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李花开

唐·李商隐《李花》
李径独来数,愁情相与悬。
自明无月夜,强笑欲风天。
减粉与园箨,分香沾渚莲。
徐妃久已嫁,犹自玉为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无意间翻到李商隐描写李花的诗,读了数遍,还是想留下点什么。

门口的这几株李子树是小女儿出生的那一年,公公亲手种下的。我还记得那年的七月凌儿出生,我正在坐月子,就总从窗口看到公公在门前忙碌。用砖条砌成一个个小花圃,然后松土,买树苗种下。他就是辛勤的园丁,天天蹲在这花圃前面,这边抹一抹,那边修整修整。

凌儿满月后我就离开老家,待到年底回去,树苗长高了些许。年底严寒时,树桠光秃秃的,很丑,我没有多看,也不曾留意。

第二年回去,正是炎夏。李子树还未长出李子,我依然不怎么注意,走进走出,从来也不在树下多停留。

待到入了冬,叶子落尽了。过年时开始冒出小绿芽,还有零星点点的花苞。刚过了年,入了春,那花儿一夜之间争先恐后的盛开。早上推开门,吓了一跳,咋的花儿开得这样快,一树的雪白,太美了。是的,如李商隐诗中描写的一样,无月的夜独自明亮,在狂风欲来时坚韧欢笑。多么美呀,只是花期很短,只几天时间,便落得干干净净,树下地上铺满点点雪白的花瓣。

那时花虽美,却也不曾让我迷醉。毕竟花开得不算多,几天时间也落个干净。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它便离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快过年时,我便天天守在树前,从开始冒绿芽儿,到发现有了花苞儿,到发现开了几朵花开,到发现有了一颗小小的李子。每天都站在树前,拍照,观看。他们笑我,咋每天都看你在拍照,有不一样吗?是的,在阳光灿烂时拍照,花儿它不一样。在阴天时拍照,花儿的美又不一样。在下雨天拍照,更是不一样。你看,花瓣儿上有水珠,碰一下,水珠儿就滴下来。站在树下,也得小心翼翼,生怕惊动这晶莹剔透的一幕。

前些天只有零星几朵花儿时,觉得美,拍个不停。如今满树花开都盛开,一串串的挂满树头,白的花,绿的叶,黄的蕊,更是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我在想,我的文字描绘不出花儿的美。只有站立于树下,闭上眼睛细细感受,方能感受到这花儿的美。

难怪这花儿又名称“玉梅”,这小小的花瓣儿似梅,这洁白又如玉。玉梅,光看名儿就觉得高洁,玲珑,让人爱不释手。

公公看到这些花儿,说,今年李子肯定是要结很多的。而这李子,怕也只有你喜欢吃,可酸了。呵呵,公公还记得从前我爱吃李子,一个人一次吃下一斤也不成问题。可是现在我已经不怎么爱吃李子了,似乎我也害怕起那酸酸的味道了。比起李子,我更爱这满树李花。

今天有蒙蒙细雨,让花儿更添一份素净的美。我站在树前,拍了又拍,还是觉得没有拍出它的美来。今儿,树下已落了一些花瓣,我想,再过个三两天,花儿就该落尽了,该长出满树的绿叶了。若有风,这雪白花瓣随风漫舞,置身于花瓣雨中,又将是另一种美景。

然后,我又该离家了,再见到时,又将是一年花开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花,即李树的花。植物“李”,又名玉梅,古称嘉庆子,为蔷薇科落叶小乔木,花期因地区、因具体品种而异,通常南方为3月,秦岭-淮河以北4至5月。白花,虽小而繁茂,素雅清新。果实呈黄色或深红色。除可生食外,还可加工成李子干或李子酱等。(此资料来自百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