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伯劳鸟

她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杀死了。

顺带,她把亲爱的老公也一同宰了。

不是堕胎。也许,也算堕,堕得稍微晚了些。她亲生的儿子刚刚三岁多点儿,被她黑黑壮壮养育得相当大。

他已经会用反反复复的声音叫妈妈,会每时每刻撒娇,会咬妈妈的胳膊,爬妈妈的身体,揪妈妈的裙子,会骑狗,会抱猫,会每时每刻不对妈妈汇报,可可爱爱地不停说话:

“妈妈我开心!妈妈我转圈!妈妈拉窗帘,妈妈洗盘子。妈妈我要吃香蕉,妈妈我要吃饼干。妈妈你唱歌,妈妈你给我的车换电池,妈妈我玩车。妈妈你看车子跑出去了!妈妈你看车子跑出去了!妈妈!妈妈!”

她儿子其实属于早慧又听话的那种,光光滑滑圆圆的脸蛋上一双大大的眼睛。睫毛随爸爸,长长刷子般翘起;眼神如她,一样沉淀住薄薄一层温柔善良的忧郁。

他长大,一定也是一位出色的帅哥吧。

亲朋好友每每见到她被儿子牵出门,都忍不住夸赞一句:“你儿子长得真好!你看他多聪明,多听话,多懂事啊,哪有你平常说得那么皮。你真有福了!”

她婆婆也每天一定视频通讯,一定要看看孙子可爱的模样,点评几句,才罢休。

她老公也挑不出毛病。阵痛开始六小时后,她终于用上无痛,再挣扎满十整个小时,她顺利把七斤六两的儿子分娩降生。

她坐月子,她丈夫早已把孩子“视若己出”——仿佛他自己亲自刚刚在产床上挤内脏般生出。他期盼已久,幸福得不得了。

她不用做饭,还只需和她尚在同时挣钱的丈夫每人对半分享半天时间的育儿家务。她想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想名正言顺,不必对丈夫负疚地练习事业、自我发展。

对比微博里丧偶婚姻,她丈夫已算得上女权的标兵,平权的标杆,丧偶式育儿的完美反叛。

可她还是把他们都杀死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亲手杀死了。

事情坏就坏在幼儿园上:明天,她三岁的儿子本来已经预定要入园。终于,她就要再度做回没有儿子之前她的自己。

“因明日台风黄色警告,各大幼儿园以及中小学开学暂延……”

“妈妈!”

她把他们都杀了!

人们会怎样骂她啊!疯妇!歹毒!虎毒尚且不食子,真是世上最毒妇人心啊!

网友评论:“当父母都不需要资格证”、“想生就生”、“你不想养,你当时就别生啊”!

沾染丈夫与儿子血泊中,她又哭又笑。在送去法庭路上,她开心得大笑不止。

法官大人,你听我说,我也不想生啊。

我意外怀孕六周才发现。孕检结果出来,医院走廊上,我和老公说,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小孩,你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没准备好接受过渡当妈妈。我可不可以,不生?

法官说,哦。那他怎么说?

他说,如果我堕胎,他就和我分手。他说,他没办法面对我们堕掉一个小生命,没办法继续坦然面对我。他喜欢孩子,他觉得我可以的,生了就可以了。法官大人,我们那时,已经谈婚论嫁,谈了七年的感情了啊。七年,我的成本多高啊。

嗯,哦。法官含糊。法官又问,你难道就没考虑过,自己自作主张去偷偷滑胎?

法官大人,我尝试过呀。三个月内,我把堕胎诊所时间都预约好了。按法规,第一次预约,他们必须先给我展示如何刮宫的幻灯片,给我展示身体里刮出胎儿的心脏与尸块。这些比香烟盒上印的肺癌照片,都还要活跳跳生动吓人十倍百倍。

当时不知是不是我孕期反应没好完全,我实在太难受,就不得不打退堂鼓先回去了……等我再想预约,就已经超过法律准许堕胎的三个月了啊。

他们还反复恐吓与我说,人流过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将来被离婚再结婚,哪怕再去看医生,也都一样能查得出来孕几生几。法官大人……但当时我自己意愿, 确实没想过要生啊!

好了好了。

尽管法官摆手,息事宁人,但她一眼望出去,她眼看到法庭尽头仿佛绵延不到底的一排排社会媒体记者。

她的心底仿佛阔别久违的小女孩般拥抱自由。她雀跃不止。

终于,她把心声全说出来了。借双手沾满鲜血杀人案,她终于,当着全社会媒体的面,把一句心声讲述完整。

正如她做梦也能够想象的一样。

第二天。

社会新闻。

“虎毒不食子!为摆脱丈夫与儿子,她竟残忍下如此杀手”;“毒妇杀夫杀子案宣判,疑因婚内出轨脚踩两只船,第三者尚未曝光”;“贪心女人蛇吞象,道德沦丧,爱家女性纷纷表示划清界限”;“女人想有福,知足常乐,你需要这么做”……

……

“她有子宫,她凭什么不快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