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会后悔||永别的挥手

我担任《佳木斯作家》执行主编两年多,这是我编发的最让我感动的作品,也记住了作者的名字——张少臣。特向简书的文友推荐——

图片作者提供

“妈,我回来啦!”

“妈,吃饭没?”

“妈…… ”

回头静下来一看,房间里的摆设依旧,人不在。妈妈已经走了!永远不再回来了,我再也喊不到妈妈了。

人来到世上,不是自己决定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我在深圳工作,大哥打来电话,说妈病了,得的是癌症。听完这话,我的腿就软了。我连夜买飞机票赶回佳木斯的老家。我不相信,一定是搞错了,我要领妈去更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重新诊断。

大哥说,我们都去了好几个医院了,确诊了。然而,我就是不信,我要陪妈去看病,于是我辞了工作,领妈妈去了省城医院,经过一番检查,让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晴天霹雳的现实。

图片作者提供

妈妈的日子不多了,我要全程陪伴她,陪妈妈去医院化疗放疗,在家里给妈妈调养美食,进行食疗,尽量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妈, 人在终老时最想看什么?是不是这样:遇到疾病,不论到啥程度,想看到至亲的人不遗余力的去救治、挽留,寸步不离地守在身边?”

妈妈点点头,我接着说:“妈, 每个人都会老去,都会面临死亡的那一天, 就看临终前膝下儿女在病床前是否尽孝了。妈,如果你认可,我们都做到了,您生儿育女一回,是不是此生无憾!”

妈重重地点头,还努力地向我伸出大拇指,“嗯!”

“妈!如果没遗憾,当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不是会有种安详的感觉?”

妈用那慈祥的眼神看着我, 听得很认真,随后点点头。

“您要是感到安详的话,您走时候,咱娘俩就相互微笑一下 ,这个微笑代表娘有儿,儿有娘,此生无憾,生前孝道,死后不必哭嚎, 好吗?”

妈又重重点头,以示赞同!

”妈,当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咱娘俩做个挥手好吗?这个是永别的挥手,意味着咱们娘俩来世间一回,无怨无悔。儿的挥手,想让妈一路走好,在另外一个世界永无疾病和痛苦;妈的挥手,希望儿子一切安好!如有来世,还做母子。可是,是否有来世,我们都不知道,但是今生母子一回,慈母孝儿都做到了就足以!真的足以!妈……”我哽咽着,泪水已经滑落。

“好!”妈湿润着眼眶再一次重重地点头!

图片作者提供

妈妈的癌症是去年得的,经过了三次切除手术和一次放化疗治疗。我们娘俩的交流都是在朝夕相伴的眼神里、口型和手势相结合的情况下完成的。

为了约定,我和妈还练习了两次,在临终前的日子里,我看到了妈的释怀和放松。有我在身边,她就踏实,这种踏实来自于久伴,虽然都知道在等待着一个结果的降临,可是我和妈之间还有嬉闹和夜谈,还有说不完的往事,屋外,丧葬用品我已准备齐全……

那晚,妈特别有精神,多夜不眠的我也有点困了,突然,妈妈拽我的衣服,我立刻感到——妈…不行了!

妈用手拍了下胸口,指着自己的脸,一个非常漂亮的微笑。

我嗖的一下坐直:“妈,您在和我微笑吗?”

妈点头 。

“妈……妈……”

迷糊的我瞬间清醒,四目相对,我还了妈一个我自认为很漂亮的微笑!

妈吃力地伸出了右手和我挥了一下,我也伸出右手挥动着,我的微笑一直保持着,妈的微笑也一直保持着!

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什么,可又不敢确定母子永别来得这么早!

那一刻,我的心再也平静不了了,忽然起身亲吻了妈。妈像是知道似的,躺在那里等我,她的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抚摸我的脸 ,我没有流泪 ,也不想让妈流泪……

为妈送行的路上 ,西南望去,我看到了妈安详微笑的脸庞, 向我永别的挥手!

图片选自网络向为此付出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