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巜我不是药神》

几年前,有人说徐峥跟香港的某光头演员很像,我不知道所谓的“像”是指外部形象还是内在品质,我只知道现在看来,这是对徐峥最大的侮辱。

印象中的徐峥,可以蠢萌,也可以精明,可以痞气。他擅长演绎小人物,专注于表演艺术,接地气。在我看来,他不是讲究大排场的明星,而是一个真正的表演艺术家。

《我不是药神》推出以后,徐峥在其表演生涯中又提升了一个新高度。很多观众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的,不论剧本如何精彩,不论剧组钱财再多,没有演员的精湛演绎,是很难达到这种效果的。

纵观整部影片如行云流水,自然和谐,没有人气明星的演员均把自己当成故事中的人物,入戏十分,没有看到一丁半点的表演痕迹,精彩的不只是主角,这让那些动辄亿万片酬的所谓明星情何以堪。

程勇出场时,其店面的特写镜头“印度神油”让观众轰然大笑。事业的不得意,家暴的丑态,一个猥琐的小人物形象出现了,在以后成为普渡众生的伟大形象的过程中,根植在内心的善良起了纽带作用。电影以一个小人物的真实案例,以直面人性的脆弱、贪婪、矛盾和善良,引发起现实社会的敏感话题。

重疾患者吕受益,一个典型的城市小市民,在病魔面前顽强抗争,庞大的医药费让他如此的无可奈何,他组织病患到医企抗议,医企的强势之下徒劳无功。活下去,就得想办法,替代药的出现让他找到生的希望,也把程勇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吕受益的自尽促使已经成为富豪的程勇再一次非法进药,骨子里深藏着高贵的善良散发出来,排着长队的病友们期盼的眼光让程勇产生了义不容辞的决心。在这里,药企是无耻的,利润与生命的天平倾斜着,他们以法律的名义强逼公安高强度间入,甚至动用国际力量消灭药源。纵使药企在现实中有其无奈之处,但在生命面前,这种行为是丑陋无比的。

世间安得双全法,在情与法之间,作为见了程勇一次就想打一次的前妻舅,刑警队长曹斌纠结着。人性的善良让这位铁血汉子柔弱了,这是一种伟大的柔弱。在目睹为掩护程勇而死的黄毛面前,他深深震憾了。程勇抱着黄毛咆哮着“他有什么错,他只想活下去”,这位刑警队长终于毫不犹豫地递上辞呈。是什么让一对冤家演变成惺惺相惜的挚友,那便是骨子里共同的善良。程勇出狱时,曹斌会心的一笑升华着他们高贵的灵魂,一种温暖的气息笼罩在他们身上。

奸商张长林唯利是图,卖假药,抬药价,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在现实的医药界,很多这种人存在的,观众对其无不咬牙切齿。可是,很多观众忘记了这个细节,在被捕之后,任凭公安人员万般审讯,他绝口不供程勇。在法、利、义面前,他选择了义,这是一个崇高的选择,也在无形之中扩大了程勇善举的意义。

好似在每一部影片中,总离不开情与爱的环节。女主角刘思慧出现的整个过程,我们见不到爱情。当她准备委以肉体报答程勇时,卖印度神药的程勇退却了,或许是良心发现,他放弃了这个有点流氓的举动,他在白血病小女孩纯净的眼光中,看到了猥琐的自己,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灵魂便得到净化了。

退出影院时,我居然产生了意犹未尽的感觉,细思之下,或许是在电影处理的方式上,导演企图以最为写实的手法描述事件的发展,在一些环节上缺乏艺术处理,比如在程勇的庭审过程,在其短暂平淡的自述中,情感的阀门没有充分打开,观众便感受不到畅快淋漓的激情输出,本来这是一个催生泪点的环节,也是影片的高潮所在,因而影片的完美便产生了瑕疵,略有遗憾。

《我不是药神》让观众认识到文牧野这个新一代的导演,其导演风格在脑残剧遍布的环境里,犹如一股清流,在国家整治影视圈乱象的背景之下,或许其会成为这个分水岭中的领军人物,我们期待着,一场新时期文艺复兴的运动由此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