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尧

那个燥热的晌午,你会追逐那辆疾驰而去的客车直到停止?不会。

或许会有惊喜,总归是黯然神伤。

或许暂时回头,总归是持续前进。

或许心存希望,终归是波澜无惊。

时时刻刻也会有一个烙印,例如斯尧。

也许十年之后尚在,但是何用?

总归不再是我的支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