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

      恍惚只是一转眼的瞬间,离开已经那么久了。久到我都忘记了自己原来也有闺蜜。自毕业以后,我们就分开了,茫茫相隔。


      时光改变了我们,改变了我们对过去的理解,改变了我们相处的方式,改变了我们对彼此的依赖。改变不了的,是心中那份信仰 。是那份朋友之间坦率的、默契的、衷心的理解和懂得。电话、书信、邮件,甚至QQ都那么少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问候你们,自我离开以后。我怀念当初的日子,嬉笑打闹,你总是习惯性地挽起我的手,你总是板起脸威胁我:你再笑,你再笑!你总是在我讲了不该讲的话以后说“你再讲一次!”然后我继续讲,你继续让我再讲一次……每一次都是你输,你总是拗不过我。

      高中以后,我们不在同一个学校,还好两所学校离得很近。每个周日的下午,你都来我们学校后面那扇小铁门前等我,然后我们就顶着正午的大太阳,隔着铁栅栏拉着手说一些傻话。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你每次都会给我捎上一封信,你会在信上写一些鼓励我的话,偶然提到家里的事,不开心的时候,依然用积极向上的语言互相鼓励打气。一同成长的我们,那份潜移默化的依赖和理解那么的弥足珍贵。就像不知不觉中成全的,鱼和水的默契一样,你知道我的温度,我明白你的需要。那时候我也是现在这样,话不多,笑不多。很多年少心事,很多忿恨和感慨,和那些年压抑的梦想,每个人都觉得我应该转专业,也唯独你,一直支持和鼓励。你就陪着我,不问不劝说。你明白我的隐忍你明白我的无奈你也明白我的眼泪,很多的压力和苦痛你没办法替我承担,你也恨自己没能力帮我,但你一直陪我一起挨着受着。就像鱼和水的感应一样,一路走来,陪伴着的是一份情谊两相知的心境。

      可是亲爱的,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太专注于我内心的感受,以我强烈的爱和恨感染着你,专制地干预你,而我一旦兴致寡淡就冷落外界一切,包括最亲最爱的你。当我把QQ和电话都换了以后,你再也找不到我了。你发给我无数的邮件,可我一直没有回复。

      最近一次联系你,你在电话里哭了很久,哭得喘不过气来,我怎么也哄不好。你离开深圳以后还一直用着之前的号码,你怕我想通的时候回头来却找不到你。你太容易就原谅我了。我很愧疚,我无法跟你分享我现在的真实的生活状态,无论电话里还是邮件里。我怕我一不小心 就说得太多了。我是害怕,害怕自己强力伪装的坚强一碰到你就轰然倒塌。我害怕我厚厚的面具和盔甲被你一眼洞穿。我害怕你一针见血的批判。而最重要的是,我害怕你焦心的担心,我怕你太忧虑我,那样我更不能坦然自处。

      我曾经太久太久没有联系过你,我以为这样对大家都好。我不用假装快乐,你也可以安心幸福。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却原来,你因为不知情,设想过更多种不幸和不堪的状况,也因此始终悬着一颗牵挂的心。

      不过,其实我真的挺好,虽然我没有晒过幸福。

      我真的挺好,虽然我还是喜欢自己安静地一个人生活。

      我一直都好想你,想家。我还有敏感的触角,有信仰有梦想,有爱亦有恨。我会好好的,你也一样。梦里,你一手提着裙裾,一手牵着儿子远远地朝着我,款款走来。如此幸福美满,我欣慰地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