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悲念人。

  老王是我的一个叔叔,我跟他关系算不上密切。要说这一切还得从我爸跟他,我跟他们家小王说起。
  小王这孩子从小就特仗义,只是后来到了成家的年纪时犯了几年浑,于是也把老王折腾惨了,自己也更不用说,朋友所剩无几,事业一事无成。
  我想特别说说老王,看到他逐渐消瘦下去的身体,再加上那消沉的神态,连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特别可怜他,打心底里怜悯这个曾经让我几度想喊他一声爸爸的男人。老王是从苦难中过来的人,人生经历了颇多磨难,也曾走上人生的高峰。他性格温和,说到底也是个老实人。可这老实人并非无能者的同义,他的确是那种让我爸跟一大帮人欣赏跟钦佩的人。
  那天我爸回家对我说,小王这孩子可能要完。我开始并不理解这个“完”是什么意思。待后来听我爸细细说来才知道小王不仅把他爸折腾惨了,自己也是外债累累。在家整整闲了一年多,却每天跟狐朋狗友在外面胡吃海喝,每晚非凌晨不回家,家里还时不时有去催债的,搞得他爸妈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
   小王他爸做人有很强的原则性。别人喊吃饭,他爸几乎不参加。那天也是我爸再三邀请才去赴约。席间哥俩喝了点酒才开始互相念叨起各自的孩子来。我能从我爸的口吻中感觉出当老王一提到小王时的那种忧伤、悲伤、无奈的神情来。这些年自己攒下的钱全部给小王当了“陪嫁”,现如今自己五十多岁的人,千八百块钱都拿不出来......这话都是我爸从老王嘴里听来学给我听的。用老王自己的话,活得那叫一个失败。
  那一夜,我很晚才睡着。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地回忆着当年老王带着我跟小王在游乐场,在电影院,在小饭馆的一切笑声。可现在,一切笑声都已化为沉默的不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