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是习惯成依赖

-1-

席濛濛今天很早就醒了,唯一一次不是被闹钟催醒的。

低血糖的她每天早上都要洗个热水澡才能有些神气。

今天她可是特意把手机拿到浴室,铃声调到最大,把水开得很小,稀稀落落的水也淋不坏她此刻的欣喜。

她终于要和顾念见面了。

席濛濛等这一天好几年了。

铃声在7点准时响起,席濛濛随便擦了下身子就兴冲冲地接起,“摩西摩西!”

手机里传来熟悉的清冷的声音:“这么早起了?老地方。”

果然还是言简意赅,要是以前,席濛濛肯定又是劈头盖脸一顿嘲讽,多说几句你会死啊?他也定会回击,不会,我会渴。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要请她吃饭啊,席濛濛即使不为五斗米折腰也会因为这顿饭而不那么计较。她在镜子上画了个幼稚的笑脸,嘴角已经上扬到了最大限度,语气也是轻快了不少,“收到啦,11点见!挂了,冻死我了。”

“……你在干什么?”

“洗澡呀!不然怎么体现我对你的虔诚!我可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被你嫌弃。”

其实,我不想在表白的时候被你嫌弃,我终于鼓足勇气,不想因此有不美满的回忆。

“别感冒了。” 这么多年了,顾念关心人的话倒是讲得有点自然了。

挂了电话后,席濛濛的心早已飘啊飘,飘到那家餐厅了,想象着即将到来的重要时刻。

-2-

席濛濛跟顾念算是青梅竹马。小学三年级C小跟D小两所学校合并后,他们就认识了。顾念从小寡言少语,倒也不是高冷,只算内向。可他长得好,清秀舒服,读书又极佳,基本都是年段前10,很快就有一波崇拜者,每天总会有人跟他去聊几句,但大多不能聊上,她们自言自语一番后觉得自讨没趣便走开了,还传言说顾念太高傲,仗着成绩好瞧不起人。渐渐地,大家都开始孤立他。

席濛濛当时也是崇拜者之一,天天都想着能跟顾念搭上几句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只能看他跟别人说话。她渐渐养成了看他的习惯,他不敢抬头看女生,跟她们交谈也是点头或摇头,偶尔回答一下还会脸红。席濛濛心下好奇,她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害怕跟异性交流的人,不过看他白白的脸上泛出的桃红又是那么好看又可爱,越看越像被新娘亲了一口的馒头。可是有一天,她发现没有人去跟他讲话了,他一个人进进出出显得孤单又落寞!她不希望他变得这么孤独,出于同学间的关爱,她觉得亲自出马。头几次当然也是她自编自导自演,看见他脸红就也不再讲了。但日子久了,她摸清了跟他聊天技巧,交流便多了,关系也就亲密了起来。

从小学到初中,席濛濛与顾念都是同一个班,不是前后桌就是斜对角。他们都很珍惜这一缘分,也很珍视这份情谊,时不时给对方买点早饭买点零食,有时候帮对方扫下地,倒下垃圾,打下热水。席濛濛性子开朗,经常玩性大起,偷偷在他背后贴张小纸条,在他睡觉的时候在他手腕上画手表,下课跟他走五子棋,不管输赢都要他请她吃冰淇淋。

小学里大家都不住校,班里的人关系就没那么亲密,初中就不一样了,天天都在一起生活,男生女生肯定都会注意他们。他们青春期的传闻蜚短流长,但关系一如既往。席濛濛负责倾诉,顾念负责倾听。

有时候因为似是而非的传言觉得尴尬了,席濛濛会说,“我们是不是太亲密啦?别人都在说了哎。要不我们暂时不要讲话了吧,等他们新鲜劲过去了就不会再说了。”而顾念往往是一个字“额”噎住她所有的想法。然后席濛濛就会狗腿地笑说:“我知道你舍不得,这其实是测试,看看你有没有挽留我的意向,尽管你只有一个字,我还是能读懂其中的感情的,毕竟我们铁。”说完就专心做作业了,留下顾念在那发愣,红着脸,久久没有动笔。

高中、大学他们并不在同一所学校,放假时间又很不同,偶尔打几次电话,过年过节没有约也见不到面。那几年席濛濛期期惶惶,顾念当然有所察觉,所以有时间也会去看她。但到大三大四,他们为各自的前程奔忙,几乎没有见面,连电话都少了。席濛濛担心他们就这样疏远了,便要求顾念正式工作后赚的第一桶金必须单独请她吃饭。她当时也决定就在那一天表明自己的心意。

日子终于到了。

-3-

起得太早,席濛濛无所事事,在家里逛来逛去,先跟她妈妈讲了顾念今天要请她吃饭,顺便说了下顾念的近况。

妈妈也爱听,毕竟顾念成为她未来女婿的可能性很大。

那天顾念来喝席濛濛的研究生升学酒就看得出来,一直护着她帮她挡酒,自己喝得烂醉也舍不得要她喝,她女儿可是出了名的一杯倒。他护短明显,精明的妈妈怎么会看不出来。

席濛濛跟妈妈聊完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就回房间给闺蜜打电话“报喜”了。

“你14年革命终于要成功了哈。”

“哪有14年,开始革命最早也是在大一,之前只不过是在摸索前进道路。至于是否成功那还是个迷,同志我还会努力。我就怕方向是错的,还没看见太阳就一头撞死在了鲁迅像上。” 席濛濛在绍兴就读,甚是崇拜鲁迅。

“对象没错就行,别的都不是事儿。该怎样怎样,别给我作啊。”

闺蜜暴走了,气愤地挂了电话。席濛濛吐吐舌头,把手机随手扔在床上,开始找衣服穿。等到决定好,她估计时间也差不多,就直接出门了,留下手机在床上哭泣。

席濛濛准时到餐厅, 顾念还没来,她百无聊赖就点起了菜,反正他喜欢吃的她都知道。在她想拿手机看时间时,发现忘记带了。正好,她正好可以安安静静地思考下该如何表白。毕竟这种事第一次做,也怪难为情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餐厅里人已经换了一批,服务员也已问过至少三遍是否上菜,席濛濛再没时间观念也知道肯定12点多了。她暗自咬牙,如果顾念再迟到半小时的话,她就把所有他爱吃的吃光,留给他结账。

顾念在停车的时候看见席濛濛从餐厅出来了,连忙叫她,但是她走得飞快,完全没有听到背后熟悉的叫唤。他停好车后想直接去追她的,转念想到她肯定跟他赌气上了,就先进了餐厅。

果然,菜基本吃完了,剩下的那些估计是她实在吃不下才放弃的。顾念仔细看了她剩下的菜,原本想看看她是否还记得他的口味,后来却被桌上的扒了一小块的虾仁煎蛋给吓着了。他结完账匆匆忙忙跑出去。都这么大了,还是一样不让人放心。

席濛濛的妈妈来开的门,看见顾念就格外亲热,一阵寒暄,顾念顾不上寒暄直接问席濛濛回家了没。得知她在房间,二话不说就冲进去,抱起窝在床上的人就往车上跑,还不忘跟席濛濛妈妈交代。濛濛妈妈见女儿脸上的疹子,已经怕了。她的过敏来势汹汹,经历过一次,濛濛妈妈就不想再看见第二次了。

-4-

医院里,挂瓶的席濛濛还没有醒来,头靠在顾念肩膀上,脖子上手臂上还是通红,幸亏脸上没有了,不然她知道又要躲他了。

初中大家都是吃食堂的,每一次有虾的时候他都是吃完,而她一只都不碰。但是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她也想尝尝,可只吃了一只,晚上就过敏了,全身都是红色的斑,直接去医院了。第二天顾念因为担心就叫席濛濛的闺蜜带着他去她家看她,谁知席濛濛的妈妈对顾念说:“濛濛叫我同你说,三天后她会去学校的,现在她毁容了,腾不出脸来见你 。”说完,三人都笑了,顾念还是进去看了席濛濛。那段“难堪”的时间里,席濛濛都好久没有理她妈妈、她闺蜜。

真是傻妞,喜欢她又怎会嫌弃她?顾念一下看她,一下看瓶,一下看表,一下摸摸她的手,脱下外套给她盖着。

在顾念刚决定抱席濛濛回去的时候,她醒了。她看了看眼前的人,快速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脸上没有红色的斑后长吁一口气,对上顾念那似笑非笑的眼睛,弱弱地说了句:“我等你好久没来就先吃了……”

顾念立刻关心地问,“有没有力气走?需不需要抱?”席濛濛现在才想起刚才来的时候是怎样的姿势,脸不自觉地烧了起来,赶忙摇头。

顾念以为她不能走,就直接抱起她。席濛濛没有准备,突然失去了重心,惊呼一声,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她看到一些人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人交头接耳,说着说着还笑得诡异,她的耳根子都烫了,把脸埋进了顾念的怀里,想着这样总比让别人看到自己强。顾念却因为她这样的动作心跳加速了,强劲而有力,砰砰砰砰。席濛濛听到他加速的心跳自己的也自然快了不少,催着他快点走。

到车里她又变回了没心没肺,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埋怨顾念:“我都摇头说不用抱了,你干嘛呀,力气多得没处使?怎么也不见你肌肉啊。哎,快开车远离这是非之地,我果然适合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顾念在一旁尴尬地擦冷汗,故作镇定地说:“等会儿,累着呢。”

“你没吃中饭啊?”席濛濛斜睨他一眼。

“你有点……我急着找你。”那句说她重的话在她恶狠狠的眼神下给生生吞了下去。

“找我干嘛,我又不会跑。”

“我还就是怕你跑。”顾念说得小声,席濛濛没听清楚,她觉得手臂特别痒就想去挠。“你能不能给我一针要我安心地睡过去,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顾念牢牢抓住她的手,想厉声训斥,但毕竟从来没有教训过她,脑子里就一直在组织语言。车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席濛濛看他出神居然都会脸红,她又赚到了一笔,“噗嗤——”

顾念听到笑声回过神来,瞪了她一眼,她立马噤声,咳了一声清清嗓子后,诚恳地说:“你开车吧,我认真地跟你说些感人至深的话,保证严肃端正!我不抓也不挠!”

顾念看了一眼席濛濛认真的样子,觉得还蛮可爱,也就随她了。

可席濛濛平时侃惯了,要这样认真地说,她还真不适应。

车内流淌着五月天清澈而略带狂野的歌声,热闹而温暖,播放的正是《你是唯一》,席濛濛听了歌词都感动不已,想着是不是要从这歌入手。

顾念见她久久未开口,看她一眼,“这次换我说你听好吗?”

席濛濛眨巴眨巴眼睛,小鸡啄米似地点头,她盼这一刻也是很久的了。

-5-

“今天我迟到是因为我早上临时有个会议了,等会议结束都快12点了,期间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但你一直没接。我开着我爸的车赶过去,到的时候看见你已经跑了。

可能是我们一切都太过顺利,从来没有争吵,没有误会,你可能有时候会觉得无力,我不善表达,会让你觉得乏力,但至少我们都没有怪过对方,彼此了解,彼此适应,感情也一步步走得稳稳当当。所以在这关头它给我们一点小小的波折。

我跟你说,小时候我不敢抬头跟女生讲话,以为你也会像其他女生一样觉得我无趣就会远离我了,但你没有。我有问过你,为什么喜欢和我这闷罐子说话,你只是说我是你偶像,我当时就更不明白了,我又不是明星,你崇拜我干嘛。你还傻傻地说,你就是崇拜我。

小学、初中,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你喜欢在每周五去超市买冰淇淋,我每次都会在那等你,果然你看见我就要我请你。其实你一直不知道我是故意的。

可是有一天班里有传言了,我被班主任叫去问话了,承认了我对你的感觉,但是保证在读书的时候不挑明。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所以高中大学都跟你选择了不同的学校,我想如果我和你都走过了那分别的7年,如果你我都还单身,那我就表白。

有时候我知道你患得患失,我有一次特意去医院开了个心律不齐的假证明,请了一周假,跑来看你,那天我迟到了,你在那家餐厅吃了饭就甩手走了,我以为你生气了,琢磨着如何道歉,没想到你看见我就笑着拉我去游乐场玩了,说刚好那天情侣游玩,女伴免费。

我见你那么灿烂的笑容又不想等了,但想想还是算了,那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差2年。你恰好要我赚钱第一笔单独请你,就是今天,我想就这一天吧,没有物质基础,刚好的时间,不早不晚,爱情也没有杂质,很干净。”

席濛濛听完顾念讲完这一大通通俗的话,都分不清是回忆还是表白,唯唯诺诺又不敢确定地问了句,“你这是?”

“……我表达能力真这么悲催?”

“那我是你的什么?”

“唯一。”

席濛濛不满,“你就地取材本领倒是不错。”

顾念一脸委屈,“我是说真的。”

“不过我还挺喜欢。”你说我是你唯一,我又怎么会不喜欢?我多么想成为你唯一牵挂的人啊。

顾念此时也笑了,“濛濛,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

席濛濛这时倒是害羞起来,扭头看着窗外,外面飞驰掠过的树木,行人,数不清数目,看不清相貌,过客匆匆,有些遇见只是偶然,而两个相近的灵魂遇见是命中注定。当时班级里长得好看的不止他一人,受欢迎的也不止他一人,但她偏偏只关注了他。因为他冷静,刚好能够同自己的性格互补。他可以说是她的地心引力叫她无法抗拒。

席濛濛看见一家超市连忙叫顾念停车,“你说了这么多渴了吧,我去给你买水。”

“回家喝。”顾念一点也没有要停车的意思,席濛濛也无可奈何,他能忍到家,那就回家吧。谁的家?都一样。

“顾念,有句话我必须要说。我其实,也是答应了班主任,不会牵制你的前程。你啊,一直是我的唯一,自始至终。”

顾念,是席濛濛唯一的偶像,唯一的朋友,唯一的爱人,唯一的唯一。

最好的爱情,是我习惯依赖你,你已成为我的唯一,再也无法离开你。不需要浪漫,不需要激情,你已成为我的一部分,融了我的血液。我的每一次呼吸,全都是你的气息,我的每一次微笑,全因为你的身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两天,朋友圈中都在疯狂讨论西安某医院手术医生自拍事件,其热议程度简直超乎我的想象。作为医生,其中也不免被众多朋友...
    杏仁马丁医生阅读 254评论 1 2
  • 曾几何时,我对“老师”怕得要死,妈妈说:“我怎么跟你说都不行,老师只一句话你就照办,老师的话难道是圣旨?” 老师不...
    森林中的陶熙阅读 30评论 0 0
  • 文/ 雅月 那一年 院子里的花开的很旺 我打开窗子 总能看到满眼的欣喜 恍然身在世外 门口的猫儿 ...
    雅月在说阅读 57评论 0 0
  • 最近老做奇怪的梦。我知道,来自他的痛苦必须我自己承受。有对的目标,好的动机,才会有好的结果。
    Apple圆阅读 15评论 0 0
  • 权杖九中的人物显然经历了一段艰苦的岁月:缠满了绷带,靠一根权杖支撑身体。这个战士已经受了不少战争的洗礼。图案在告诉...
    惠惠6666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