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的iPhone

21世纪是一个网络爆炸的时代,既然有爆炸,就一定会有人欢喜有人忧。

我出生的时间相对改革开放比较晚一些,所以在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就买了第一部真正的智能手机,电容屏的,拿在手上比小灵通重了不少。虽然是杂牌子机,但是在农村,拿着它在同伴面前显摆还是够分量的,他们连小灵通都没有,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神,我偷偷的乐。

上了初三,有一天晚自习放学去蹲厕所,敞篷的,幸好是敞篷的。我旁边蹲了一位同级的学生,虽然经常碰面,但我们两个还是互不认识。但是自从那次在厕所同蹲之后,他依然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了他,因为他手里拿的是iPhone4s。那是苹果手机中最经典的代表机型,它被称为乔布斯经典。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在那快乐的刷着屏,他怎么可以刷那么快?为什么可以刷那么快?怎么可以!我简直受不了了,至今回忆起那一幕仍觉得amazing!

回到宿舍后,我对我的临床说:“我一定要买苹果手机,iPhone4s。”

果然,我拿着iPhone4s走进了高中的大门,觉得很屌,很任性。

在我中考后的暑假里,我首次向在深圳的爸爸提出了这个请求——如果我考上一中就给我买个苹果手机。爸爸果断答应了。我怀揣着梦想坐着火车从老家菏泽去了深圳,可是我性子太急,没等分数出来就把手机买了。为了让爸爸觉得我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就没有提太高的要求,所以就买了一部8G内存的iPhone,3600RMB。随着一次次的系统更新,我越来越后悔当初太懂事儿了!

中考成绩出来后我才安稳的拿着新手机开始玩——第一中学平价录取,比高价生省了一部32G苹果4s的钱。

走的远了,见到的人和事儿也就多了。其实也没走多远。在高中我见了许多真正的土豪,当然不包括我,但还是有不少人给我贴一个“土豪”的标签,我知道我很高调——高一疯狂网购阿迪达斯。但这个称号我实在是非常不喜欢,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没有资本,更不想拿着爸妈的钱来充大头。

被别人叫土豪叫多了,我也就越来越想揭掉这个标签了。于是,我在高一下学期买了一部三星,替代了很屌的苹果。没想到的是三星更屌,同学见我拿着三星总会凑过来问我:“土豪就是不一样,苹果用腻了换三星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高二我就感觉轻松多了,因为我脱掉了看不得别人好的人见了就骂的adidas,甩掉了屌爆的苹果手机,少说话,多看书。

可是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人。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在一个众筹平台上花了十块钱抽到了一部苹果手机,iPhone 6s!我就是试一试,何必那么认真呢?事实终究是要接受的,我也不能不支持该平台的工作吧。工作人员在电话里问我要哪一种颜色的时候我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银色的,我不爱叫它银色,白色更贴切一些,也更低调一些。

那天的午觉我努力的去睡还是没有睡舒服,不过晚上还是照常。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也许这真的是一件坏事情——同学之间很快就传开了我十块钱抽到苹果手机的消息。我怕有其他同学也去抽,应为我在网上了解到每一块钱的中奖概率是六千分之一,很多人抽了一两万也没中过一个苹果手机,而我这纯属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抽奖和抽烟一样容易上瘾,奉劝那些抽烟已经上瘾的人就别再去抽奖了,如果你真的很想抽奖,那就别抽烟。

我没有把这部当时所谓最牛逼的手机给扔了,因为我怕同学会说我激动的犯了神经病。

刚开始我下载了一两个游戏,完全是别人推荐我下载的,最终还是都被我卸了。从此,我这部手机里再也没有下载过游戏,一是我没有时间玩儿,二是16G的内存......实在还是太小了!不过这也好,在我空余时间我从来没有玩游戏的念想,只有努力的刷微信、微博。

我在网络上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自己也越来越对这个世界和未来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最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一位先生,他正在改变着我的人生,改变着我的未来,改变着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这位先生姓文,名学。

当同学之间讨论某个火爆的游戏中哪个人物更屌的时候,我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因为我像是听天书一样;当我与他们讨论某一本新出的书的时候,我还是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因为他们像是听天书一样。

我甘心情愿被他们冷落,因为我要去玩我的新iPhone。

我下载了WPS去尝试着写一些东西,起初也不知道写些什么,只是对着手机发呆,然后读一些其他的作品,慢慢的我知道了哪一部分是属于我的。

在高中开始写作会冒很大的险,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阅读和积累素材,更没有时间去旅游开阔眼界,其实我非常非常喜欢旅行。

如果今生有幸,我愿和你游遍全世界。

无论时间多么紧,学习多么重,脑子多么累,还是要感谢很屌的苹果手机,有了它我才认识了文学。即使前方道路坎坷,感谢经历!

高三即将到来,一定会更精彩的奇葩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