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青亲七彩才青春(78)

柒捌:吴畏参加校篮球队春季选拔,叶子宇成为系刊常驻写作者

二零二七年三月,乌凌师范学院依然寒冷,我们还穿着羽绒服在体育馆的篮球场为吴畏和张武林加油。今天是校篮球队春招的日子,吴畏和张武林两兄弟老早就来了,现在正在测试折返跑。

吴畏的身法比上学期更加灵活了,连甩竞争者好几条街,连张武林都跟不上他的节奏。吴畏定点投篮的精准度也不下百分之九十,与张武林近乎持平,两人的快传快攻更是无比默契,没有出现一次失误。最后的一对一半场赛,这两人也是在短时间内便与各自的对手决出胜负,成功拿到了复试的名额。

肖林紊学长向他们二人表示了祝贺,并发了一本《篮球百科全书》给他们,说:“复试是笔试,时间在下周六,加油!我看好你们。”

二人闻言都愣住了,怎么篮球队选拔还要进行笔试?

肖林紊学长似乎是预料到了他俩的反应,微笑着解释道:“学习一下篮球的理论知识,对你们来说百益无一害,这也是我们学校的传统。放心,教练不会出太难的题目来为难你们的,赶紧回去看书吧。”

对吴畏来说篮球理论应该也没有难度吧?他在高中时好歹也是篮球队的队长呢。

罗皓则是在一旁没头没脑地吐槽校篮球队事儿多,明明可以直接宣布结果,还要拖时间搞什么笔试。吴畏和张武林并没有在意,约定好一定会一起进入校篮球队之后,便各自返回寝室了。他回到寝室就开始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还在认真地做着笔记,看教材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应该是在为夏季赛做准备吧?我在除夕夜刷到了吴畏的个人视频号,看见他和张武林穿着那套水蓝色的篮球服拍了一条“宣战”视频,还在评论区艾特了不少私人账号。应该都是曾经跟他一起打球的兄弟吧?

虽然我不懂篮球控的世界,但是莫名对吴畏和张武林说的夏季赛充满了好奇,甚至有些激动?

这或许就是男人对竞技体育的一种本能反应吧。

就算对这项运动没什么兴趣,甚至连球都没有碰过,却每次听到有比赛就会情不自禁地走过去观战。

“对了,天涯,那个张武林的入会申请书,你有没有交给你们部长?”

吴畏突然的询问让我下意识地拍了拍脑门。对呀,那个小学弟刚拿给我的申请加入系学生会记者部的申请书,还在我的背包里放着呢。于是,我赶紧联系沈菲尔,得知她还在办公室之后火速拿着申请书狂奔。

“你再晚一点儿拿过来,我就要让你亲自送到乌凌市融媒体中心去了。”

“嘿嘿,我这不是拿过来了嘛!”

“啧啧啧,天涯,一个寒假不见,你都变得油嘴滑舌了哈!”沈菲尔简单扫了一眼申请书就签上了名字,然后从抽屉里取了一份文件袋装好,说:“行了,你跟张武林约个时间面试,完了再把结果反馈给我。我现在要跟前辈出学校采访了。”

“好的,谢谢菲姐!”

“不用。对了,你自己的申请书写好了么?”

“那个早就写好了,已经发到您的邮箱里了。”

“呵呵,你自己的事情倒是一点儿也不会忘记哈!行了,我一会儿在车上看看,没问题就直接发给他们审核了。要是有问题,你就完蛋了。拜拜!”

沈菲尔这话让我无法反驳,又有些后怕。毕竟,她发申请成为系学生会记者部副部长的表格和材料给我的时候,我刚躺到床上准备睡大觉呢。在我迷迷糊糊地填表的同时,叶子宇这边也接到了小学教育系系刊《阅晓春》负责人的电话,说是想把他在寒假期间发表的故事和散文各选一篇刊登在系刊上,并盛情邀请他成为系刊的常驻写作者。

这可是极少数小教系的同学才能得到的荣誉称号,不仅能长期霸占系刊的头版,被选中的文章还有机会能在校刊、乌凌日报等报刊上增加曝光率。据我所知,文学社的宋敖军、左成杰、吴宇等也是系刊的常驻写作者,稿费都比普通投稿人要多十块钱嘞!真是令人羡慕哇!

“天涯,你怎么没有接到系刊编辑部的邀请呀?你不是也在上面发表过文章么?”

“呵呵呵。我哪儿能跟室长大人比呀,你看他的粉丝有多少,我的又有多少?都不及室长大人的三分之一。”

“呃,天涯,你这个就有点夸张了。”

叶子宇还是不习惯别人夸他,一夸脸上就会泛起红晕。不过,我倒是没有夸张,自从叶子宇在寒假时把那篇讽刺张无良不公正的故事发出来之后,各个平台的粉丝量都在蹭蹭地涨,还有人给他打赏哩!但是,听他说,他因为那篇故事和一些比较过激的文章,和家里的老父亲大吵了一架,还很委屈地在V信里跟我诉苦;所以,我就劝他下次写东西尽量不要掺杂私人感情在里面,要让读者觉得你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叙述这件事,而不是在草率地站队。

我不知道叶子宇有没有听进去,只是他之后发表的作品,大多都是写亲朋好友,或山山水水之类的。就当做他听进去了吧!

至于我自己嘛。现在都很少写四五千字以上的故事了,大多都是一些两三千字,甚至一千来字的小故事。可能是看见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们,要么是在准备毕业论文,要么是在忙着实习的事情,让我不知不觉有些慌了吧。总觉得,来这所学校快两年了,好像学到了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

其他人呢?

罗皓上学期期末又挂了一科《古代汉语》,害得田老师想给他申请成为“新阳光青年”的计划都打了水漂,他自己却显得毫不在意,把田老师给气坏了。张圣这边才刚跟高亭玉照了婚纱照,领了结婚证,只是办婚礼的时间还没有确定。徐常旭在寒假期间考了货车驾照,连以后从部队退伍的营生都提前准备好了。陈衡军还是老样子,没事儿就爱跟邓辉、罗皓两个人拌嘴。邓辉在寒假期间兼职做汽车销售,愣是把大三的学费都挣到手了,不愧是销售奇才呀。

和他们比起来,我就显得普通多了,学习成绩不拔尖,所谓的特长也没有多长。简直就像是在混日子一样。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