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有时是欲语还休

(一)

奶奶糖尿病三期,上周做了截肢手术。在农村人的眼里,身体的各个零件都是缺一不可的。可是当身体到一定的程度,要脚还是要命,却不由得你选择。

回去看她,一个平时看着丰满肥胖的人,如今瘦到只剩下上半身。看着她四肢纤细浮肿的样子,着实觉得心疼不已。不论她以前做过什么,哪怕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如此病态的躺在你眼前,你还是会致以无限的怜悯。而这个,是家人,有着血缘的亲近,这时候,不仅是怜悯,更多的是心疼,是无奈,是慨叹。

那天哭了好多次,进入病房,看到奶奶的残肢的时候,帮忙护工喂她吃东西的时候,离开时她朝我艰难地伸出手的时候……我妈说,哭什么,你这孩子哭什么?! 我不知道,我也许应该恨她的,恨她不像别的奶奶,把我捧在手掌心里拼命的呵护疼爱,恨她欺我父母,践踏我们的孝心……可到底,她还是家里的长辈,还是上了年纪,备受命运与疾病摧残的老人。爱也好,

恨也罢,生死面前,不过尔尔。

年岁渐长,老人的生命是逐渐流逝的,见一次,也许就少一次,医术虽然发达,可却不会令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我希望那浮肿的脸,苍白的手,无神的眼,含糊的声,都不代表任何的坏消息。我知道生死有命,但愿,她得以善终,而非病逝。

(二)

父亲痛风加高血压,受不得丁点刺激。所以,即便奶奶病重,知晓他挂心,也只能替他回去看看,问问。那天,特别想跟奶奶说,你别怪我爸,我们也没有办法。在生死面前,我们想你活着,也希望爸爸活着。

有父母,才有家,我们不愿意去做任何不好的假设。我妈10年前,拼了命才把父亲从鬼门关拉回来,如今的我们,虽然倍感疲惫,可还是希望父亲活着,毕竟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世界,而母亲身边只有父亲了。

昨天从老家上来深圳,喊父亲下去帮忙拿行李,父亲回话,已无法出门。当时有种特别像自己吹了一个大泡泡,一下子被别人戳破的感觉。回家是为了看望奶奶,又何尝不是一场逃离?

回来深圳,于奶奶是一次逃离,而于父亲,却又是回到现实。

父亲的病,反复得令人无奈。能走能动两天,没多久就又是动弹不得。心疼同样上了年纪的母亲,扛着偌大的父亲,各种伺候。

生命特别痛苦的时候,其实不在自己,是在家人。父亲和奶奶,像是压在心头的两块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无力、无奈、痛苦、难过,所有消极悲伤的情绪从四处奔涌而来,想去诉说,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太理解这个世界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都有谁的无奈。情绪是一种垃圾,如果自己学不会消化,那就没有人可以帮你。

生命已经到了一个无法言说的关口,再没有人可以像以前一样对你的际遇给予同情给予理解给予安慰,每个人都步履匆忙,行色匆匆,他们都在赶着自己的路途。

不能去怪责任何人,也不知道能找谁倾述,只好一个人藏着,闷着,时不时哭一小会。生命的神不会给予任何的安慰,它也许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揉捏这场疲惫的人生。

(三)

生命好像走到一个关口,就不自觉地推着人去长大。

曾经一丁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在各种场合无数次的诉说,如今,遇到事情了,不管多难过,只会沉默着、沉默着……

不是不想说,其实依然还是希望,能够有人倾听、理解,给予安慰。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难的。可又怎样,成年人的世界里又有谁是轻松的呢。

我唯一能够肯定自己的是,这3年努力做到了不啃老,反哺。虽然辛苦,可到底是替母亲分担了一些。也许成长是要经过抽丝剥茧的疼痛,如今我内心深处所有过不去的苦痛,都是抽丝的过程,也许剥茧还要很久很久,可至少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痛苦的时刻,何尝不是对生命的贪恋?

有一期《圆桌派》里头,提到一句话,人死后都会去天堂,人间就是地狱。

天堂虽好,可到底活着才是希望,才有机会体验这所有。

成长,对于成人来说,也许已经不是一个特别美好的词,但到底还是对人生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肯定。

心,撑着撑着也许就大了,也更能扛了。

乘风破浪会有时,但愿人长久,共历这人间种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