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发文预约生死告别细节

图片来源于花瓣网

有朋友说琼瑶发文交代身后事,我有些吃惊,吃惊的是又有一位大师将要离我们而去。等我找到相关信息以后,又让我大吃一惊,琼瑶发文是在交代未来死亡后的办法,这办法让我对琼瑶更敬佩。

琼瑶交代身后事的平台是在脸书,是她第一次在网络平台上发声。其实就是一封给儿子儿媳的一封信,她说这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信中交代要笑看死亡。叮嘱如下:

一、 不论她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她死得快最重要!在她能作主时让她作主,万一她不能作主时,照她的叮嘱去做!

二、 不把她送进“加护病房”。

三、 不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她失去吞咽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她不要那样活着!

四、 同上一条,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在她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她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 她已经注意过,最后的“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她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她痛苦的活着,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我惊叹一位79岁老人清醒的意识和正能量的心态,她如同讨论生死说法中的一股清流,掷地有声、清脆响亮。

信中说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因为她在《今周刊》中看到一篇文章叫《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并且向每个人推荐阅读。我听从老人的建议,去搜索这篇文章,看后觉得生死偶然,死应尊严。

在《预约自己美好告别》中说到一个故事。

「七十六岁的老人独自在森林散步,被响尾蛇毒蛇咬了。卧倒的身旁,留着一块砖与一条蛇。女婿发现后,机警地将老人与蛇送往医院。

『是剧毒的响尾蛇,得注射血清。』医师告诉家属,若没有注射,老人可能四小时就会走了。

家人召开家庭会议后,『决定不注射了。』因为老人是罹患阿兹海默症患者,生前曾表达,他痛恨这个病,希望未来能有自然死亡的机会。家人认为,这条蛇,是上帝派来给老人家的礼物……」

阳明大学医管所副教授杨秀仪,在台北市仁爱医院演讲时,分享了这个美国例子。

「如果你是这位医师?会不会帮病患注射?」在场医师举起手。

「如果你是这位病患?会不会希望医师帮你注射?」现场一片静默。

「寿终正寝,是每个人的期待,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活到『寿』的阶段,问题是我们的『终』呢?」杨秀仪说,医疗科技介入老人的临终,使得台湾面临三种困境:「生命虽然延长了,健康却恶化了;病痛延长了,死亡缓慢了;寿命延长了,痴呆严重了。」

那条响尾蛇,犹如上帝派来的使者,提醒着即将迈入高龄化社会的台湾,病人、家属、医师三方都得共同面对的生命课题。那就是,活着的时候,考虑怎么面对死亡,迈向善终。

图片来源于花瓣网

是啊,每当遇到亲人病危,我们没有能力跟医生讨价还价,这个价除了金钱还有道德上的底线。传统意义上讲,不到最后都不能说放弃,医生是这样,家属也是这样。

救死扶伤是医德,延长寿命是美德,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思想根深蒂固,活着是一切开始的起点。

高龄社会是我们马上就能遇见的现象,一对夫妻应对四个老人的尴尬局面会慢慢凸现。在我身边依然存在着两个风光现象,一个是婚礼风光,甚至有年轻人举债办豪华婚礼;还有一个是葬礼风光,都是本着送最后一程的想法,能花就花,花的越多越显得孝顺。

琼瑶这样预约死亡的方法挑战我身边的传统,当然也证明了她内心的强大。我们往往为身后事备足妥当,付诸心血,挣下大笔钱留作医疗开支,备急使用。

在我身边,老人们愿意清醒时准备身后事就已经是很开明的了,但也只是提前买好棺材,置办好寿衣,就算是对死亡的最好礼物。我想,这也是一种对死亡的致敬。

我相信只要是从容对待死亡,不论方法如何,只要能尊重个人的选择就是有尊严。

人清醒的时间都好说,老人也可以给年轻人说明意愿,年轻人也都理解,只是一旦到医院,就会被很多事情所绑架,比如不孝顺、不舍得花钱,然后就会又被自己的质疑所动摇,再次回到医疗对自然的挑战中,而病人只能成为牺牲品。

琼瑶谈了自己对身后事的看法,她曾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她是抱着正面思考来写的。

她说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好多习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观念锁住了我们,时代在不停的进步,是开始改变观念的时候了!

我真的要为老人点赞,虽然是高龄却胜过多少年轻人。随时迎接新的开始,拥抱新的改变。

她在说到宗教时,告诉儿子儿媳:

一、 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来悼念我。

二、 将我尽速火化成灰,采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

三、 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

四、 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落!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

五、 不要在乎外界对你们的评论,我从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

“活着”的起码条件,是要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会爱懂爱、会笑会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动……到了这些都失去的时候,人就只有躯壳!她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万一她失智失能了,帮她“尊严死”就是你们的责任!能够送到瑞士去“安乐死”更好!

琼瑶说死是私事,不需要太麻烦别人。

现在的我谈生死貌似尚且太早,不是因为年轻,而是因为自己看的经典还太少,见的世面还太窄,懂得道理还太局限。

不过,我同意老人家的想法,虽然她不需要别人的评价,也不需要征得子女的同意,只是想自由安详地走一遭。

我们的生无法选择,只是偶然的机会冲破了层层考验来到人世间,经历该经历的事,见过该见的人,哭一哭笑一笑,转眼直奔终点站。

我想一个人最伟大的事情莫过于平静的看淡离别。我们总说离别是新的开始,可谁能保证离别过后就一定会再见呢,可能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赤身而来,自然而去,何必强留,苦苦支撑,闭上双眼,寿终正寝。

最好的告别就是让自己有尊严的选择,或许慢慢试试约定告别后,可以为我们这辈人走出一条新路子,感谢这些开拓者!


文:慧眼识鱼

关注个人成长,每天记录一点自己的思考和感悟,期待与你遇见更好的自己。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关注一下点个赞❤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