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一下无锡钱氏一族到底有多NB。

96
我叫张嘉文
2016.05.25 19:01* 字数 2727

      惊闻钱锺书的遗孀杨绛先生去世的消息,扼腕叹息,悲痛之余见大家都太不了解杨绛先生所在的钱家,今日特来科普一下。            

图为钱锺书杨绛夫妻合照

      无锡钱家自古昌盛繁华,最早的钱家望族是由一千多年前五代时期的吴越王钱繆开创的,钱繆号称海龙王,当时在封地大力修建水利工程,日夜担心自己的诸侯王位会被夺走,所以夜夜睡觉必用圆木做枕,为的就是提醒自己时刻警惕。正是因为这样,钱缪祖孙三代,五位国君,这才将江南发展的富庶无比,北宋时期只有汴京可以与其相媲美,南宋就更不用说了,都城都迁到临安(今杭州)去了。此是后话,暂且不提。钱缪之后钱家便分散到江浙各地,钱缪的三十三个儿子在各自领地开枝散叶,繁衍后代。自钱王开始钱家历朝历代皆有俊杰,众多状元,无数进士,宋明以后特别是明清时代,钱家涌现出无数的政治家,文学家和著名学者,如宋代的钱昆,钱易,明代的钱士开,钱谦益,清代的钱大开,钱名世,钱曾,钱砧,钱鲁斯等,民国年间的《钱氏家乘》曾记载,国内钱家的宗支可考据的有一百多支。

图为钱氏始祖钱缪

      至现代,除“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近代力学奠基人钱伟长和“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和国学大师钱基博、著名教育家和历史学家钱穆、著名学者兼作家钱锺书外,钱家还出了水利专家钱正英、著名外交家钱其琛、台湾社会活动家钱复、著名金石书画家钱君陶、著名物理学家钱致榕,著名记者钱雨润等等。钱氏后裔人才辈出,遍布全球,仅当代国内外科学院院士以上的钱氏名人就有一百多位,现在大家广泛认识的莫过于百家讲坛的钱文忠了,还有《神探狄仁杰》的导演,著名编剧钱雁秋。这个由优秀人文渊源贯穿至今的大家族,实在令人敬佩有加。

图为钱锺书与钱学森照片


图为钱雁秋


图为钱文忠

 令人惊奇的还有钱氏家族中杰出的“父子档”:钱基博、钱锺书父子,钱玄同、钱三强父子,钱穆、钱逊父子,钱学矩、钱永健父子等等。2008年,钱永健与日、美两位科学家共同荣膺诺贝尔化学奖。曾任美国波音公司总工程师的杰出空气动力学家钱永健是钱学矩的儿子,钱学矩是钱学森的堂弟。钱永健的哥哥钱永佑是神经生物学家,兄弟俩十几年前就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图为钱永健

      关于钱氏宗支,无锡钱氏分属堠山、湖头两大支,先祖同为五代时的吴越王钱镠。钱基博(字子泉)、钱锺书(字哲良、默存)父子为吴越国开国之君钱镠的第三十二、三十三世孙;钱穆(字宾四)则是第三十四世孙。因此,钱穆与钱基博、钱钟书若按辈分,钱基博长钱穆两辈,钱钟书长钱穆一辈;而按年龄,钱基博(1887-1957)长钱穆(1895-1990)8岁,而钱穆又长钱钟书(1910—1998)15岁,可谓相差无多。正如钱穆所言:“江浙钱氏同以五代吴越武肃王为始祖,皆通谱。无锡钱氏在惠山有同一宗祠,然余与子泉不同支。年长则成为叔,遇高年则称老长辈。故余称子泉为叔,钟书亦称余为叔。”          

图片从左至右从前至后分别是年轻时的杨绛,钱锺书,钱穆,钱学森,钱三强。

         钱氏家族还有一个秘诀,就是“优化组合”的婚姻原则。钱氏子孙的婚姻观,相对于家世、财富,更看重配偶的家庭教养和个人素质,“娶媳求淑女,勿计妆奁,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细数近现代钱氏家族的配偶身份,大多遵循这一原则。最著名的莫过于钱锺书杨绛这对传世伉俪,插一个小故事,当年钱锺书应胡适之约到清华大学教书,杨绛恰恰是班里唯一的女学生, 初次见面,杨绛眼中的钱锺书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当时两人只是匆匆一见,甚至没说一句话,但当下都彼此难忘。之后钱锺书写信给杨绛,约在工字厅相会。一见面,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答:“我也没有男朋友。”从此两人便开始鸿雁往来,“越写越勤,一天一封”,直至杨绛觉出:“他放假就回家了。(我)难受了好多时。冷静下来,觉得不好,这是fall in love(坠入爱河)了。”后来二人举案齐眉,伉俪情深,共同到欧洲留学,这也是一段传世佳话了。

图为钱锺书和杨绛晚年合影

        钱氏家族盛产名人,在不大的无锡城同时期产生三位国学大师,除了与江南经济富裕、文化发达有关,钱氏家族还有其成功的秘诀。

     一是世代相传的家训引领。《钱氏家训》从个人、家庭、社会和国家四个层面,为子孙订立了详细的行为准则。钱镠是钱氏后人发奋学习的榜样。他出身贫寒,却从小酷爱读书,直到晚年还坚持阅读,并立下家训“子孙虽愚,诗书须读”。钱氏子孙一直秉承这样的家学渊源。钱镠在临终前,曾向子孙提出了十条要求,被后世称作《武肃王遗训》。家训规定,“家富提携宗族,置义塾与公田,岁饥赈济亲朋,筹仁浆与义粟”。从宋代开始,钱氏家族就形成了族内相互扶携的风气。为了让族中的贫困子弟有书可读,各地的钱家都设立义田、义庄、祭田,并明文规定其中一部分田产或盈利必须作为教育经费。

这种早期的“教育基金”模式,保证了钱氏子孙无论贫富,都有受教育的机会。建在无锡鸿山七房桥的“怀海义庄”就是一个典范,宗旨是“救灾周急、恤孤矜寡、排难解纷、兴学育才”。族内凡是鳏寡孤独者均能领到义庄的钱粮;钱姓子弟不分贫富都能上学;佃农和附近农家子弟学费酌减。钱穆和钱伟长都是在义庄资助下才得以上学的。千百年来,遗训和《家训》世代相传,更得到子孙后代的身体力行,成为钱氏家族立族之本,旺族之纲。

         第二个秘诀就是崇文倡教。钱基博、钱钟书的祖上几代都是文人。

     钱基博的祖父钱维桢,是清朝的廪贡生,曾创办江阴全县义塾,大伯父钱福炜是清朝的举人,选授苏州府长洲县学教谕;二伯父钱熙元是廪贡生,江南乡试副举人,设私塾授课40多年;其父钱福炯20岁中秀才。钱基博四岁起就由其母教识字,五岁便与孪生兄长钱基成一起读书,十岁就会做策论。

        钱锺书更有旷世才学,据说他的名字就与书有关。在他出生的那天,有人送他家一本《常州先哲遗书》,大伯父为他取名“仰先,字哲良”,即仰望先哲之意;而钱钟书一周岁抓周那天抓的又是一本书,全家都很高兴,于是正式起名锺书。钱氏家族学风绵长,不论是钱基博、钱穆还是钱锺书,都文史兼治,学贯古今,渊博会通,钱基博、钱穆两人均爱自修苦读,凭此弥补了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亏欠,确立了他们在中国近现代国学领域大师的地位。

在钱锺书故居大门上有钱基博亲撰的一副对联:“文采传希白,雄风劲射潮”。告诉钱家后人,文采要紧追北宋文学家钱易立马千言援笔就成;武略要承继吴越王强弩射潮的气概。我国著名的科学家钱伟长是钱穆的侄子,也生于无锡,他在回答为什么钱氏家族有很多成功的人才时说:“我们钱家人喜欢读书,书读多了容易当官,当官的容易出名。”尽管语带调侃,却道出了钱氏家族读书的动力和成功的秘诀。

图为钱锺书无锡故居

       作者张嘉文言:“绵延一千多年的钱氏家族何以如此兴旺发达、彪炳于世?记得2008年6月“吴越钱王与长三角繁荣主题报告会”在杭州临安举行时,钱学森在贺电中说“我们的先祖,他的政绩只是‘致富一隅’,而我们后人的事业,是使整个中国繁荣富强。老祖宗地下有知,是会高兴的!”想起写在无锡钱氏祠堂的《钱氏家训》中有一句话是:“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必谋之”,此言或许正是钱家为中华民族培育了无数大师精英的原动力吧!”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