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呐,若然能将一切舍弃的话
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 就会变得轻松吗


七月的蝉鸣,多了一分喧闹。昏暗的天色,少一分心悸。

想拥你入怀,多一秒。也想听你耳边诉说,不多不少。

如若穿梭时空的少女,敢能弃所有物,只寻美好。犹如绕环的余音,虽绕梁而不解。

慌张,错乱,放肆。是后遗症,是儿提的任性,亦是纯真的代名词。

一切的一切,当不愿放下、不舍得,那有如何?像大闹天宫的孙行者,似真似幻,佯装自己是个勇士,却不曾料到,如梦方醒时,一切都消逝了,不过是个孤军奋战的堂吉诃德。没有值得炫耀的。

正如正红色的气场唇釉,不是每个人都能驾驭,不能承受之事大多超乎你的想象,甚至死亡。坏情绪和坏思想,不是洋娃娃填充的棉絮,朽掉的细胞,化作不争气的眼泪。

冷掉的食物,飞虫环绕。厌恶至极,la vi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