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四 水鬼(二)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傍晚

完成了一天学业的学生们,成群结队的走在江边,享受着放松的时光。

吕岩漫步在江边,看着这些略有疲倦,但仍然充满活力的学生,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这才是人间应该有的样子。

吕岩有时候会觉得很难过,因为现在的时代里,人太复杂。每个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有各种各样的顾虑,说各种各样的谎。想想在吕岩所处的时代,人们或许会有些小聪明和狡猾,但你总能结交很多真心的朋友。

想起朋友,吕岩的神色里充满了想念: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吕岩走到了昨天若冰发生溺水水域的岸边。

深深吸了一口气,吕岩看着江水,右手快速的掐算着。江水缓缓的流淌着,很平静。吕岩的脸上露出一次疑惑,右手快速的捏了几个诀。

“小老儿见过上仙”一个穿着长袍的老人,手扶拐杖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吕岩的面前。

吕岩拱手施礼:“打扰了,我有些事情想问一下老人家。”

“上仙请问”

“昨晚,有个姑娘险些溺水,身上沾染鬼气。”

“鬼气?”老人想了想点点头:“不瞒上仙,这乌龙江里确实有鬼。”

“哦?”吕岩一愣:“既然老人家的辖区有鬼,为何不除去?”

“上仙有所不知”老人解释道:“这孩子在我乌龙江里已半月有余,从未发现丝毫怨气,小老儿想着,或许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就想等等看。”

“无怨气?”吕岩有些疑惑。

“无怨气。”老者想了一下:“而且那孩子和昨晚溺水那姑娘认识,若不是有人救走了那姑娘,那孩子怕是会自己出手了”

吕岩越听越奇怪,左手的阴阳核桃转的也快了起来。

“哎呀,对了”老者一顿拐杖:“上仙,半月之前,发生过一件事,也很奇怪......”

——2——

午夜,苍南大学女寝19号楼,404室

宿舍是一件四人间,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妍妍和小菁

“你睡了吗?妍妍?”小菁转头冲着妍妍的方向,看着自己的床帘。

没有回答。

“对不起,妍妍,那天的事我们都尽力了,我不应这么说你。”小菁继续说着,声音很愧疚。

依然没有回答

“我害怕,妍妍。”小菁呜咽着:“我怕莲落回来找我。”

妍妍的床突然一阵响动,妍妍下了床。

“妍妍!你怎么了妍妍!”小菁惊恐的坐了起来,后背抵在墙上,双眼盯着脚下的方向。

床梯吱呀几声响,随后床帘被掀了起来,妍妍站在那里,神色里有些无奈。

小菁看了看妍妍,向靠墙的一侧挪了挪,留下半张床的位置。妍妍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爬上了小菁的床,躺在靠外的一边。

妍妍躺在旁边,小菁有了些许安全感:“妍妍,明天我们看看若冰吧?”

“嗯”妍妍背对着小菁:“若冰没有父母,苍南和她最亲近的人就是我们,以后我们每天都去看吧。”

“好啊!”小菁道:“以后咱们上完课就过去,多陪陪若冰。”

“不害怕了?”妍妍的语气了带着一丝挪揄:“也不知道那天是谁,吓得夺门而出。”

小菁的脸上带出一丝惊恐,勉强的说道:“没,没什么,就是突然被抓住,吓到了。”

又是一阵沉默。

“妍妍!”小菁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说若冰是不是被莲落上身了,她是不是想带我走。”

妍妍身体一僵,随后转过身,把小菁搂在自己的怀里:“小菁,莲落是我们当中最善良的。当时我们尽力了,莲落会理解的。”

而且,要带走的话,也应该带我走吧。

妍妍的眼里充满着内疚和痛苦。

——3——

乌龙江畔,零时。

闭目养神的吕岩睁开了双眼,一丝精芒一闪而没。

江风已经有了寒意,吕岩却丝毫不在意,轻轻抬起脚,一步踏在了江水之上。

江水并没有打湿鞋子。

又一歩,吕岩的两只脚都已经离开岸边,踏于江水之上。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踏下去位置,江水轻起涟漪。

吕岩悠然的行走于乌龙江之上。

月光下,吕岩步行至江心,左手的阴阳核桃转的很平和。吕岩右手剑指,虚空之中划了几道。一道月光直射下来,光线射入湖水的地方为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一团黑色慢慢浮出了水面,借着月光一看,竟是一个人的头发。黝黑的头发后面,似乎藏着一双眼睛,正畏惧的看着站在江面上的吕岩。

“别怕,孩子!”吕岩温和的说道:“这月光乃是月之精华,可以稳固你的三魂七魄,你大可离开江水。”

那双眼睛四处扫了扫,没有动。

“孩子,上仙并无恶意,你出来吧!”白天的长袍老者不知何时也出现在江面。

似乎很信任老者,黑气渐渐散去,一个肤色苍白的女孩渐渐浮出江面。

吕岩微笑着向前迈了一步,女孩一惊,身体一飘躲到了老人的身后。

老人有些尴尬,吕岩叹了口气,不再向前,站在原地问道:“孩子,你可是莲落?”

女孩探出上半身,点点头。

“可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吕岩又问。

莲落继续点点头,

“可是和你那几个舍友有关?”

莲落使劲的点点头。

吕岩也点了点头:“孩子,你若愿意,我可替你做些事情!”

莲落摇了摇头,从老人的身后站了出来,冲着吕岩一鞠躬。

吕岩点点头,露出温和的笑容:“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至于把你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我一定会捉到她的。”

莲落又鞠了一躬,喉头艰难的蠕动了一下,细弱蚊鸣得说了两个字......

——4——

凌晨五点,苍南大学,404寝室

一阵阵湿腻的感觉传来,本来就睡得不深的妍妍醒了过来,看向自己的脚下。

脚下,褥子已经湿漉漉的,小菁的右脚上,缠着一根水草。

妍妍吓得睡意全无,尖叫了一声坐了起来。

小菁被尖叫声惊醒,看了一眼惊恐的妍妍,顺着妍妍目光的方向,也看向了自己的脚,一眼便看到了脚上的水草。

一声惨叫,小菁左脚疯狂的蹬着自己右脚的水草:“她来找我了,莲落来找我了!”

水草似乎是打了个死结,小菁觉得自己越使劲蹬,水草反而缠的越紧。

小菁的尖叫已经带着哭腔,左脚已经由蹬变踹,右脚渗出了鲜血。

妍妍猛地扑了上去,使劲的拉拽着水草。这水草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妍妍不但没有拉断水草,反而双手也被缠了进去,手指也被水草割伤,不停的流着血。

“带我走呀!”妍妍突然嘶声叫喊着:“是我没有救你!是我背叛了你!带我走呀莲落!”

砰!

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一个健硕的像男人的中年妇女冲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中年妇女看到水草周边那一堆的鲜血一惊,紧走两步:“我来!”

中年妇女双手一使劲,收草依旧没有动。脸上闪过一怒色,中年妇女一吸气,又一使劲,这次水草直接断成了两截。

妍妍身体一软,摊在了床上。

小菁目光呆滞,嘴里低声的念叨着什么。

——5——

苍南第一医院,病房。

若冰看着天花板,泪水不停的留下来。

“你,后悔了吗?”若冰的床边,坐着一个女人,身着红色旗袍,声音沙哑。

“后悔?”若冰依然看着天花板:“为什么要后悔?”

“这可是你十年的阳寿。”旗袍女人看着若冰:“你就一点都不后悔吗?”

“只是十年,不是吗?”若冰语气中带着难言的痛苦:“我那晚都肯用你的千斤符投江一死,去陪莲落,十年的寿命算得了什么?”

“若能换莲落复生”若冰转过头看着旗袍女人,一字一顿道:“我愿意舍弃我的全部生命!”

旗袍女人轻笑一声:“生死循环本就是天道,怎能改之?”

若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法术真的有用吗?那天的千斤符为何突然丧失了功效。”

“千斤符,燃符重千斤,不会失效”旗袍女人轻声道:“是我中途收了千斤符的神通,因为我觉得你这样死,太可惜了,你应该报仇!”

“报仇!”若冰眼里闪过一丝疯狂的红色:“对,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要报仇,先杀了那个见死不救的小贱人!”

“对!你要报仇,用你的阳寿换来的法力,去惩罚她!”旗袍女人的语气带着蛊惑。

女人脚下,一道诡异的红光悄悄爬上若冰的病床。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