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告诉他,我还想着他

你试过给同一个人打三百多次电话都没人接么。

段瑾言,我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你,我知道你喜欢紫色喜欢听周杰伦的歌喜欢看NBA喜欢物理喜欢格子衫和发白的牛仔裤喜欢讲冷笑话喜欢淡淡的哼歌甚至知道你不喜欢我。当你离开之后,我找遍了所有你会去的地方会找到的人,可是没有得到丝毫你的消息。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这是我第357次听到这个冰冷的女音告诉我你的踪迹,你依然没有出现。

< 第358天 >

每个人对待暗恋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会一刀两断切碎自己与他的所有联系命令自己慢慢忘记他;有的人会把这种喜欢变成一种友情、爱情甚至是亲情这种奇怪而又暧昧不清的关系;而有的人则是不知所措,顺其自然,于是两个人慢慢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从这些年来看过的偶像剧中我总结出来爱情不仅要有态度,还要有行动。

我喜欢看你皱着眉头思考问题的样子,有一次我拖着你在放学后帮我解数学题,楼道里的灯光都灭了只剩下教室里那几盏昏暗的灯光,我狠狠的盯着你的侧脸,眼睛一睁一闭看着你的轮廓在我的视线里出现消失,玩的不亦乐乎。后来你被我看得不耐烦了,转过头来语气生疏的问:“你在看什么。”我死皮赖脸的看着你,嬉笑着答:“看帅哥啊。”

上下学的时候我骑着车子小心翼翼的跟在你身后,好几次都差点被你发现,有时你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存在把车子骑得时快时慢,我措手不及的掌握着自己的速度不让你发现。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信仰。看着你的背影,那么远,就好像我今生今世都追不上。

你初中毕业的那天我哭得比你还惨,反倒是你,安安静静的站在人群中同他们握手微笑照相。你比我大一岁,这也就意味着我要在没有你的学校呆一年,光是想着我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 第359天 >

中考的前几天我信誓旦旦的跑到你们学校想告诉你我一定要考到一中再跟你在一起。

你身边的女生警惕的打量我,而你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不耐烦的说:“你来干嘛。”

“来看我的新学校啊!”我故作不在意,厚着脸皮拽着你的袖子说:“你带我到处转转吧。”

女生撅着嘴问你:“这是谁啊。”说罢还把头靠在你的肩膀装着甜蜜的样子给我看。

你扒拉下来我拽着你衣服的手,看都没看我一眼拥着女生扬长而去。

这天之后,我赌气不再跟你联系不再缠着你,当然了,你也从来没有搭理过我。我更加努力的挑灯夜读发誓一定要考到你的学校给你看。

然而天不如人愿,在中考的这天我因为没看到数学最后一道大题跟你们学校的分数线擦肩而过。我不听何熙的安慰一个人跑到一中门口哭的毫无形象,那天的天气也很配合我的心情,倾盆大雨打湿了我的脸,分不清哪个是我的眼泪哪个是雨滴。

你走过来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要哭干了,你递给我一把伞,没有一句安慰的话转身又走进雨里。

“段瑾言,我们高中不能在一起了。”我忍不住哽咽的叫住你。

你没回头,像是在轻笑着回答我:“真好啊,终于能摆脱你了。”声音低沉的比这场雨还让我觉得寒冷。

< 第360天 >

我背着大书包行色匆匆的跟在放学后一拥而散的人群中,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她转头望过来,微卷的长发搭在肩膀上,穿着吊带长裙露出好看的锁骨,柔弱而单薄的样子连我都想上前抱一抱她,怪不得你会喜欢她。

她微微蹙眉像是在思考什么,“小西?”

“你知道我叫什么?”我疑惑的问。

“瑾言说起过你。”好像是怕我误会,她又补充了一句,“就是上次见面后,跟我解释说,你不过是他以前的学妹而已。”特意把学妹二字读的很重还把尾音拖得老长。

原本是我来劝她知难而退的,却被她“教育”了半天,我低着头不说话,前一天晚上想了好久的雄心壮志在她强大的气场下统统被击碎了。

“所以,你跟瑾言还是做朋友的好,我以段瑾言女朋友的身份请求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好吗?”

我还是不肯说话只是看着她拼命的摇头,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她无奈的看着我笑,“好吧,那你敢不敢在我们学校的广播站对段瑾言告白?”她像是笃定了我不敢做一样,神采奕奕的抱着肩膀看我。

“我敢。”我听见自己心里坚定不移的声音。

那天下午一中的广播站混乱不堪,我推到了正在广播的女生,抢过话筒大声地说:“段瑾言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话还没说完,我就被闻讯而来的教导主任强行带到了办公室。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沮丧的踢着脚边的石头,一转身就撞到站在校门口的你身上。

我知道自己闯了祸,乖乖的跟在你身后不敢吱声。跟着你的步伐亦步亦趋的向前走着。

“愿意什么。”

“啊?”我被你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摸不着头脑。

你探过头来歪着脑袋的问我:“你在广播里说,你愿意什么。”

我看着你黑白分明的眼睛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愿意为段瑾言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

你用一副“你没救了”的眼神看我,随即又自顾自的笑起来。

看着你笑了我胆子就大起来“段瑾言我都想好了,以后我们的孩子用你的姓我的名,你看我叫小西,男生女生都可以......”

“你家到了。”你打断我自顾自的演讲,抖了抖衣服骑着车子走了。

< 第361天 >

我经常跑到你们学校去看你,坐两趟两块钱的公交,看着窗外忽闪而过的景象,想象着待会儿见到你要说点什么,那种感觉很像是要去见一个遥远地方的爱人。

为了能到你的学校去,我省掉了早餐的钱买两支棒冰,翘掉自习坐着公交车去看跟我的学校隔了半个城市的你。

高中以后你变得不再整天待在教室里看书做题,反而总是跑到操场上一个人在单杠上待着。

你坐在栏杆上晃着腿抽烟,你夹着烟的样子很好看不像那些吊儿郎当的痞子反而是很专注的仰着头看向远方。我趴在离你不远的栏杆上看你,阳光洋洋洒洒的照在我脸上,你吐出一团烟圈回过头来问我“你想要我怎么对你?”

我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才好,在心里想了好多遍终于想到一个还算满意的答案,抬头看你时你却已经跳下来朝我摆摆手:“你慢慢想吧。”

看着你的背影,我嘲笑自己又自作多情了,你总是一幅漠不关心我的样子。我站在原地,看你的轮廓慢慢走出我的视线。

坐车回去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终于想到给你的回答,我高兴地蹦下车,打的返回去。你们已经开始上课,你坐在后排的椅子上,两只手摊开来把头倒在桌子上睡的很香,我看得愣了神,不忍心叫醒你。

我等了好久你还是没醒,就一个人跑到你常坐的那根栏杆下面,在沙堆上面写下给你的答案。

“其实我也觉得好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吃肚子饿的要命,却想把所有好吃的都给你,明明晕车晕到坐一站都会吐,可是想到要见的那个人是你,就拼命的逼自己忍住。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不用为我改变,不用委屈自己刻意的对我好,只要你不拒绝我对你的好,不离开我就好,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温暖。”

< 第362天 >

那天大概是我前半生最万众瞩目的一次,站在七层的教学楼顶上,只要微微低下头就可以看到楼下密密麻麻围着的人群,推推搡搡的挤着看热闹,何熙拿着大喇叭对着我喊“谭小西你傻不傻你这么做值得吗!”

一向有恐高症的我却在那一刻格外冷静,段瑾言,我就是相信你会来救我。

十五分钟过去了,宽大的校服裙摆被风吹得发出呼呼的响声,我的心渐渐凉下来,“砰”的一声门被撞开,我的嘴角随着你急促的呼吸声扬起一道弧线。

“段瑾言我就知道你会来。”

你把嘴巴抿起来不说话,恶狠狠地瞪着我,我被你看得心虚正打算一个人灰溜溜的走下来没想到脚一滑朝着七层楼就摔下去,幸好你眼疾手快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其实在吊在七层楼上的时候我怕极了,被你拉着的手忍不住的哆嗦,可看向你面无表情的脸时心里就平静了下来,我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对你说:“段瑾言我喜欢你。”

你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我还说的出这种话来,你不再看我,回过头去胳膊一用力一把把我拉到你怀里,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我安心躲在你的怀抱里,听到你不温不怒的在我耳边说:“那一刻,我真想放开你的手。”我咬着嘴唇,始终不甘心离开那个冰冷的怀抱。

何熙愿赌服输不甘心的请我喝奶茶。是的,我跟她打了一个赌,赌你会不会为我而来。

“你就没想过,你要是真的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何熙托着下巴问我。

我有想过,真的。

就在我一不小心滑下去的时候,我浑身上下抖得不得了,但是当我抬起头看到你坚定的目光时,突然间就觉得无比安心。

那时候我想,要是这次我平安无事,那这条命就是你给的,是你让我重生的,我会更加笃定的走向你,用尽自己的力气去喜欢你。

< 第363天 >

那一天,我十七岁了。

我拿着费了好多力气还被何熙嘲笑的便当去找你。其实在那之前我已经做足了被你冷嘲热讽的准备,这么多年我的小脾气早已经被你磨练的丝毫没有棱角。

可是你看了我好久却什么都没说,乖乖的接过了我手中的便当,只有在打开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我这才想到你最讨厌胡萝卜,我小心翼翼的把你便当里的胡萝卜一个一个挑到我碗里,我知道你有轻微的洁癖,可那天你没有阻止我也没有用恶毒的语言嘲讽我,默默的应允了我的行为。

“生日快乐。”吃到半中间的时候你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我惊喜的抬起头来看你。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饭,好像刚才那句话不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一样。

尽管如此,这已经是我十七岁生日这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 第364天 >

我想过有一天你会厌恶我,然后赶我走,或者爱上我,然后带我走。

可我没想过你会不吭一声的离开,一个人走。

我闭上眼睛想起你拿着笔认真给我讲题的侧脸,隔着不算漫长的时光,我却触不到你的脸。

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突发奇想的问你如果以后娶我的那个人不是你,那么你会去参加我的婚礼么。

还没等你回答我又自问自答的说:“段瑾言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就算我们以后不能生活在一起那么也能让你看一次我穿婚纱的样子吧。”

不一会儿我又狠命的摇了摇头,“不行,你不能来,我怕我看到你的脸,即使你什么都不说,我还是想要跟你走,看到你我一定会逃婚的。”

那天你看了我好久,眼神像是要深刻的把我刻在骨子里一样深邃,忽而又转过头去,我看到你好像红了眼眶,却又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大的魅力只觉得是花了眼。

段瑾言,从十四岁认识你开始,未来婚礼上我身旁站着的那个人,除了你我想不出来别人。

< 第365天 >

你知道吗,我有多想念跟你一起度过的夏天。

已经是秋天了。从开学起就绵绵不断的下着雨,淅淅沥沥的一直不停。

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拿出手机拨出你的号码。

我总是近乎执拗的相信你会回来或者其实你一直都在从未离开。何熙说如果你离开一年都还没回来我就应该放弃了。好,我在心里应承自己,以一年为期限,放过自己还有你。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我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数学题我是假装自己听不懂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多陪我一会儿,然后无奈的看着我再给我讲解一遍。我当然也知道你不喜欢吃胡萝卜,我故意在做给你的便当里面放很多胡萝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的胡萝卜捡到我碗里跟你吃同一份饭。

我们像是两只完全相斥的磁石,我每向你走近一步你就退后一步,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每一次奋不顾身的奔向你,都会被你回击的遍体鳞伤。用夜晚去缝补自己灰飞烟灭的信心,第二天又兴高采烈的面对你。不知疲倦,死不悔改。

一直以来我都是跟随你的步伐向前,在你离开之后,我的世界仿佛一下子熄灭了所有的灯。

直至今日,我还在等待,我不再等待你的苏醒,只是在等待自己遗忘。

段瑾言,这个世界上,我再也找不到像你的人了。

段瑾言,我不爱你了,你回来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抒同 写个长一点的故事 “我们似候鸟般迁徙,相遇,分离。 你碾碎了时光,我迷失在青春里。 离散的终究归尘,执着...
    抒同阅读 236评论 0 3
  • 世态人情,比明月清风更饶有滋味;可作书读,可当戏看。
    简唯行走阅读 130评论 0 0
  • 1.24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广州,有着一份低不成高不就的工作,心情时起时伏,状态时好时坏。换工作的想法像大姨妈一...
    矖軣阅读 127评论 0 0
  • 昨天计划完成的很好,今天只完成了单词50;政治史纲一二章; 数学08 专业课一章
    VYSilvia阅读 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