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海海》读书笔记

文/晴天

《人生海海》读了三月有余,从刚开始的各种干扰读不进去,到出游加出差只带了一本书的逼着自己读,在到读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想读,以及读完后久久不能平静的心情。麦家,不愧为大家,《人生海海》的构思的新奇,情节的跌宕起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在麦家的笔下,《人生海海》中的所有人物都那么的立体和鲜活,每一个人物都有其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特征,我,上校,父亲,爷爷,老保长,小瞎子,林阿姨,每个人物都有其不容易和阴暗的一面,每个人物都有心魔,每个人物也有其正义和积极的一面,故事就在这些人彼此的互助彼此的牵扯中延续开来,一步一步揭开了上校的谜团。

《人生海海》中几乎每个人物都历经经历过艰辛、抉择,最终找到自己与人生相处的方式。

麦家表示,“我想写的是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我要另立山头,回到童年,回去故乡,去破译人心和人性的密码。‘’

《人生海海》中“上校”与“我”都被挤压在极端化的时空内,但两人所遭遇的极端情境却是建立在迥异的写作策略基础之上。“上校”的九死一生与爱恨情仇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呼应“上校”本身的“奇”,这实质上也接续了麦家一以贯之的跌宕笔法。然而“我”年少时因家庭受“上校”影响而被学校老师同学欺辱、之后为躲避村民伤害偷渡至巴塞罗那并饱受折磨苦楚,这些看似同样极端的事件却也是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分享的普遍经历。也正是在这时候,因为一句“人生海海”,“上校”与“我”迥异的极端生存状况形成了奇异的交叠。

人生海海,取自闽南方言,意为“人生像大海一样变幻不定、起落浮沉,但总还是要好好地活下去”。书中人物最终以不同的方式与自己的命运完成和解。而麦家也在写作的过程中,完成了与自己的和解、与父亲的和解以及与故乡的和解。

书中人物的人生都有正反,犹如一枚硬的两面,总有一面是阳光的,是很幸运的,而另外一面则是晦气的,这都是共存的,不管遇到哪一面,要坦然面对,如果两面都遇到的时候,不要叹气也不要丧气。人要学会放下,因为放下是一种绕人的善良,同时也会增加自己的人品。然而放下才是最大的智慧。

这本书给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种启迪,一种警告和预言,每个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从出生到离去,都在故事中度过,也会经历很多的事情,这些人生阅历和经验汇聚成大海,有时候也会蒸发到天空,下起一场大雨,将不容易和痛苦洗刷干净。

书有时候也是晴雨表,给人力量和方向,有些事情过得像空气,随风就飘散,不会留下痕迹,有些事情像水印,留得了一时但是不会留很久,有些事情则像是刻痕,刻了上去,就修复不掉了。

报纸上说,心有雷霆面若静湖,这是生命的厚度,是沧桑堆积起来的。

报纸上说,多数人说了一辈子的话,只有临终遗言才有人听,如果临终遗言都没人听,这人差不多就白活了。

报纸上说,当一个人心怀悲悯时就不会去索取,悲悯是清空欲望的删除键。

人活一世,总要经历很多的事,有些事像空气,随风飘散,不留痕迹;有些事像水印子,留得了一时留不久的,有些事情则像木刻,刻上去了,就消失不了的。

多年以后,年龄和成功赠予我豁达和宽容之心,让我和命运达成谅解协议。

人要学会放下,放下是一种饶人的善良,也是饶过自己的智慧。

生活是如此令人绝望,但人们兴高采烈的活着。生活不是你活过的样子,而是你记住的样子。

人与兽之间,只隔着一团愤怒,像生死之间只隔着一层纸。

记住,人生海海,敢死不叫勇气,活着才需要勇气。

人生海海,潮落之后是潮起,你说那是消磨、笑柄、罪过,但那就是我的英雄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