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哼的一生

谨以此文,献给千千万万码农!

Hello world

01

对的,他叫阿哼。

大学刚毕业,不是985,还好是一所211院校,在南方的一个二线城市。后来阿哼也没想到,正是985、211和非985、211的差别,差一点让他与一家国际500强企业失之交臂。

和其他计算机科班毕业的学生一样,阿哼选择了把眼光放在北上广深。互联网热潮的当下,北上广深确实对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阿哼进入了广州一家软件外包公司,同学们都劝他不要进外包公司,钱少活多,还杂七杂八,累死个人,一个人掰成四五个人用。阿哼倒是心里很高兴,心想那应该能学到很多技术吧。

那一年,阿哼22岁。

如阿哼所想,活很多,设计、美工、编码,阿哼都要做,他是一块砖,那里需要哪里搬。也如同学们如说,阿哼每天 coding 到两三点。阿哼却并不感到累,反而感觉很充实,学到了很多技术。

就这样没日没夜的三年过去了。

公司来来去去一波又一波人,阿哼也从一个打杂实习生,成长成一个坚实的技术大牛,公司的中流砥柱。老板给他加了工资,10 k每月。

阿哼,给自己换了苹果电脑、苹果手机,这是阿哼,花自己的钱最大一笔开销。阿哼心里高兴,可他近视了。


02

如今技术一流的阿哼,在公司,在业界都小有名气。猎头争相的给阿哼推荐工作,阿哼也觉得是时候选一家牛逼哄哄的企业了。阿哼想要更大的平台、更好的成长空间。阿哼选择了一家杀毒软件公司,这家公司拥有业界最狼性的文化,以及手持ak47喜欢颠覆行业规则的老板,这是阿哼看中的。

那一年,阿哼25岁。

大公司和外包公司就是不太一样,虽然两者没多少可比性,但就技术大牛这一块,大公司还是有很多神人的。阿哼在这,认识了许许多多的大牛,结交了很多热爱技术的盆友,对于刚毕业就只有工作的阿哼来说,有盆友有工作的日子更为滋润。虽然偶尔也要加班,但凭阿哼现在的技术,都是小菜一碟。

阿哼很满意现在的工作、生活。阿哼出生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工。阿哼初中那会,流行起了外出务工,阿哼父母为了生记,留下了阿哼和还在念小学的弟弟妹妹,去了省外修高速。每逢过年过节,阿哼一家人才能小聚一会。阿哼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收入也还算可以。阿哼有了新想法。阿哼想买一套房子,把父母弟弟妹妹们都接来,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

不巧的是,这一年深圳的房价涨势极高,广州的房价也被拉了起来。想在广州买房,阿哼还得奋斗几年。也正是这一年,阿哼被查出了前列腺炎、脊椎劳损。

阿哼热爱编码,也喜欢赚钱,更喜欢和技术朋友们攻克难点喜悦的那一刻。阿哼不想因为自己病了,放弃编码,可是阿哼知道自己不能硬撑了。

阿哼,心慌了。

在同事朋友的极力劝说下,阿哼暂时放弃编码。安安静静的去了医院。阿哼花光了这几年所有积蓄,找了顶级的医生。阿哼想尽快治好他的病。阿哼要继续编码、继续赚钱。好几个开源项目还等着他去维护,弟弟妹妹们的学杂费还等着他去交。这些小毛病怎么能抵挡阿哼的前进的步伐。阿哼还要改变世界呢。

日子就这么一点点过去,阿哼也慢慢康复。阿哼的编码生涯也将继续。


03

那一年,阿哼28岁。

令阿哼想不到的是,28岁的这一年,阿哼遇到了生命中的她,柳素。

阿哼和柳素是在一场技术分享会认识的,当时阿哼是那场分享会的受邀演讲嘉宾,分享区块连技术的应用。柳素是活动主办方的联络员。虽然阿哼已经28岁,从理科再到工科出身的他,别说谈恋爱了,平日里连个说话的妹子都没有。28岁的阿哼,技术宅,老处男。柳素却不同,25岁就见过各式各样的男同胞,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只有她不愿搞的男人。

柳素在工作之余,还兼职一直播平台主播。联络员这工作也只是随便玩玩,打发时间。年轻貌美、粉丝千千万,什么男的没见过。按理说,阿哼这种技术男。柳素是不会喜欢的。柳素偏偏喜欢上了。

利用工作的便利,柳素轻易的拿到了阿哼的个人联系信息。

就这样,阿哼和柳素开始聊天、吃饭、看电影、一起旅行、一起睡觉。28岁的阿哼,第一次为一个人紧张,她难过时想给她肩膀,把所有的宠爱都给她。他要给她买大大房子、酷酷的汽车。

阿哼辞掉了杀软公司的工作,跳槽到了一家国际500强公司担任架构师,薪水也比原来的翻了一倍。阿哼的买房计划也开始如愿以偿的提上了日程。

阿哼贷了点款,在广州不算很偏的区域买了一套120平的房子。本打算把父母都接来广州和自己一起住。可是这事,柳素却坚决不同意,更是抛出了让阿哼两难的选择,要么分手,要么阿哼把她父母接来广州。

阿哼的父母知道阿哼这些年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家里的弟弟妹妹阿哼也扶持得非常好,阿哼的父母在村里说起自己的儿子都眉飞色舞,很是自豪。阿哼自然成了十里八乡出名的榜样。阿哼的父母得知阿哼广州买了房,更是高兴了。二老心里盘算着阿哼会不会接他们过去。可二老心里是没底的,一辈子生活在农村,虽然外出务工几年,可也没到过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啊。二老怕到了那住不惯,还怕给阿哼托后退,耽误阿哼工作。又想到阿哼都28了,还没结婚的信,和阿哼同村同龄的娃都上幼儿园了,二老还指望着着早日见孙子。二老一致认为这广州不能去。

阿哼,正为柳素和她闹分手这是茶不思、饭不想。手机响了。

阿哼拿起手机,一看是他母亲打来的,阿哼整理了一下情绪接了电话。阿哼的母亲嘘寒问暖之后,阿哼正准备要说把他们来广州的时候。阿哼的母亲却直接说他们是不会去广州,叫阿哼放心,他们在老家已经习惯了,也舍不得一亩三分地,再说了还有他弟弟妹妹们在,阿哼认真工作就是。

阿哼和柳素总算没有分手。半年后,阿哼带着柳素回了老家办了结婚酒,柳素不习惯农村,婚礼刚结束,阿哼和柳素回了广州。


04

阿哼在这家500强企业干得风生水起、如鱼得水。而立之年的阿哼,技术非常的扎实,也锻炼了一定的管理才能。二十几岁的阿哼,勤勤恳恳,一心只想学好技术,赚更多的钱。现在的阿哼,技术有了,钱有了。阿哼却有了另外的想法,改变世界。

乔布斯、伊隆·马斯克、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阿哼,想成为这样的人。

当阿哼和我说起,他想像他们一样,要改变点什么的时候,并邀请我加入,给我一定的股份。阿哼给我描述未来会怎样怎样,我们会造福人类,改变世界,甚至超越 Google、Alibaba。但我都不信,可我还是觉得和阿哼一起创业,因为我信阿哼,即使失败,他也不会让我吃亏到哪里去,他一向都很够朋友。

就这样,我和阿哼开始折腾策划案,尝试各种项目,拉融资。后来,阿哼前上司把我们的创业策划案递交到了公司董事会,方案获得认可,我们获得了5000万的启动资金。

由阿哼任CTO,我任COO,阿哼的原上司汪泉任CEO,开始了我们共享飞的的创业。

按照阿哼当时的设想,我们的共享飞的自带自动驾驶功能,初期分布国内各大城市。用户可以手机随时预约叫车,设定好目的地,飞的就会自动送达。打破国内出行壁垒。然后在把范围扩大到全球,让世界成为真正的地球村,想去哪就去哪。

很快,5000万的启动资金被我们花光,所幸的是,我们的获得各大投资机构,以及各大互联网公司的青睐。一轮融资,就获得近18亿美元。我和阿哼没日没夜的加班,公司也越来越壮大,我们的飞的已经也遍布国内几个一线城市。阿哼由于经常加班的缘故,开始掉头发,额头油光可鉴,有了一些老板的派头。

那一年,阿哼33岁。


05

公司由于技术的优势,又不缺钱。发展极为迅猛,可谓狂飙突进。

很快,我们把公司的业务推向国际化,英国、美国、日本很多民众使用到了我们的飞的。世界人民的出行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件小事。

回望这几年的努力,我们都感到有所值得。每当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我和阿哼经常喜欢在位于深圳前海的摩天办公楼天台露天办公室,听苏运莹的《野子》。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


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


却又飘散的勇气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 ...


... ...


吹啊吹啊 我的骄傲放纵


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


任风吹 任它乱


毁不灭是我 尽头的展望


吹啊吹啊 我赤脚不害怕


吹啊吹啊 无所谓 扰乱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这座城市风很大,浪也大。幸运的是,我们成功了,我们变成了巨人。还有两个月,我们就要到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了。


06

就在上市的前一周,一个安静的午后,阿哼累倒在办公室,被送进了医院,查出了癌症。

医生说,已是晚期。


07

阿哼临走后,我喜欢一个人站在天台,看远处风吹落树叶,想念阿哼,想念《野子》。

别人的一生都很长,阿哼的一生却只有35年,阿哼说足够了。





08

两年后 ……

柳素带着阿哼的儿子,改嫁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