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多降临

(乡间的一条路,一棵树。黄昏)

[弗拉季米尔上。他走到台的中央,迟疑地环视四周,然后坐在一个土墩上。弗拉季米尔盯着旁边的树,突然跳了起来。]

弗拉季米尔:你见过树,

你想象过树;

你想象过树,

然后见到它。

就是这样。

你见过了树,

并想象过它,

可你并不是一个樵夫,

就是这样。

你想象过树,

你见过树,

也许你还喜欢树,

顶多是这样。

你见过树,

你也想象过树,

你不情愿在树上吊死,

就是这样。

从来都是这样。

[他对自己的演讲感到十分满意,再度坐下来仔细回味。]

弗拉季米尔:(困惑地)也许是这……也许不是这……(突然间打定主意,语气肯定地)管他呢,反正他要来的话。自然会出现的。

[爱斯特拉岗上。弗拉季米尔正在低头沉思,没有看到他。爱斯特拉岗在弗拉季米尔跟前来回地走了两次,弗拉季米尔抬起头来。]

弗拉季米尔:(兴高采烈地)啊!戈戈,你来了。

爱斯特拉岗:是啊,看见你很高兴。我们差不多有一天没有见面了,你在干嘛?

弗拉季米尔:你没看见吗?我在思想。

爱斯特拉岗:(吃惊地)?思想?思想?

弗拉季米尔:呃……思想……或者说什么也没有做。总之你看到了,我只不过是呆在这里。要不要拥抱一下?

[弗拉季米尔站起来,两人拥抱,并且相互用一只手用力地拍打对方的脊背。]

爱斯特拉岗: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很好。一点也看不出它在下落呢,咱们干点什么好呢?

弗拉季米尔:咱们先等一下,看看他会怎么说。

爱斯特拉刚:谁?

弗拉季米尔:戈多。

爱斯特拉岗:他说他今天要来么?

弗垃季米尔: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咱们相互提问吧!

爱斯特拉岗:他说他今天要来吗?

弗拉季米尔:难道不是吗?

爱斯特拉岗:他总是这么说,可为什么他从未来过?

弗拉季米尔:谁?

爱斯特拉岗:戈多!你这蠢猪。

弗拉季米尔:(愤怒地)你这白痴。

[他们彼此怒目而视。]

爱斯特拉岗:你这傻瓜。

弗拉季米尔:这倒是个主意,咱们来互相骂吧。

爱斯特拉岗:窝囊废。

弗拉季米尔:丑八怪。

爱斯特拉岗:国际脸。

弗拉季米尔:畅销书作者。

爱斯特拉岗:麻风病患者。

弗拉季米尔:(最后一击)二流重点高中的校长!

爱斯特拉岗:好吧……(沮丧的)狄狄,你赢了,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

弗拉季米尔:(高兴的)我又赢了!(突然觉得刚才的胜利索然无味,低落的)可是,生活照样无趣。

爱斯特拉岗:咱们走吧。

弗拉季米尔:咱们不能。

爱斯特拉岗:为什么?

弗拉季米尔:咱们在等待戈多。

爱斯特拉岗:(失望地)天那,真可怕!

[沉默]

弗拉季米尔:可是,咱们干点什么好呢?

爱斯特拉岗:咱们先等一下,看看他会怎么说。

弗拉季米尔:谁?

爱斯特拉岗:戈多。

[沉默]

弗拉季米尔:狄狄,我饿啦。

爱斯特拉岗:吃个萝卜吧,我这只有萝卜。

[弗拉季米尔开始掏自己的口袋。]

弗拉季米尔:这有一个胡萝卜。

爱斯特拉岗:不,是一个红萝卜。

弗拉季米尔:白萝卜。

爱斯特拉岗:青萝卜。

弗拉季米尔:胡萝卜。

爱斯特拉岗:青萝卜。

弗拉季米尔:好吧,青萝卜。

爱斯特拉岗:可我只喜欢吃胡萝卜。

弗拉季米尔:得了,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爱斯特拉岗:因为我们不会思想。

弗拉季米尔:我们不能思想。

爱斯特拉岗:奋斗没有用。

弗拉季米尔:天生的脾性。

弗拉季米尔:挣扎没有用。

爱斯特拉岗:本性难移。

弗拉季米尔:毫无办法。(略停。无奈地)一点儿也不错。

[爱斯特拉岗颓然坐了下来。弗拉季米尔走到一边东张西望,并做聆听状。]

爱斯特拉岗:(惊慌地)戈戈,你听!

弗拉季米尔:(做聆听状)有人来了。

爱斯特拉岗:(激动的)是他!

弗拉季米尔:谁?

爱斯特拉岗:戈多。

弗拉季米尔:戈多?(猛的站起来,兴奋地)是他!他来啦,我们去找他。我们得救啦,得救啦!

[爱斯特拉岗张开双臂,欲向前奔去,但是被弗拉季米尔一把拉住。]

弗拉季米尔:(冷酷的)不。不。戈戈,我们不能这样去见他。

爱斯特拉岗:(瞪大眼睛)你疯啦?狄狄?

弗拉季米尔:(轻声的)冷静冷静,你好好想想,戈戈和狄狄都无聊,但他们在等他。戈戈和狄狄见了他就不用再等他,那咱们会更加无聊的。

爱斯特拉岗:(若有所思地)咱们会庸庸碌碌。

弗拉季米尔:浑浑噩噩。

爱斯特拉岗:(努力回忆警句,右手放在胸口)混日子的人生,只不过是死亡提前来临。(略停)一点也不错。

弗拉季米尔:听不到任何声音。

爱斯特拉岗:什么也看不见。

弗拉季米尔:咱们失掉咱们的理智。

爱斯特拉岗:象空中摔下的鸟一样。

弗拉季米尔:就是这样。

爱斯特拉岗:象水里淹死的鱼一样。

弗拉季米尔:的确如此。

[爱斯特拉岗做沉思状,弗拉季米尔望着他。]

爱斯特拉岗:那么,咱们躲起来。

弗拉季米尔:咱们躲起来。

[他匆匆地向台边跑去。两人下。]

[台的另一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上。他穿着长风衣,头戴宽沿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挡住了眼睛。围巾很长,蒙着脸的下半部分,完全看不清脸孔。]

[他走到爱斯特拉岗和弗拉季米尔刚刚站过的地方,停下,疑惑地向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无奈地耸耸肩膀,向台边走去,下。]

爱斯特拉岗:(抬头向天看)天黑了。

弗拉季米尔:又是一个夜晚。

爱斯特拉岗:咱们走吧。明天再来等一下,看看他会说些什么。

弗拉季米尔:谁?

爱斯特拉岗:戈多。

[沉默。]

弗拉季米尔:咱们走吧。

[他们站着不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幕 乡间一条路。一棵树。 黄昏。 爱斯特拉冈靠在树上休息,一颗苹果砸下来,爱斯特拉冈惊醒,猛然站起来。 弗拉季...
    Cris零玖阅读 246评论 0 0
  • 爱斯特拉冈 咱们走吧 弗拉季米尔 咱们不能 爱斯特拉冈 干嘛不能 弗拉季米尔 咱...
    HTrack阅读 556评论 1 1
  • 0. 前言 0.1. 神,其实也是人 「我是宙斯,至高无上最具智慧的万神之王。要记住,我比你们其余这些神要强大得多...
    EncyKe阅读 9,385评论 1 16
  • 五年后我已经21岁了妈妈就50多了爸爸已经快要60岁了哥哥就31岁了应该已经结婚了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有没有小外甥 每...
    玲子ov阅读 349评论 0 1
  • 本文假设读者有基本的HTML5+CSS3的知识(知道基本语法),但是不知道如何写出比较漂亮页面。本文基于http:...
    金发萌音阅读 4,894评论 0 23
  • 一、学习要求 书籍参考章节: 第11章节 知识点: 异常的概念 Exception类 二、参考知识 程序在运行过程...
    我是老薛阅读 1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