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树洞酱的坏掉

96
天使不投资人
2016.03.13 10:40* 字数 2930

听说,饭否上的树洞酱坏掉了,听说而已,我只看它发了一篇悼文。但我却见过未坏的树洞酱,变幻莫测的穿插于饭否日常之间,包容的饭友 fo 着这腻出油花的地方,就是所谓树洞了,各个社区里常见的。别处的树洞我也见过,都不太好,我以为。

饭否上的树洞类帐号「树洞酱」于周五出现大事故,引起管理员注意,帐号被封禁。过了一天,树洞酱帐号被解禁,但许是已关闭了本来的功能,发出一篇悼文便不了了之。那悼文冷峻而严肃,未曾多言事故本身,惹得许多饭友十分好奇。

于是,我作为一个表明身份的人,愿意负责任地讲讲树洞酱一事的经过,以及树洞本身。如有谬误,恳请指正。

周五,大约便是周五吧,树洞突然出现大量指名道姓进行人身攻击的消息——说是大量,其实也不到 10 条;说是人身攻击,其实也没什么脏话和诽谤便是。但一来,饭否是个小社区,任何一家飘出烟味,所有人都要站出来端详,看看是否拨 119 的;二来,这些人身攻击指向的是同一名饭友,恶意的浓度在短暂的时刻内飙升,引得树洞之外也变了气味。

我一直觉得在社交网络骂人是要承担连锁反应的,譬如 B 转发了 A 的消息,C 又转发了 B,另赠转评语「傻逼」,那不仅是骂 A 的消息傻逼,简直是在骂 B 的判断傻逼了,偏偏 B 又是 C 所 fo 的人……这种情商感人的喜剧,在饭否也是无时无刻不在上演。

树洞的道理也一样,既然有必要在树洞攻击一名饭友,这位饭友自然不会是小透明,自然有人 fo 他、认同他的。那么,本该是暗箭对明枪十拿九稳的偷袭,往往便招来 180 根从别处杀回来的明枪,变成一场战斗了。今回正是如此,身份明确的饭友在各自 TL 上与树洞斗作一团,饭否日常的空气完全崩坏——这种由树洞而起的战事并不少见,但不同的是,管理员此次再也忍不下去,封禁了树洞,决定一了百了。

至于原因,我想,饭否在上上周五刚刚大张旗鼓地更新了图片服务,不想让新气象这么快就被破坏殆尽吧?

饭友本应该只管自己刷饭。饭友自迷红人,红人自讨欢喜,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钻进树洞,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在历史上,曾遭树洞攻击的饭友,多半在饭否有一定影响力。有人 fo 数不多,但相当活跃,每天与小伙伴们嬉笑怒骂,显得十分快活。有人则确实地拥有大量粉丝,往往以自己的言论引起大量转发,俨然饭否的 KOL 了。无论如何,这两类饭友通常被统称为「红人」,这也恰恰说明了「红人」是多么含糊不清的一个概念。

但其实,一个人只是活跃,或只是摆出高高在上的 KOL 样貌,尚不一定招来非议;想要成为树洞的标靶,至少还需满足此三条件之一:年轻、漂亮、有钱。

总之,饭否上的土豪虽然不多,也总还是有一些的——其实该说是「活跃」的土豪不多,因此活跃的土豪便往往成为焦点,尤其是树洞的焦点。饭否上的照片也不多,但美女可着实不少(请容许我为饭否骄傲一下),因此这些美女也往往成为树洞中的众矢之的。假如你只是个大学生甚至高中生,居然就能在饭否与其他人打成一片了,那树洞自然也不会放过你。

我想,熟悉树洞的饭友,应该非常明白我在说些什么……倘若我在谈论的是一个百年之前的社区,在论证这些判断时,自然可以举出实例来,让论据真实而丰满。但在现实中,我又实在没有造成二次伤害的必要,因此,大家懂的便懂,不懂的当我放屁,这样也不错。

因此,树洞里除了需要广而告之的求助类问题,除了实在需要隐藏身份的情感夜话,除了匿名表态乃至匿名表白,除了妄自菲薄和吹牛败火,除了逼得人自戳双目的性事及黄段子,更多了一类特别阴暗、特别适合「树洞」的消息——酸人。

我将这类消息概括为「酸」或说「嫉妒」,实是没有证据的诛心之论。我如此概括,并非因为正确,而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比「嫉妒」更可爱的理由。

也因此,说土豪弱智、说美女丑陋、说学生不好好上课之类的言论……任何人都无需认真对待,但从另一个角度,也是可以认真对待的。比如我曾在多次「树洞战争」之后感慨:「嫉妒」两字衍生出千万字的众生百态,树洞才是真正的文豪。

说真的,任何一位研究严肃写作的学生,都应该找个树洞研究。那里集合了人类最阴暗、最扭曲的情感,而又伴以最热烈、最直白的表达。这种戏剧张力,在其他地方是难以寻找的,颇似忍气吞声许久的恋人在亲自目击对方出轨后,一种命定无奈但又不得已而为之,不知表情该哭还是该笑的告白。

当初,红人在 TL 生活,喷子在树洞里酸。现在却只有 TL,没有树洞了,在红人死绝之前,喷子怕是要憋死。莫非他钻洞的时候,竟没有想到洞是终究要坏的么?

然而,饭否又为什么要关停树洞呢?

一个最简单的说法是:饭否本身已经很像树洞了,实在没必要再多个「洞中之洞」。

这个解释简单而含蓄,说得不客气一些,逻辑该是这样的:

因为饭否本身已经很像树洞了,所以更深层的树洞便已超过了树洞的本分。

在大城市的街头巷尾广播「江南皮革厂……黄鹤王八蛋」,且不说皮革厂是否确有其厂而黄鹤是否确有其人,即便这些都是真实的,江南皮革厂和王八蛋黄鹤也很难就此受到影响,因为这一消息的内容与传播它的环境太不重叠,人们没有必要去打破砂锅问到底。你若听说美国有人在地下室关押性奴,关注点一定在「性奴」上;只有当你听说你们小区有人关押性奴时,你才会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因此,饭否的树洞与微博的树洞、其他各大社区树洞最大的区别便是,它不是一个城市中的广播台,而是一个山村里的大字报。大字报上刊登的任何鸡毛蒜皮的消息,都会因为山村本身话题的稀缺而迅速占领整个山村的舆论——因此,当树洞变成臭水沟,饭否这一亩三分地,是无法稀释它释放出的臭气的。

而从公平的角度来讲,任何社区用户的行为,不但会给自己带来成本,也会给社区其他用户带来成本——反过来说,任何用户在影响其他用户的同时,自己势必要付出代价。在微博这样「半实名」的社区,人们的社交行为需要格外小心,假若发送阴阳怪气的消息,便极易伤害到本来无关的关注者——这便是阴阳怪气的代价。

假若微博用户选择避开自己的 TL,而去其他人微博下方的评论区大放厥词,这对自己粉丝的影响当然就小了很多。而对应的规则是,对方可以将你拉黑或禁止评论,你仍然需要承受代价,对方显然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恶心。

在饭否,表面的规则是胜于微博的。饭否是个「半匿名」的社区,隐私性比微博要好很多,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在饭否随意泼脏水。饭否的消息、转发、评论三者合一,这导致饭否用户的任何社交行为几乎都会影响到其账号的人格,饭友反倒很难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去别人的评论区拉屎了。

然而树洞破坏了这一规则。它使得匿名用户获得更上一层的身份保护,而又提供了一个无孔不入的消息传播平台。我们可以在树洞为所欲为,自己静观其变。树洞的广而告之属性,使得对方很难通过拉黑等方式招架,这几乎使得被攻击者和树洞承担了所有代价,而行凶者逍遥快活。虽然树洞的作者曾多次警告不要人身攻击,并屡屡拉黑使用树洞进行人身攻击的用户,然而这一切几乎是徒劳的——饭否的小号注册是那么容易,恶徒根本没有必要使用大号以身犯险。

无奈的结果在于,即便经此一役树洞已被关闭,真正应该承受代价的人仍在逍遥快活,受到伤害的也只有树洞,以及遭受攻击的饭友。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避免此类事态的再度发生。

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当然更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感谢天国的树洞酱,让参与其中的所有饭否用户,经受了一次关于「秩序」的问责。

2016 年 3 月 13 日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