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流在飘

     

     《见字如面》第一次看推荐,就深深的被温暖,这四个字就足以。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要和对的人一起看的节目,它一定会串联起观看者之间的情感,尽管那一刻也许你们并无言语。直到过年先生回来,聊天时他说“最近好像有一个很不错的电视节目,不过我还没看”。

我:“《见字如面》?”

先生:“对”。

默契的这一刻,让我们久违也新鲜。

       先生要回去的前一晚,终于没有喝晕,“一起看一集《见字如面》吧?”,好像是很久的期待,好像是注定的遇见,也是好久未见的偎依。一切都平淡的刚刚好,增一点则多,减一点则少。

       董卿开了《朗读者》,听起来这是个可以独立完成的事,听起来特别对我的欢喜。如今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朗读,除了每天哄孩子睡觉时为她读的几分钟《论语》,那是最宁静的相处,所有的思绪飘散而去,无须懂得圣人在说什么,沉浸字间,足以。也有偶尔,我念“其为人也孝悌,而好”,心宝接“犯上”。哈哈,已是欢喜。

       有生之年,有声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