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皮人(7)

红皮人(6)——蔓延

风行者

地姆骑兵

    圣城繁华一夜化身暴民地,绝望旷野雄骑闪耀见曙光


在黑暗侵蚀大地的头几个黑目日里,包括灰石港在内的整个海湾地区,不论城堡大小全都城门紧闭,附近的居民大量涌入城内,大街小巷早已人满为患。

在圣光冚,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全都驻扎重兵,戒备森严。尤其是晚上,城墙上灯火通明,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巡逻戒备,他们都配备了最精良的弓弩和最坚固的铠甲。

城垛上,为了严防黑暗生物的攻击,士兵们还部署了两台威力强大的凌天弩——这种由第三代蓝境帝国国君、泰仁绒然大将军为了对抗斯高特人的蟠飋空骑兵而亲自设计发明的强大武器。

弩机


(自从斯高特人被消灭后的两百多年里,由于来自空中的威胁消失,曾经布满城头的凌天弩全部被销毁殆尽,只保留了一小部分放进了武器库,即使这样,这些武器也最终被腐烂在墙角里。幸运的是,它们的设计图纸都被有意的保存了下来。如今,只有少量凌天弩还在一些重要的城墙上部署,而圣光冚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进入城市的民众日益增多,那些需要依靠食物生存的族群开始食物短缺,为了争夺有限的食物储备,各个族群争斗不断,他们相互攻击,大打出手。

尤其在圣光冚,由于族群数量众多,和平年代他们还能相安无事,赤灵的军队足以维持局面,但如今黑暗重重,人人自危,这里本就脆弱的族群平衡关系被彻底打破,圣光冚顿时成了一个火药桶,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为此,安居雅蓉一边力不从心的控制着城内局势,一边又不得不应付来自城外的黑暗威胁,他独自顶着这越来越大的压力,早已心力交瘁。

这一天,方鼎大殿内照例聚集着大量不满的各族领袖团体,他们纷纷要求安居雅蓉为自己的族群提供更多的食物,大家争吵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与此同时,大殿外还聚集着更多饥肠辘辘的民众,他们都在等着这一天的食物配给。

大量精灵士兵在现场维持着秩序,但聚集的民众越来越多,他们左右难支。

现场不时的响起饥饿小孩的哭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绝望的气氛蔓延起来,城内开始有人铤而走险。

混乱中,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为了乞讨食物被一群暴徒当场打死,等士兵挤过人群赶到现场时暴徒却早已逃之夭夭;而一些狂色之徒趁乱凌辱妇女的事更是时有发生,他们三五成群的将那些年轻女子拖进巷子里将她们轮奸,如果遇上反抗激烈的甚至会被凌虐致死,然后把尸体丢进河里冲走。

士兵们尽管加强了城内的巡逻力度,然而仍然无法阻止这些暴徒,圣光冚的和平与繁荣正在这些妇女的尖叫声中消失殆尽。

黑云压城


凛冬之际,天空中乌云滚滚,一片昏暗,城内寒风四起,卷起阵阵沙尘。

此时联合王国的星辰大海旗在乱风中卷成一团,任凭旗杆如何摇晃、狂风如何撕扯,它都不为所动。

“禀督府大人,城外有一骑快马由东而来!”

混乱中,一个闪电卫急匆匆进了大殿,他穿过相互争执不休的人群来到安居雅蓉跟前大声禀报。现场所有人听到后顿时安静下来,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此时的圣光冚之主已经积劳成疾,他被这里里外外的事情折磨的身心俱惫,终于弯下了自己高傲的脊梁,正瘫坐在椅子上。

“快!,扶我起来!”他激动的要坐起来,“更衣,叫人把那骑士迎进来!”

两个黑目日以来,被各种噩耗缠身的安居雅蓉听到这消息后顿时眼睛一亮。

自从发生袭击事件以来,已经有大量精灵民众以及部分元生部族被恐惧驱赶,离开圣光冚往东逃离,还从没见过一个主动从东边过来的人,这是件小事,但却足够让人振奋。

虽然这可能也只是个迷路的骑兵,但依然不失为一个好消息。再者,安居雅蓉已经很久没有处理过别的事情了,他倒非常高兴能见一见从东边来的新鲜面孔。

城外的旷野上,亚纳铎德头戴三棱翼金盔,身披浅紫色长袍、乘着白马与寒风,在早已杂草丛生的圣灰大道上疾驰而来,他像一道闪电,在这昏暗的大地上显得格外耀眼,将这昏沉的阴霾撕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让人们呼吸了一口久违的清新空气。

亚纳铎德

没等安居雅蓉在方鼎大殿内准备好,亚纳铎德的战马早已破门而入,大门狠狠的撞在两边的金属门墩上,隆隆声将这死寂的大殿震得颤动起来,久久不绝。

一袭紫色长袍的亚纳铎德纵马围着人群绕了一圈,随后径直来到安居雅蓉跟前方才勒马停住,他壮硕的半岛白马不停的蹬脚喘气,强健的四肢蹬着地板哒哒的响。本就身形高大的亚纳铎德此时更显得高大挺拔,威风凛凛。

见此,没有一个闪电卫敢上前阻拦,直到他自己从马上一跃而下。众人见状无不啧啧称奇,面露惧色。

“大将军?怎么是您?——”

等亚纳铎德摘下头盔,安居雅蓉见是赤灵之王圣驾光临,不禁大惊失色,正要挣扎着起身行礼,被亚纳铎德一把按住,让他重新坐下。

“行了,坐着吧,别行礼了,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路走来,看见大批民众惊慌失措逃往东方,我想你是最清楚的!”

“陛下,情况确实很糟糕,我一点办法也没了!”安居雅蓉刚开口,回想起这段时间的无奈和绝望,加上如今混乱的局面,心里一阵委屈,顿时声音沙哑、掉下泪来。

这段时间以来,他见过了太多的鲜血和死亡,尤其想到精灵一族如今面临的存亡危急,悲伤之情油然而生。一旁的侍从见状赶紧递上了手帕,待他略微平复了情绪便接着说:

“很多族人被袭击,都说是幽灵干的,还有说是腐灵,我派出了很多士兵出城抓捕,虽然也杀死过几个怪物,但却难以阻止袭击事件继续发生!”

他说着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拉住亚纳铎德的长袍:

“最近更可怕!传说出现了一种叫‘血幽灵’的嗜血怪物,即使碰见了也杀不死!它们来无影去无踪,只在夜晚出没,而且——它们长得和我们精灵一族一模一样!私下里人们都说是我们精灵的变种!可我知道,这些怪物是来摧毁我们的!”

亚纳铎德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细思极恐,但却表现的很从容,还不忘安抚着安居雅蓉: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你细细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发现?”

“别的发现——对了,还有!不管是腐灵也好,幽灵也好,它们都只在黑夜出没,从来没有在白天发生袭击的案例!”安居雅蓉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对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所有袭击事件都发生在夜晚,那这些生物必然是白天不敢现身,那么...”

“那么它们必定来自黑暗之地!至少也跟黑暗之地有莫大的关系,只有那边的生物害怕光明之神,和斯高特人一样!只是——那黑门两百多年前就消失了,他们到底是从哪来的呢?我想,这件事只有他们才能给出答案...”亚纳铎德好像想起了什么,自顾自的说着。

地姆骑兵

“对啊,斯高特人不就是这样的吗!”安居雅蓉如梦初醒,“陛下,您说的他们是谁?”

“先别问了,我得马上出发,答案肯定在那里!”亚纳铎德说着转身要走,安居雅蓉一把拉住他,顿时慌了:

“陛下!您要去哪?”

“红冠堡!——你关好城门,先集中精力把城内的局势控制下来,如此混乱城堡迟早要不攻自破!”亚纳铎德说完,戴上头盔便翻身上马,又一阵风似的破门而去了。

安居雅蓉颤抖着身体起身恭送,一旁的侍从急忙上前扶住了他,轻声问道:

“大人,这人是谁?为何如此受您敬重?您还叫他‘陛下’?我们安居里番国王我是见过的!”

安居雅蓉此时心事沉重,没在意侍从的话,口里一直默念着“红冠堡...圣光族...黑暗之地...”

那侍从见他没回答,只好搀扶着他坐下:

“大人?坐下吧,我给您去把药端过来,该吃药了。”

“哦,此人便是紫衣王国之王...也是我们赤灵一族最伟大和睿智的领袖——亚纳铎德大将军!”安居雅蓉迟钝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慢慢的补充道。

“什么?他就是亚纳铎德大将军?人称‘风行两君子‘’之一的亚纳铎德陛下?怪不得他气度非凡浑身王者之气!”那侍从听后震惊不已,目瞪口呆。

“嗯,正是,你快去取纸笔过来,我要写疾书。”

安居雅蓉心想既然亚纳铎德已经在介入此事,自己只需要把辖区内的城防事宜安排好便是,这时他又想到了他的哥哥安居里番,觉得应该将亚纳铎德西行的事告诉他,于是便迫不及待的要写疾书送往灰石港的巨浪厅。

“大人,您可以开始了。”不久,侍从已备好纸笔。

“圣光冚督府明令:着令各城镇立即派人将辖区内民众尽数迁往城内,以避黑暗之敌,直至另行通知。注意,是所有民众,一个也不能落下!就这样。哦,对了,你再帮我修书一封寄往灰石港巨浪厅,以我的名义告诉我兄长关于亚纳铎德大将军到来的事便是。”

“马上发出去吗?”侍从问道。

“你多抄写几份,务必确保每一座辖区里的城镇都能收到,以我的名义全发出去,希望还来得及。哦,等等,你写完后记得先念一遍我听听看。”安居雅蓉看了看大厅里顿时不知所措的人群,挺了挺身体,觉得精神好了不少。

“嗯,就这样吧,我的药,你先去抄写,顺便叫人帮我把药端过来。”

“是,大人。”侍从点头离开了。

红皮人(8)——农场斜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