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直播是为了赚钱吗?

就在今天,我在抖音做了场直播,从上午十点开始,持续了1小时。

直播内容是画书签,用俯拍的方式拍摄自己画书签的过程,因为技术问题,没能露脸。

这又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在直播室里,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只有自言自语。我要一边画画,看着笔下,一边看手机屏幕,看看有没有人进来看、跟我聊天,又是第一次直播,感觉紧张又忙乱。

虽然脑子里闪现过不少观摩人家做直播的时候说的一些话,比如感谢双击加关注,进来看看小黄车之类的,但真的做起来之后,那些话在嗓子里打着转就是说不出来,总感觉自己没那么嗨,没道理突然就蹦出这种话来。

于是全程都是非常斯文地画画、介绍画笔、介绍这幅画的出处,最后画完了看看还有时间,就又拿出了之前做的手帐给大家翻了一翻。

只不过手还是有点不听使唤,想抖,内心更是莫名地兴奋,直播结束更是完全释放了这种兴奋,开心地四处宣扬我做了场直播(抓起老公儿子又亲又抱)。

这感觉,就跟第一次拍摄了一段小视频,编辑了发布了出来一样兴奋,也跟写好第一篇文章,在公众号发布一样开心。

直播结束,抖音给了我一张报表,统计了这次直播的收获,没想到我还得了两毛钱,真是意外的惊喜。而进直播间的观众更是想不到会有那么多,因为我在直播时,只看到人来人往,最多的时候好像都不超过10个。

我做直播是为了赚钱吗?

有了这次的经验,下次我就可以再好好预告一下,让直播间更热闹一些。

其实,我本来也想好好预告的,但手机支架来得比较晚,临到开始之前,我又想到画面切换的技术问题不好解决,所以就更加手忙脚乱,觉得看的人少一点为好,无须太紧张。

就这样,我这个说不清是什么领域的博主,又要开始一项新的业务:直播。

有朋友可能想问,为什么我要做这么多事?

今天我就来好好梳理一下。

1.为了认识自我

也许有朋友会看不懂,这些年来我不断地折腾着什么。

从工作时就开始动心思,看看业余能否做些别的什么事情,于是我去学过室内装修方面的CAD制图,还应聘过给韩国小朋友做中文老师;直到后来,直接辞职,尝试家庭主妇、写作,画画、做小视频……即便到今天回归了职场,下班后还在捣鼓自己的自媒体事业。

其实,这些都是自我探索的过程。一方面,我想知道自己真正的擅长点和兴趣点在什么地方,另一方面,也是我兴趣广泛的性格使然。

我从小喜欢画画,于是我曾经想过转行去做室内装修,但我发现我也热爱家庭,我没办法在周末的时候离开家人去带客人看房、量房、设计图纸。

我觉得自己不喜欢工作,但我发现也不尽然,我其实很满足把事情一件件搞定的过程和完成的成就感,只是不喜欢一些上下级的微妙感受。

我特别喜欢孩子,也喜欢在家,但当我做全职主妇时,我发现自己没办法完全埋入到家务中,那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我喜欢写作,但我并没有太多用户思维,因为我更多的只是想表达,而并不想为了迎合读者的口味去改变自己。所以,当之前签约的平台结束之后,我也没了再发掘甲方为之供稿的打算。

所以,兜兜转转后,我又回归了稳定的工作,再在业余进行我的小事业。

目前看来,这是最适合我的状态。我不必为数据和收入来纠结自己写的东西是否有价值,我也不必只面对公式化的工作,还有另外一方天地供我自由呼吸。

人生最难的事,不就是找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该到哪里去”这三问的答案吗?

我做直播是为了赚钱吗?

我想,随着我年龄逼近“不惑”之年,我也终于可以渐渐“不惑”了。

2.为了拓宽生命

但凡有些想法的人,总想要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好让自己不枉此生。

我从小就很喜欢听故事、看小说,那些故事、小说,很多都是各式各样的人的一生,有长有短,有可笑的,有悲惨的,有幸福的,也有惊世骇俗的。再及亲人的去世,又及这次的新冠肺炎,我深切地感受到,人只有一辈子,如果在这辈子你不去做点什么自己想做的,还在纠结各种限制,怕这怕那,那你这辈子又图什么呢?

当然,具体做起来还是会怕,但你开不开始,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这一路走来,可以说一路都在升级打怪,并没有辜负自己的初衷,也没有辜负这些年的努力。

我做直播是为了赚钱吗?

而我这些年做过的这些事,看似分散没有固定目标,可实际上,那些最基础的东西:思维、表达和解决内心冲突,一直在得到核心锻炼,这些东西,无论做什么,都是需要用到的,也是会影响结果的重要因素。

这些道理,当然也不是一下子就想明白的,是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一点一点明白过来的。明白一点,就感觉离自己想要的状态更近了一步,就感觉我的生命更有意义了一点。

3.为了解决问题

斯科特·派克在《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中说到,要消除人生的痛苦,就要通过自律来解决。而自律,是通过四个方面:推迟满足感、承担责任、尊重事实、保持平衡,来解决问题——问题正是人们产生痛苦的根源。

比如,推迟满足感,大家肯定都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但实际做起来,很多人会忘掉这回事。比如,有的人遇到问题喜欢回避,不去解决,企图让问题自行消失。这就是典型的抓着满足感不放(不去解决问题看起来更轻松,因为把痛苦的推到了后面解决),不让自己延迟满足感。

我做直播是为了赚钱吗?

我们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做法。我自认在上文解释的自律这个概念上,做得还算可以,因为我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

觉得钱少,我就跳槽,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觉得婚姻不够和谐,我就去咨询心理医生;觉得内心痛苦,我就去寻找痛苦的根源去努力解决;觉得无聊,我就动起来,寻找好玩的事情去做……

现在开始做的这个直播,也是在力所能及、可持续的情况下,把我的视频号做得更好的一种方式。

所以,就这样,我开始了直播。

你呢?来看我的下一场直播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