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讲师训练营【22期】2/21阅读原创:如果你能读到这本书…《幸福的种子》第一章读后感

22011-方艾

以图画书为媒介,帮助大人与幼儿心灵相通,才是给幼儿看图画书的意义所在,所以图画书可以说是大人与幼儿进行星灵沟通的场所。

——松居直


图片发自简书App

                                                        (配图:第一章思维导图汇总)

一、绘本与图画书的概念

  可能会有宝爸宝妈疑问,松居直老师这本书名字叫亲子共读图画书,图画书就是我们现在日常所说的绘本吗?那让我们来简单的理清图画书、绘本这两个概念吧。

概念

  图画书picture book :在图画书中,图画是主体,具有讲述故事的功能,它本身就承担着叙事抒情、表情达意的任务。

    绘本(えほん):该词语取自日语中图画书的叫法"えほん"的汉字写法“絵本”,指一类以绘画为主,并附有少量文字的书籍。

起源

    图画书溯源于中国,可能早期日本人将中国的佛经(经变图),绘卷(法华经)当成绘画书,后来发展成现在的图画书。这也是最早的图画书,为了避免与图书混淆,后来才习惯使用这个由日本传入的名词。

    绘本起源于西方,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的欧美。在亚洲,绘本发展的比较好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台湾地区的绘本大致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起步,至80年代后渐入佳境。而在中国大陆,绘本仅为起始阶段或称之为复兴。

公式

  文+画=带插图的书

  文×画=图画书

松居直老师也曾用上述公式来说明带插图的书与图画书的区别。

结论,图画书=绘本,≠插画书、画画书、涂色书、动漫、漫画书、连环画。

二、孩子对绘本的内化

  了解完基础概念,回到第一章的内容,让我想起了昨晚和儿子玩的一个读故事给图片排序的小游戏,故事是一只名叫Lisa小狗在飞机上发生的趣事,图片仅5-7幅,文字不超过150个,儿子要求我给他读了6遍。后来几遍,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我再读,他就能排出图片的顺序和复述故事了。

    其实这样的例子,在我儿子身上并不少见,从入园开始,但凡学过的童谣、读过的书,他都可以轻松的背诵和复述给我听,甚至连我再次读给他听时在哪个地方,少了或者换了哪个字,他都能知道,我经常很惊讶于他的记忆力。现在看来,这可能并不全是记忆力的原因,而是像松居直老师所说的“我们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一定也是沉浸在母亲温暖的话语中逐渐成长的。我们长大后,也用同样的语言来养育自己的子女。”因为我受到了我爸爸的影响,在儿子幼儿时期我自然表露的言行,还有给他读书、对他唱歌这些行为传递了给我的儿子。

    想起在绘本讲师班考核上,我抽到的书是《好想马上见到你》,讲述的是小悠和奶奶都同时很想见到对方,而不断在路上错过两次最终相见的故事。对于我来说,因为孩子和爷爷奶奶的关系不亲密,说实话,选绘本时我确实并不会特别挑和奶奶、爷爷有关的题材,有时甚至会跳过。但是很感谢这次考核遇到了这本书。

  我们跟外公不住在一起,我儿子又非常喜欢外公。他长期被非常思念外公而困扰,随之也困扰到我们。无论是到周末就可以见,还是昨天才刚刚见完,他都会偶尔哭闹或者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思念(例如半夜做梦开口都是说,我想见外公)。而在我备课时反复给他读了《好想马上见到你》后,他对我说“妈妈,下次我想见外公的时候,我就和外公约定周末在罗湖见”。顿时,我被孩子感动,也为自己感到惭愧。幡然醒悟,原来在孩子心中,虽然每位家庭成员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但对孩子来说爱都是一样的,孩子并不会因为绘本展现的人物不同而领悟不到故事的用意。而我,也学习到了,对思念的处理方法,让孩子感受思念并不是只有痛苦,思念可以因为约定转化为甜蜜的等待、期待。

    这就是松居直老师所说的“只要认真反复念图画书给孩子就好了。同时,大人应该顺着孩子的思路,不要企图说教左右他或说教他,这样孩子就可以自己去发现乐趣………孩子如果打心里喜欢,必然会主动问问题或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时父母应该温暖地回应他,与他沟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训练孩子关电视

  在本章中,松居直老师对于电视和阅读的阐述,并没有全面否定电视的作用,他强调了电视应该被作为工具来使用,给孩子建立这样的概念,训练他们主动关电视。因为绘本之所以不同于其他类型的书籍,正因为他是倡导由人发出感情充沛的语言读出,让幼儿充分体验到与读书者的感情,进而使心灵一点一点的充实起来。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对亲子早期阅读行为的分析发现,2017年我国0—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71.3%。另外,在0—8周岁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到91.8%,较2016年的90.0%提高了1.8个百分点;在这些家庭中,家长平均每天花23.69分钟陪孩子读书,较2016年的24.15分钟略有减少。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家长对于亲子阅读是给予充分认可的,正因为认可亲子阅读所带来的价值,在这个移动设备、互联网、AI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才更应该正面的回应孩子,教他们与移动电子设备的正确相处方法和使用方法。

四、图画书的价值因人而异

    在本章中,值得一提的是,松居直老师强调:讲图画书的人能决定图画书的最终价值。如果说,家长们对于亲子阅读是给与充分认可的,那么现实生活中怎么实际操作,就直接影响到绘本精神的传达。

“一个会念图画书的人,不但是图画书艺术的最佳解读者,同时也是最好的媒介。”

“不论多好的图画书,如果将的人态度敷衍,就无法生动传达书中的意韵。”

“一个将图画书的人如果能与好的图画书产生共鸣,充分理解书的内容,并自得其乐,必定能将更丰富的内容传达给孩子。”

  所以,松居直老师倡导的不单指是阅读绘本,更是希望父母、抚育者能投入感情专心去念,察觉孩子内心深处的想法,促进交流。使图画书真正成为大人与幼儿进行心灵沟通的场所,而不是流于形式的工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