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生寒(架空歪文向)第一章

(图片源自网络)

一、楔子

  “下雪了?”

  “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我接过慕寒递来的汤药,屏住呼吸,一饮而尽,想将苦涩一并吞入腹中。

“回房吧,外面太冷,别再受了风寒。”慕寒将我推入房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

  我的爹爹名叫何言廷,前朝重臣,哥哥何子啸,前朝皇帝近侍。

  虽生于这种家世中,我年少时倒总是清静的,除爹爹老友严通伯父与季劲枫伯父外,再未见过外人。

  小时哥哥教我拳法与骑射,爹娘总是阻拦,哪个女儿家不学琴棋书画,烹调制衣?然而我却醉心于武,其余学业课程愈发荒废了。现在想来,若是当初我不痴迷于此,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况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四岁那年,我与同龄男孩儿比试,竟无一人是我对手。此事传入严通伯父小子严允立耳中,他很是不服,非要与我比试。这十三岁的孩子看似文雅,却力气惊人,那次比试,我输了。

  那时孩子心性,太计较得失成败,一日,趁严允立不备,我将他推入郊外池塘内,严允立,死了。

  严允立死亡一事,惊动严家上下,作为严通小子,他自是受到百般宠爱。严允立的尸体送回严家,严通刚见,便晕厥过去。此后,他犯下痴呆症来,整日疯言呓语,无法正常生活。

  一日严通次子严允新找上门来,说要见我,我心中着慌,硬着头皮接见。他私语谓我:“我来谢你。”我好生奇怪。原来,那日严允新跟着严允立,也是想将他置于死地,我,从半路插入,做了他想做却不知如何下手的事。

  “可同胞兄弟为何要自相残杀?”

  “同胞兄弟?呵,他严允立不过是严通与家中奴婢的孽种罢了,贱如草芥的命,怎配得家中一半钱财?怎配继承家中基业?”

  我看着严允新,十六岁的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城府。这个男子,着实令我害怕。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帮了我的忙,我该谢你。”

  “不必提谢,只不过我未曾想到你会如此心狠手辣。”

  “我心狠手辣?”他笑了,“仅仅为了一场比武的输赢就置人死地,论心狠手辣,我可比不过十四岁的小悢啊。我们,同样恶毒,多么般配!”

  严允新大笑着走开。

  我那时未意识到,至此,我本清静的生活便已开始动摇。

三、

  之后,哥哥被征召为御前侍卫,无法再教我骑射,我的心开始收敛,学起了女工。

  一日习得《本草纲目》中记载的一味奇草,可治人腿疾,正生长于此地,我心生好奇,便想去山野中搜寻一番。

  未与爹娘商议,我便留了字条,拿了背筐与书,独身一人前往后山。

  从未去过后山的我心情异常激动,见到什么未见过的花草都挖了丢进背筐中,就这样边走边采,离正道越来越远,直至误入山林深处。

  我本着急,然而见到山林景致,便再不愿离去。我未曾想到在这重山富水中竟有如此迷人别致的景色,樱花满树,夹道两旁,道路横流着一簇簇窄小的浅溪,道路的尽头是一座石阶,远处仿佛有袅袅琴音传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被这琴音驱使,行到阶前,没想到阶上竟是一座亭台楼阁,亭中坐着几人,一人弹琴一人作画,正对着石阶的男子正在唱歌。

  “遥望薄雾未揭,

    飞絮点缀似晴雪,

    夏荷秋蝉都在思绪里交叠。

    天光是邪非邪,

    观画入画未觉,

    皈依山水看浪花叠雪。”

  男子的声音温和似水,又轻盈如鸟雀,一曲唱罢,琴音许许,有说不出的美好,我不由得鼓起了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众人被我的掌声打断,我走上石阶,进入亭中,抬头便见一块巨大的牌匾。

  “广寒宫”

  “这广寒宫中莫不是住着嫦娥仙子?”

  “嫦娥仙子未曾有,不会伐桂的吴刚倒是有一个。”唱歌的男子说道。

  “在下慕寒,广寒宫宫主。”男子向我行礼,“未请教姑娘名姓。”

  “能在茫茫天涯中相遇便是缘分,何必计较姓名。”

  弹琴的人被唤为五哥,作画之人名为清明,均为慕寒好友。

  慕寒已隐居在此四年了,终日纵情于山水与声乐中。

  “远来是客,不如,到寒舍一坐,如何?”

  广寒宫虽有一“寒”字,可进入宫中才发现,这宫中的一草一木,不仅未令人心生寒意,反倒使人觉得温暖。

  宫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大朵大朵的棠花,各色各类,姹紫嫣红,我想这宫主,必是爱棠之人。

  房内也令人大开眼界,墙上挂了满满的书画:山水、花鸟、行书、狂草,这竟是在家中未曾见过的。

  “这些字画有些是朋友馈赠,有些是在下拙作,姑娘若是不嫌弃,可带回一二幅把玩。”

  “这山林中竟有如此仙境,着实令我惊叹。这莫非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不成?”

  “哈哈……”慕寒笑了,“桃花源可算不上,不过这广寒宫的一砖一瓦,一花一树,全是我一手经营的,我对它们倾注了毕生的感情。”

  “公子如此有才华,为何不入仕,为国效力?”

  “唉”慕寒摆摆手,“自由散漫惯了,不想受宫廷礼法约束,也不想累于勾心斗角,明枪暗箭。”

  “可是男儿生当为国尽忠,筑立千秋之业。公子如此年轻,难道没有一腔热血报效朝廷吗?”

  “你还小,有些事情尚未懂得。”慕寒笑着对我眨了眨眼,“这是什么?”他望向我的背筐。

  “哦,我见这山上的花草有些生的奇特,想带回去研究研究。”

  “哈哈……”慕寒放声大笑,“这些只不过是野花野草罢了,你若想要,这山后的林中遍地都是,我带你去看?”

  “不……不必了。”我心生尴尬,脸颊发烫。

  “姑娘再不回家,你的爹娘该着急了吧。”慕寒眺望窗外。

  我望向窗外,夕阳映照着晚霞发出淡紫光晕,与山林中的翠绿呼应。

  然而时间却不等我与慕寒共赏黄昏美景。

  我问慕寒要了一副画和方才他所唱歌曲的词谱,匆忙下山,在石阶下回望他的身影。他的影子被落日拉得很长,不羁的长发与青袍一起随风飞舞。“希望有缘可以再次相见,姑娘!”

  这是一段奇妙的山林偶遇记,我想。希望……有缘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