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时代的尴尬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连发达国家的外国人都羡慕中国人不带钞票上街的无现金生活。高盛集团更是将“无现金社会”定义为成功实现《巴黎协定》将人类碳足迹降为零的必然趋势。

以前我们只知道信用卡支付,觉得那是高尚人群才能大笔一挥签单的潇洒举动。当我还没来得及办理信用卡的时候,一大拨蚂蚁金服、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方式突然就来到我们身边。相比于年轻的80后、90后甚至媒体上一致公认最早完成“无现金生活”的“92一代”,我算使用电子支付比较晚的。

最早也就大概在2012年左右才有第一笔淘宝购物,然后是后来的微信零钱支付、转账之类,主要的支付交易限于公交、地铁、滴滴打车、看电影、参加马拉松比赛报名等等。当然,最瞠目结舌的一次支付是晚间河边跑完步到售卖冰粉的三轮车移动摊位买上一碗又清凉又解渴的冰粉,手机往挂在摊位棚子上的二维码一扫,4元钱结清。

这就是我们的智能时代,只要手机里有钱,准确地说是支付宝、微信零钱账户以及挂着的银行卡里有钱,就能完成一切支付。你以为真是这样吗?我却在这个周末遭遇了最尴尬的一次。

车内油箱所剩无几,急着加油。刚开始去惯常的西郊加油站,可以微信支付但却被告之无法按要求开具发票。于是从西到东,穿城而过,径往新整修开业的东郊加油站,遇到的是同样情况。后经人指点,总算问到一家位于北郊高速公路旁的加油站,可以开具相应发票。未及细想,又从东往北疾驰。找到这家油站,跳下车就问是否能开票,得到肯定答复后正暗自窃喜,再多问一句,“我用微信支付哦,行吗?”加油员却一脸茫然地说,“不行,有故障,只能用现金。”哦麦嘎得。

此时身上除了几个钢蹦儿以外,真没有带任何现金,而手机微信里却有充足的几千元的数额。我一下子定在原地,头皮都要抠烂了地想各种办法。

办法一,直接找加油员,面对面私转微信红包换取现金。可人家作为工作人员大义凛然地加以拒绝;

办法二,找过路加油的司机,可人家见你一个陌生男子,首先想的是各种不安全和是不是又有新的骗术产生,此法自然宣告失败;

办法三,紧急打电话找朋友送现金过来。第一个,周末带孩子去了远郊,显然来不了,第二个,一接电话比我还着急,直接问带多少。15分钟以后,朋友骑着电驴子抵达现场,塞给我几张百元大钞又转身离去,他正上着课呢。

把油箱加满,用还带着朋友体温的钞票结完账,开好票,再把车开回家中,这才坐下来给朋友发了等额的微信红包过去。直到此时,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但转回头想想,我这从西到东再到北,开着车多跑出来的十几公里油钱又算谁的呢?

听说过拒收现金的情况,也听说过拒收新发行货币的情况,但却真没遇到过到哪里都能电子支付的时候却又被要求必须用现金支付。虽然蚂蚁金服的老大井贤栋说过“技术的进步不会剥夺这个世界的温暖”,但技术再怎么进步也逃不过总会有概率发生的技术故障。

所以,我奉劝那些幻想着包里不揣一分钱出门的人们,总还是要备着那么三五百钞票以及零钱吧,要不然,真有可能再和我一样,兴致冲冲地被晾在一边什么事也办不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