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尾声,我选择辞职

文/洋气杂货店

01.

九月份,因感觉身体状态不太好,便去体检。

去医院的路上,到处飘着桂花香,一下子把我拉入高中校园或在小区闲逛的感觉,那是我很久都不曾闻到的味道。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状态是,每天近凌晨下班,一大早匆忙赶地铁,吃饭靠外卖,周末瘫在床上,尽力去恢复周一所需的体力,手机上依然时不时地忙着工作。

桂花的香气顿时让我难过起来,因为我发现,我已经没有自己的生活了,那一刻我很想逃离,从工作的状态里逃离。

体检时,我被自己的体重惊吓到,已经很瘦的我,近期又暴瘦十斤,原本合适的裤子开始变肥大;食欲下降,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凌晨回到家,匆忙洗澡准备休息,洗头发吹头发成了我一个很大的负担。近期我剪了两次头发,剪掉留了一二十年的长发。

我真真实实地感觉到累,这种累已经无法再靠周末休息或心理建设来缓解了,体检报告上的数字也在真真实实地告诉我:该休息一下了。

毕业后的这第一份工作,在两年零四个月时,我辞掉了它。


02.

知道我辞职,很多朋友同事都来问我,有没有找到下一份工作。

疫情仍不稳定,很多人都不太敢轻举妄动,似乎只要抓住了一份工作,都会将它紧紧攥在手中。

人在本质上都是害怕变动的,不管是离职、分手、搬家还是离婚,都会给人带来或长或短的不适,这种不适,往往会让人恐惧,让人无法承受。

就像我在新一天醒来感受到的被抛弃感,我发现,我不再被人需要,我看不到我曾关注的项目的最新动态,我的触角与外界失去了热气腾腾的联系。

这种感觉是很让人失落的。

也因此,每个人都在尽力去避免变动,尽力去维持原本的状态。

我很理解我的这种看似鲁莽的行为,当心理状态和身体状态没有调整好,我做不到“无缝衔接”下一份工作。对我来说,收起上一份工作、并对下一份工作产生热情和信念,都是需要时间的。

“万事俱备”,是我从前的一种行为习惯,做每一件事,我都会提前做好准备,从来不给自己任何慌张的机会。

就比如,当我下班刚进小区,我就将钥匙摸出拿在了手里,而不是等站在家门口,才想起去包里翻钥匙。

这一次,我丢弃了一直以来坚持的“不打无准备的仗”的习惯,也开始做一做“不确定的事”,不确定下一份理想的工作在哪里,不确定何时能找到它,更不确定,我能否承受这段“不被需要”状态下的焦虑和恐慌。


03.

工作的最后一天,我退掉了一百多个群,曾经每天热闹的微信首页,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信息不多,也没再出现红色的@提示。

离职,是我选择的一种较为彻底的自我解绑方式,把不敢停下来的大脑和身体解绑,把职场上几十几百个关系解绑,也给我的这一阶段解绑。

这份工作里的一切我都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知道在哪一站下车,每天都在一个闭环内循环往复,以至于它成了我的一个舒适圈,待久了,我怕我更没勇气跳脱出去。

我想换一种生活,这种生活是可以不确定的,是可以出错的,甚至是可以后悔的,就像我现在的短发,抛开合适与否,它至少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近两年半工作的结束,于我而言像是再一次毕业,从一家公司毕业,从一个岗位毕业,从一个阶段里毕业。

我开始期待下一个阶段我的生活,在哪里,做些什么,会遇见谁,又将会有什么新鲜的想法可供记录。

END


作者简介:洋气杂货店,已出版《层次越高的人,越能专注做自己》,个人公众号:洋气杂货店,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禁止随意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