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丨令人欣喜的中式红酒

96
吴新芳
2017.05.09 17:33* 字数 175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些优秀的葡萄酒酿酒大师喜欢说自己是“种酒”人,原因是他们信奉“好酒是种出来的”。这其中表达了他们崇尚自然的酿酒理念。

世界葡萄酒发展历程中,借助植物(主要是橡木)的外源性酚类物质,己成为酿酒工艺的一部分,世界上很多酒庄以此而增强葡萄酒的陈年能力、复杂的陈年香气、酒体结构。而在中国,借助草本植物提取物中的酚类物质,以改变酒体状态的大胆尝试,被称为“本草红酒”。

创造百利生本草红酒新品类的核心人物是吴新芳。他199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通中医药,好美酒,也曾从事数年的文化产业。近年来游走世界各地,品尝过国内外无数的葡萄酒。感受着酒的味道,领悟着酒的美妙,也了解了许多葡萄酒悠久的历史和动听的故事。渐渐地,他的兴趣集中到一个点,那就是西方美酒的快乐与东方本草的健康。

当红酒骑士遇上本草淑女

在法国,修道士于十六世纪初,酿制出了“廊酒”,十七世纪初酿制出了“查特酒”,而在意大利则酿制出了“味美思”。这些葡萄酒都有一个传统,就是在葡萄酒中添了几种、十几种、甚至上百种的草本植物和香料,美味之外具备了某种健康的价值。至如今,添加了草药和香料的葡萄酒,已经风靡许多国家,人们在品尝美酒的同时,也在享受着生命康泰的乐趣与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方葡萄酒的丰富性,触动了吴新芳的思绪:中国是世界中草药古国,用白酒炮制药酒的历史源远流长,为什么不曾有人用葡萄酒泡制植物本草?我们可以这样做的技术条件是什么?好处是什么?这一本草配制葡萄酒新品类,将为中国葡萄酒和中医药书写怎样的新篇章?会是先烈?还是先驱?还是开一脉先河?

想到这些,他就兴奋,兴奋产生的动力驱使他在古籍里寻寻觅觅。终于有一天,找到了一则让他兴奋不已的记载:雍正十一年,洋御医罗怀中在宫廷内配制“西洋葡萄药酒”,进献雍正皇帝,奏表“进补”,这是西洋葡萄酒与东方中医药传统融合的第一次文献记载。

不过,吴新芳为此遗憾,因为遍查典籍,没有找到洋御医罗怀中献酒说贴的具体内容,也就是说,没有找到详细的配方。虽然心生遗憾,但是吴新芳坚信洋人和古人可以大胆尝试葡萄酒与植物本草的配制,今人也一定能研制出来。

十年苦恋,爱之结晶

他决心组织专家来做一件具有开创意义的事情,这已经是2007年了。

十余位中医药专家、酿酒专家同样被吴新芳的兴奋和激情感染着,同样怀着一腔热情,开始了认真地研发。他们想到了这款酒要如何“表达快乐”,具体说,味道要独特,要有葡萄酒香,要符合葡萄酒的属性。

然而,在这款酒如何“表达健康”上,医学专家的意见并不一致,大部分医学专家认为,应该功效第一,这是本草红酒的根本。少数医学专家的意见是,百利生本草红酒应该站在预防医学的基石上,不强调功效,以有滋补和调理的作用就很伟大了,古人云:上医治未病,本草红酒,重酒趣,轻功能,尚滋补。大家一致的意见,就是必须符合中医药学的理法方药、讲究君臣佐使,从机体的根本着眼,从气血、阴阳、脏腑入手,提升人体综合机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新芳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少数人的一边,他认为,中医药的预防医学是绝对优势的领域,功能治疗在其次,“大医精诚”的精髓要体现在产品设计之中,让消费者品尝到一款特色美味的酒品,是这个产品的首要选项,在美好之中,兼具健康,则可能为这个产品增添了基色,这在是找到产品之魂。 红酒是西方的美味,今天的本草红酒应该是为红酒锦上添花,而不能影响红酒的色泽与味道。

方向确定了,研发的整体思路就有了,面对四时五味的植物本草,要考虑的因素很多,药性、药味、对机体的作用点,文献研究等等,百利生本草红酒,是生活化、时尚化、精品化的特色酒,要有广谱的属性。

2010年末,第一款“百利生本草干红”诞生了,国家药监局为 “百利生牌杞红葡萄酒”颁发了“国食健字”准生证。从北京市药品检验所的检验报告和北京市疾控中心抽检报告中,我们能看到这款产品的精良:含铅指标,仅仅是国家限定指标的十分之一;含砷指标,仅仅是国家限定指标的十六分之一;菌群总指数,仅仅是国家限定指标的百分之一;霉菌和酵母菌的指标,仅仅是国家限定指标的十分之一!而含有的功能性“标的物”,也就是营养健康物质,却是国家标准的两倍。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此,本草红酒的研发进入了快车道,到2014年末,百利生公司连续开发了其他三款本草红酒,形成了产品系列。

那么,四款本草红酒,吴新芳和他的中医药专家们都用到哪些植物本草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新芳认为,本草与干红的融酿,还有更大的空间,但是,世间万物皆有魂,若对“百利生本草干红”之魂做出概括的阐释,那便是“快乐健康”。“植物本草”为魂之本,“快乐美味”为魂之质,红酒因本草的融入而增添了东方文化之魂。

圣歌肃穆,国乐悠扬

“百利生”的名字令人遐想。百利生蕴含了“利生为业,本草添香”的喻意;百利生的英文名为“Plainsong”,是天主教“圣歌”之意,有传递福音的内涵。用“Plainsong”也是为了纪念一七三三年七月初六为雍正皇帝配制了“西洋葡萄药酒”的意大利传教士洋御医罗怀中,那是中国中草药与西方红酒的第一次圆融。

对 “百利生本草干红”,研发者做了如下描述:“从世界各地优质葡萄产区着手,优选优质干红葡萄酒;独创了三项国家发明专利,涉及组方工艺、葡萄酒酿制与灵芝主要药效成分合理提纯等领域; 28天的“冰点融酿”工艺技术,完整保留功效成分和原始风味,限度地保证干红和天然本草精华活性成分不被破坏,最终平衡稳定地呈现出百利生本草干红风味的特点。”看到这样的文字,似乎就看到了研发者脸上满足,抑或有几分骄傲的笑容。

此酒一出,葡萄酒界引发争议,饮酒者为之惊叹,医学专家为之赞赏。植物本草找到了更为生活化、时尚化进入普罗大众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

2013年夏天的北京TopWine国际葡萄酒展上,百利生本草干红获得了法国著名酿酒师Jerome Mancosu先生的青睐。他一边品鉴,一边夸赞。后来,他还特意把这款酒带回法国,请他的朋友品尝鉴定,百利生本草干红获得了一些法国同行的好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法国驻华使馆文化参赞周子牧(Anthony CHAUMUZEAU)先生喜形于色地称赞说:“百利生本草干红给世界带来的是Happy + Healthy!”

张女士对葡萄酒喜爱非常,品鉴过百利生本草干红的她,在博客里这样写道:“色泽深邃,看上去像是陈年佳酿的宝石红色。这是一种内容丰富的深邃,令人欣喜;闻上去,有丝丝的草药香,还能清晰地闻到红酒的香气;喝起来,枸杞、灵芝?我一口便能喝到干红中蕴藏的药香。最美妙的是回甘的感觉,那是一种浑厚的甘香,比纯正的干红还要有分量,还要适口,还值得品味,那是一种似乎熟悉的味道,是一种无比亲切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

2013年,国内多家报刊关注了百利生本草干红,《财经》、《环球》,《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政协》等20余家报刊相继做了报道。他们传递了一种信息,百利生本草干红,“翻开了中国葡萄酒的新篇章”,“本草与红酒的圆舞曲”,“让世界闻到了本草红酒的馨香”。

百利生本草红酒,在创始人吴新芳看来,是在中国伟大的中医药传统中创造了葡萄酒的快乐表达,这是一个全新的事业,深不可测,续以世代,它的魅力就在于此,它是中国的特色。

想试试这款酒吗,整箱(6瓶)批发,请扫码联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