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同文明 第2节 知识积累

安德鲁·扬说,“作为一个物种我们最大的力量就是我们最大的弱点,我们有想象力但也会撒下弥天大谎,有机会我们就自欺欺人,说谎造假以保住权力,也使别人不能获得权力,希望自己能将恼人的死亡焦虑推开。总是惧怕自己不是中心,惧怕没有疼爱我们的父母照应保护我们,在感觉到胆怯时候帮助我们。我们至今还不能接受真实情况,我们实际上是无法理解的茫茫宇宙中的一个微小存在。”

这话铭记在我的脑海中,在地球、国家、社会中注定只能被程序设置在一个自己不能确定去向的螺母位置,这不是我的愿望。当我满载疲惫,踏上漫漫西行时候,我希望看清这个世界。

父母若在,还有归处,父母不在,所剩只有远方。希望我走的道路是他们所希望的,我思念他们,想接近他们,告诉他们,我愿意用生命换取和他们相处一天时间,换取和他们一起吃一顿饭的欢欣,其他的,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可现在只留下一个孤单的我,在荒凉地球上漂流。

在这荒野,我心神不宁。不确定他们能够给予我什么,也对改造这个世界不抱太多希望。但是对世界未知,期望获得真知愿望,或者是好奇心压倒了我。一路之上,我思考着他们在离开我的时候,会对想对我说些什么,想着他们究竟会到什么地方去了。希望能够真正了解生命,他们的话契合了我的愿望,所以我决定留下。

我被带往另一间大厅,墙上满是精美的壁画,烛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动人心魄的神采。壁画上仿佛是有飞天的神采,各种人物神情举止更写实,有汲水的少女,有骑马牧民,有的是欧洲斯拉夫人,有的是中亚人,还有皮肤深棕色的南亚次大陆人,仿佛寓意三种文化交融。

大厅中间设有一张宽大的石桌,上面堆有很多的书卷,白衣少女把一支不散发热和烟的长烛摆放在那里,示意我可以席地坐在地毯上。石桌上雕刻一张很详尽的古代地图,城池商道历历在目,文字很复杂,里面标注有“kuauranai”字样。

记忆中,这个字样是楼兰的意思。公元二世纪的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的《地理志》中称楼兰为“kuauranai”,名称来自活跃于丝绸之路的粟特商人,它属于楼兰土著居民讲的原始土火罗语方言,他们的文字一直未被发现与破译。

父亲曾经教会我有关知识,可惜用功不够,只能认出这样的字样。

我看向白衣少女,她对我灿然一笑,用澄净目光凝视我,告诉我,两个世纪前,她们已不运用文字进行交流,而是运用思想传导交流,书籍与地图壁画只是历史的陈迹,所有空间内部的数据都能够以视频的形式三维恢复重现,能够供学习分析。

通过手势动作,数据资料能够随时展开、聚合,人可以沉浸其中,全方位的感受有关内容,体会到材质的不同,气味的差异,人一举一动和身体的微表情,能够进一步拓展延伸到微粒子空间,懂得一个思想和决定的产生路径和原因。

她轻盈跑到壁画前,用手推动墙,整面墙缓缓的转动起来,高大厚实的墙壁中间带有轮轴中枢,随着开合,出现一个极为宽广深邃的大厅,里面有大量数量精美的书卷,有羊皮纸质也有竹纸书简,整齐放在雕花书架上,个别的物品则散放在地毯上,她回首对我莞尔一笑,这是他们祖先的物品,都是所谓的历史遗迹。现实生活中,图书馆已经不是这样了,一切都是虚拟,构建这里是为了让人们回顾,体验。

我进入这个大厅,看着浩如烟海的古典书籍,随手展开书架上的手卷,是手抄写的朱红色的《金刚经》,入眼的是:“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我用手抚摸了一下洒金微凸的字迹,这不仅是古人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困扰了人们数千年,到了今天,还是没有答案。

她主要工作就是陪伴我,交流有关知识,目的让我对历史有一个认识,为下一步工作奠定基础。

她的目光时而轻柔欢快,时而沉抑忧郁。我可以感受到,欢快的是她对文化历史科学技术的自信和对未来社会的期望,沉抑忧郁是因为谈到了人类的贪婪自私,血腥暴力和对人类发展走向的担心。

“为什么你们不说话,而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看时间流过?”

她告诉我,历史上语言开启了人类意识的演化。随着人脑发展,基因变异推动了语言演化,人类能够更好的进行社会交往。语言让人类在史前时代喋喋不休,成为天生的公关专家,用语言来争取伴侣,把聊天的技能传给自己的子女。会说话的人的数量每一代人都在递增,直到拥有说话能力的人成为了大多数。

早期语言是一种社会的语言,一种培养感情的方式。在距离现今15万年到5万年经历了快速的演化,变成了如今这种能够表达非社会信息的通用语言。促使人类对周围环境变化的感知不断增强。善于运用通用语言的人,更能获取配偶,照顾子女。

语言比绘画、音乐、舞蹈、雕塑,甚至和科学和宗教更早。人类发展了通用语言,进而改变了意识。最后,靠着语言,一小群早期人类发展起来,很快就适应了环境。动物和无生命物体的世界被纳入心智,人类变成了符号宇宙的造物主。

发展经历了快速的迭代,到一定阶段后,一小群精英人群,也就是楼兰人突破了交流的障碍,感知目光交流思想的途径,语言便开始退化。

“你们放弃了语言?”

“是的,有了更快捷的交流方式,内容更加丰富,它让我们发展更快。交流让我们更加默契,不需要浪费时间对基本信息反复交互。”

“你们不能发出声音吗?可是我感觉你们还是正常的呼吸,有正常的吞咽反应。”

她笑了,说:“我们可以恢复,但是感觉到没有太多的必要,未来所有语言都会消失”。

“所有语言,那音乐呢?”我看着她,感到不可以理解。

“音乐还没有,也许在未来,大多数交流的时候,一切都将变得安静”。

她尝试着发出“克孜巴郎”的发音,这是维语“少女”的意思,声音清澈透明,像水晶相互敲击,我看着她修长白皙的颈部,显然,她很久没有利用气息说话,控制声音对她来说还是很困难。

“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每一种语言都是艺术,所有人类的声音都有保留的价值”。

少女笑了,“对于楼兰人说,知识的积累发展一件非常迫切的事情,如果按部就班,自由发展,会很快面临毁灭的命运。生存面前,艺术都是苍白的。”

她变得很严肃,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族群有着严重的危机感,越拥有智慧,生命状态的压力就越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无可选择的和大时代的遭遇,只有不安于自己的小确幸,坚持在各种层面突破、改变,才能不致陷入无知、被动、放弃,不致...
    快乐奔跑的小画家阅读 59评论 0 0
  • 异地恋:那些熬过来的情侣怎么样了 《小王子》里面说“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
    侯路瑶阅读 309评论 0 1
  • 好奇心很重要,搞科学离不开好奇。道理很简单,只有好奇才能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可怕的是提不出问题,迈不出第一步。 ...
    简阅人生a阅读 46评论 0 1
  • 初入船舶相关行业,需要学习和了解的东西有很多,而最好的学习方式莫过于把自己学到的东西再讲述出来。以下将不定期介绍船...
    DQLee阅读 2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