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终了

图片来自网络


1

从前有一个叫做大楚的王国。

一天,一场灭顶之灾突然降临在这个国家。洪水、大旱、蝗灾、瘟疫、君主昏庸、小人当权,朝野上下混沌一片。

人,像裹成雪球的蚂蚁,企图逃离火海。然而在汹涌的火势下,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由再向里,一批接着一批死去。

人们都说是当今君主得罪了上天,不然怎么临国皆无祸患,唯有他们大楚,逃不开!躲不了!

这一天,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死于那场巨型灾祸,只剩下最小的那个王子还在残喘着。

2.

上空是炎炎烈日,殿外早已荒凉。他独自坐在台阶上,身侧放一琉璃盏,绚烂的光影里浮动着沾满污秽的水。那水滑过喉结,滑过心肺,最终透过那层薄薄的皮,与他若隐若现的骨头一起颤动。

他手里还握有一只竖笛,每当有风吹起殿外的柳树梢时,他就呜呜地吹上一曲悠扬的故国小调。

它是大楚唯一一棵还带有嫩绿的树。

他是大楚唯一一个还在吹奏乡音的人。

他们俩相互牵扯着,一个像希望,一个像绝望。

3.

“跟我走,到我的国家来,我来救你,给你饭吃,给你衣穿。”

一位身着华服的公子从同样精贵的马车上踏出来,他蹲下,将白皙的手递给王子。

这一刻,高低凸显、贵贱分明。

那人再度开口,“似殿下这般的人,断不该折损于此。”

“你不该来的。”他放下竖笛,抬眸看向来人。

岁月仿佛只在他一人身上流过,斗转星移,而那人依旧如记忆中模样。

“世间之事自有命数,如今不过是我大楚的命数尽了,算不得我输你赢。”

王子笑了笑,用竖笛拨开眼前的手,强撑着他快要散架的骨头站了起来。

“当初分别时,我就说过,再见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句话,如今依旧作数!”

说罢,他竟踉跄着从袖管里摸出一把剑来。

华服公子连忙退后几步。

却见那人手一扬,竟是自我了断了。鲜血混着尘土洒落进琉璃盏里,滴答成了绚烂的桃花。

4.

又一阵风吹过,那片嫩绿也落了下来。

大楚真的亡了。

华服公子伫立于前,他想起沙场初见时,对方踌躇满志、张扬得意的样子,终是大笑起来。

“似殿下这般的人,果然……会折损于此啊!”

皲裂的土地,突然就带了些湿润。

5.

“真是好一场暴雨。”

有谁在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曲终了,莫失莫忘 “先生,任务完成了,只是……”光壁辉煌的奢华包厢,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管家毕恭毕敬的弯着腰在...
    祁斯阅读 386评论 0 1
  • 答应了老妈明天早上叫她起床,调闹钟的时候,不经意的点到了手机里一首歌,清清脆脆的前奏仿佛有某种穿透力,一拍又一拍,...
    1d3e0c261ae5阅读 259评论 0 0
  • 他说他一定会回来 我笑着不回答 面对着他笃定的眼神 耳边回响的却是四年前的话 他说他一定不会离开 笃定一如现在的他
    辛木梓阅读 133评论 0 0
  • 年轻的我们总是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陪爸妈,年轻的我们总是想着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去做一些自己觉得意义重大的事情,...
    熟到陌路阅读 141评论 0 3
  • 衣服给你打包了一部分可以穿的在房间的手提袋里,鞋子放在客厅的箱子上,你的腰不好,那瓶药后来也一直没再给你搽过了,我...
    粑比豆阅读 236评论 0 1
  • 今天本是女神节,下午在办公室持续工作,一直到下班,居然都放松不下来,并且更加焦虑。 昨天回来还放松一些,我脑子清醒...
    Alice5540阅读 145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