觉得好玩,跟着奉承,“慕斯一直都是主角,台风中心的位置。是吧,萧萧?”

  沉萧抽搐,被虚伪了一番,一脸狗腿地连连点头。手不着痕迹地落在邹亮腰上,使劲拧了一把。邹亮忍着疼痛,委屈了一脸,我在帮你不是?

  慕斯笑,把二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她说,“邹少爷跟沉萧真是配了一脸,我每次看到你们两个明目张胆地打情骂俏,脑袋里就浮现一个词,美女与野兽,有木有?”

  邹亮一脸的尴尬,想着若自己真是野兽,就把慕斯咬上几口好了。不过他这匹野兽能跟沉萧配了一脸,脸上又泛起了一丝欢喜。

  沉萧则幸灾乐祸,埋下头暗自偷笑,总算有人体会她的感受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落影和沉希到的时候,只听了个大概。落影说,“说什么呢?笑成这样?什么美女和野兽的?” 沉影腻到自家哥哥身边,俏皮地...
    咸鱼惠翻身阅读 143评论 0 5
  • 叶国中一大早就催家里的小孩动作快点,前几天就约好了今天到萧家商量订婚的事,不过沉萧倒是昨晚才知道的。 若是昨晚之前...
    咸鱼惠翻身阅读 153评论 2 6
  • 微风吹动沉萧的衣摆,她低下头,长长卷卷的睫毛闪了一下,眸光动人。 沉希眸光闪了一下,声音很轻地说,“你怎么总是穿校...
    咸鱼惠翻身阅读 86评论 0 5
  • 言泽和沉希僵硬地站在街头,面面相觑,被台风肆虐着的街道一片狼藉,一整条商业街没有一家店开门。 两人回到小区,路过楼...
    咸鱼惠翻身阅读 101评论 0 5
  • 新的一年到了,我想要对自己好一点,是的,要对自己好一点。 小区的帅哥,我想对你说,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新的一年来...
    上目阅读 169评论 0 0
  • 今天早上8:00-9:30公司开会,上午看书"问题背后的问题"p26,选择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生命将更充实,更愉悦...
    顾国胜阅读 59评论 0 0
  • 我在回忆 回忆那如明镜般的湖泊 微风和煦 柳条轻曳 涟漪荡漾 隐约念起那时的单纯 宛如那水晶 晶莹剔透 纯洁无疵 ...
    荼蘼猫丨阅读 14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