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活动期间,脑洞大开,忽师兄、师弟形象跃然纸上,嘱我作文以记其事。因扩写段子若干,累辄停止,虽憾未能得奖,尚觉可以形成一个集锦,其结局或喜或悲,意味深长。每每观之,见师兄、师弟对我微笑,或许他们的故事在其他的时空,又在继续。

(一)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我不走。”

“为何不走?”

“我,是残疾人。”

“我背你走。”

“师弟,我知道你为何要我走。师父病重,掌门的位置只有传于你我二人。”

师弟默然不语。

“师弟,我不走不是想和你争这个掌门。我和这地方太久,割舍不下。你若不信,这把剑是师父所传,是继承人的信物,我现在就将它托付于你。”

师弟的泪水早已控制不住,想起师兄弟间的种种往事,如此猜疑,实是不该。

“师兄…”

师弟向前一步,师兄一剑刺死了师弟。

“这下,掌门之位是我的了。”

(二)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不,我不走!”

“师兄,你走罢!”

“不,我不走!”

“师兄,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充气城堡是给小孩子玩的,你这个体积就玩不了,你还非得上,完了你还把剑带上去,杵这一大窟窿,都漏气了!你赶紧走吧,悄摸的啊,让人发现再让你赔。”

月黑风高之夜,两个人影悄然离开,无声无息,只留下漏气瘫成一片的充气城堡,在风中鼓动,摇曳。

(三)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不,我不走!”

“师兄,你走罢!”

“不,师妹,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你走吧,师兄,不用管我。”

“要走咱俩一起走!”

“师兄你说你干啥呢这一天天的,要你走你听不懂啊?跟谁俩呢?你看不清形势啊,我已经跟这大哥了,你赶紧走吧,麻溜的啊。”

“师妹,我最后叫你一次师妹,这把剑是当初你求遍天下名师为我铸造而成的,我且带回去卧薪尝胆,你,你俩给我等着的。”师兄跳上江边独木舟,以剑划水而走。

“你看他好搞笑喔!”师妹巧笑嫣然,依偎在身旁矮胖男子的怀中,两行热泪却不觉顺流而下。

江岸上,尸横遍野,鲜血染红江水。落日之下,一人一舟,渐成一点,无比寂寞。

(四)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我不走。”

“师兄,你走罢!”

“我真不走。”

“那你也不能就杵这啊,一整天了都,要不坐下来吃点?”

“就等你这句话呢!”师兄放下手中的剑,拿起餐桌上的煎饼。“那个师妹啊,你把那边的葱给师兄拿点来,光吃煎饼这有点干。哎呀,你们家的空调可真凉快啊,哈哈,痛快!”

(五)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我不走。”

“师兄,你走罢!”

“你给我站那,什么情况你这是,啊?从22号开始这天天让我走,这说了有一礼拜了吧,还带着我的剑走,我搁这待不下去还是怎么的。”

“师兄啊,这不是简书和小米举行活动要送小米5手机嘛,我合计我一家都是米粉,大哥用的米1,二哥用的米2,三哥用的米3,四哥用的米4,这到我可不得轮着这米5了嘛。”

“奥,是这样。早说不完了吗,师兄支持你参加活动,拿了手机送师兄一部啊,师兄这用的小灵通呢,简书app都装不了。”

“哎!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六)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这次我说什么也不走了。”

“师兄,你不走不行啊,电梯超载了。”

“你们咋不走呢?欺负师兄不是?”

“好,师兄,你把那只脚塞进来的,还有你那大铁剑,能放进来我们就走。”

(七)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闭嘴。”

“师兄,你…唔…”

……

“大徒弟啊,你怎么把你师弟给捆这了,嘴上还贴着胶带,要不是你手里拿的是剑,为师还真以为你们在玩SM呢。”

“师父,你不知道,这小子最近可烦了,一天天的就知道让我带着剑走,我这听烦了让他消停会。”

“咦,大徒弟,你师弟用脚搁沙地上写字呢。”

“哦?他写的啥?”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八)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滚犊子。”

“师兄你咋还骂人呢?”

“你没看我俩在一根平衡木上啊,你走一个我看看。”

(九)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我要是不走呢?”

“我走。”

“哎…哎,哎?”

“所以您来结账?”服务员小姐笑眯眯地问道。

“您看…这把剑能抵多少钱?”师兄望着一桌的杯盘狼藉和师弟远去的背影,绝望道。

(十)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咦,怎么是你啊?小师妹,你二师兄呢?”

“二师兄他嗓子发炎了,让我来转告你。”

“该。”

(十一)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师弟啊,这话你说了一个甲子,整整60年啊!你不累,师兄都听累了。”

“……”

“这么多年过去,师兄一直也没走,反倒师弟你,怎么就先走了呢?”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师兄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熟悉的话语重又响起,师兄看着墓碑上师弟年轻时的面容,露出欣慰的笑容。

“师弟,这次如你所愿,师兄真的走了,带着这把剑……”

师兄以剑支撑,艰难地靠在墓碑上,慢慢闭上双眼,两行泪水却早已流出,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十二)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走?你让我走去哪?”

“去哪都行,只是不要再回到这里。”

“师妹...”

“师兄...”

“师妹...”

“行了,滚,麻溜的好吗?一天天的就知道光吃不做,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