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天

清晨的薄雾


天刚蒙蒙亮,我在公鸡的打鸣声中醒来。在乡村,你完全不需要定闹钟,公鸡会将你唤醒。

我在醒来后仔细地端详睡在身旁的女儿。她睡得很踏实,细长的睫毛偶尔轻轻地跳动几下,小嘴巴微微上翘,小脸上尽是满足的微笑。

我忍不住俯身轻轻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庆幸自己最终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辞去城里的工作回乡带娃。

虽然与丈夫两地分居,聚少离多,但娃有了我的陪伴与呵护,就不再是留守儿童了。娃高兴,我就高兴。

记得刚回到家乡那会儿,女儿简直高兴坏了。她笑着,嘴巴咧得大大的,红扑扑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与满足,连眼睛也放着光。

她一刻不停地围着我打转,还偷偷地打量我,连睡觉都紧紧地抓着我,生怕我会趁她睡熟后又溜掉似的。

看着女儿那比同龄人懂事又战战兢兢的样子,我一阵心酸。我暗下决心:再也不会让女儿做留守儿童了!

我拉着女儿,郑重地告诉她:“妈妈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陪你读书的,再也不走了!”

女儿听了,她的眼圈红了,一头扑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半晌,她抬起头来亲了我一下,“你是个好妈妈!我的好妈妈!”说完,她又紧紧地搂住了我。

湖泊、山峦


一层雾气遮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有大颗大颗的泪珠欢快地滑过脸颊。

远处的湖泊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明晃晃的一片,就像是一面大镜子。令我想到了“镜湖”这个词。我想,它与北京的镜湖比起来,也应该毫不逊色!

湖泊的背后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连成一片,就像是绿色的海洋。

这就是我的家乡啊!我忽然间好感动!

这山、这水、这土地,它们养育过我,也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如今,它们尽在我的眼底。

我突然好爱我的家乡,我还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纯朴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子女离他们而去,到大城市去打工,但他们对故土却是不离不弃,依旧年年岁岁与故土相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熟悉的乡音总能扣动我的心弦,我想:也许我们五百年前就是一家吧!

我轻轻地搂住了女儿,小小的她,软软的,暖暖的,我想:她就是我的小天使,就是我今生快乐的源泉……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晨风中带着丝丝凉意,深吸一口,犹如给身体注入了满满的能量,瞬间感觉神清气爽。

我提着菜篮沿着弯曲的小径向菜地走去。路边的小草旁逸斜出,草叶上挂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我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惊扰了小草的美梦。


一畦畦碧绿的青菜在晨风中向我招手。这是公公打理的菜地,菜地里到处是一派热闹和喜人的景象!

你看!一根根翠绿的黄瓜披着一身小刺,戴着一顶顶小黄帽,在绿叶间探头探脑;鲜红的西红柿在晨曦中展露着美丽的容颜,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碧绿的长豆角,就像是长发公主的青丝,一直垂到地上。

最让人喜爱的要数红辣椒了!一个个红灯笼似的辣椒挨挨挤挤地挂满了枝头,它们层层叠叠地盖过了辣椒叶。

带着露水的菜


我摘了些黄瓜、辣椒、西红柿和长豆角,拔了几颗青菜,就往回走。想想真好,绿色蔬菜健康,我们还能自给自足。

回到家,女儿已经起床了!她向我跑来,梳好的小辫子一高一低地在脑袋后面晃荡。

“妈妈,你到哪去了?我今天要去上学了!可别迟到了呀!”她有些紧张地说,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米牙。

往常的这个时候,她睡得可香了,无论公鸡怎么啼叫,她都不会醒。

“知道!妈妈知道今天是9月1日,我的小宝贝要上学了,连懒觉也不睡了!”我笑着捏了一下她红扑扑的小脸。

我开始动作麻利地做早饭。

女儿要读大班了,她真是太高兴了!前几天就背着她爸爸为她买的小书包在镜子前照来照去了。说来好笑,半夜,她竟然兴奋地滚到床底下去了!

我们一吃好早饭,女儿就催促着我带她去学校。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早,但不想打击女儿的积极性,于是牵着她的小手就出门了。

一路上,女儿兴奋得又蹦又跳,学校离得不远,没多久就到了校门口。

果不其然,女儿第一个到校。只见校门紧闭,门口空荡荡的,女儿用力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往里瞧。

第一个到,等着开校门的小不点


女儿站在校门外的小小的身影就像是一幅画定格在我的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