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赛的最佳辩手

昨晚朋友圈里,一位初中同学发了条关于他参加学校的辩论赛的朋友圈,大致就是讲评委太黑了……

这使我想起了,我当初高二时参加的那场辩论赛,当初参赛就奔着最佳辩手那个奖去的,然而后来我却是因为了我的队伍而退了赛。

1

那时候,班长给我一张辩论赛的报名表,说:我觉得你可以去试一下。

我瞥了一眼后,兴趣全无,在我看来这个学校我就是最佳辩手了,这种头衔有与无区别不大。但,那时也应该闲得蛋疼吧,我还是报名参加了,毕竟最佳辩手那个还有个奖状和那种透明的奖杯。

辩论赛的举行是由学校的辩论社和学生会负责的,但同时啊,辩论社也自己组了一支队伍参赛。

经过初步的面试后,我和三个男生分配到了一起,我们也相当恶趣味地把队名叫做男神队。写到这里,我不禁回想起我那三个队友了,一辩和我一样是个文科生,性格比较腼腆,不太擅长机变;三辩是你与他聊天永远是不会在同一个频道的,沟通有点困难;四辩典型理科男,他说他语文不太好,但却做着最后的总结工作。噢,对了,我是他们的队长,二辩。

那时我们打了三轮比赛,一胜一平一负,积分制,我所在的队伍得分最高。说真的,那场平局是我最无语的一场比赛了,那时候连对方辩友集体都认为输了。可裁判告诉我们,分数相同,平局……但我还是尊重那几位参赛选手的裁判他们给的结果,反正我的积分也最高了,下场输了也能进。

然而最黑就是我们队伍的最后一场比赛。没错,我们的对手就是拥有裁判身份的参赛选手。而且,这个队伍的参赛选手也是不固定的,一个辩论社的人随便来组合。那场比赛的辩题,是他们辩论过四次的题目。(我的三辩也是辩论社的)

那场比赛,在裁判的各种偏袒下,成功地让我们输掉那场比赛。但我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我们的得分最高了,能进下一轮了。

辩论社的社长却在那时候对我说:你们队伍只有你和三辩可以进下一轮,一辩四辩个人得分太低。

我被人阴了一场比赛已经有火气,这时候还和我说要拆散我的队伍,把名额给对面这个靠黑手段才赢了一场的辩论社队伍。我立刻问道:凭什么要淘汰他们两个人?当初规则是说整个队伍进下一轮的,现在和我说改规则?

那个半男不女的社长,气焰嚣张地说:你不满意可以去找校长,在这里吼什么!

我:妈的,你们就是不公平,想自己赢就直说,别用这么肮脏的手段。

这时候,旁边的学生会副主席(男),一拍桌子,站起来“你说谁不公平,你再说多一次!”边说边想,冲向我。

然而,他打错算盘了,我是那种遇到事了巴不得把事闹大的人,加上我还占理了。我随机歪着头,笑着说,不公平还怕别人说啊?老子还不玩了,走!我们不玩了。然后,我瞪着他,巴不得他冲过来动手。

随后,我们走出后,对方的二辩也就是另一位学生会副主席,还帮我们把门摔上了。

2

当天晚上,负责辩论赛的团委老师来找我,很和蔼地问了我关于下午的事情。

听我讲完后,他说:我很欣赏你这种为队友出头的行为,因为一场比赛是靠一个团队而去赢得一场比赛,不是靠个人。而且我们在报名表上写的也是整个队伍进入决赛,我们临时改了规则是我们的不对,所以我再去了解清楚这件事情后,再来给你个交代。

毫无意外,他第二天又在晚修时来找了我。

他说:那件事,我经过了了解后,的确是有些人他的水平不够的,因为我们这个比赛最后是要公开来的,所以水平不足的会影响到效果的。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是淘汰掉两个人,以每个队伍选取两个个人得分最高的……

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明白,但我想你也知道我在那天晚上我就说了我要退赛。

他:可你的分数是……

我:我退赛!高不高无所谓,我是他们的队长,我对他们说过,我要带他们到决赛去装逼,现在他们要被淘汰了,那我留着也没意思了。但是我想说,我的三辩他没有说要退赛,我退赛是我个人的事情,他还是有资格能进下一轮的,这件事与他无关。

他:嗯嗯,这个我们清楚。他还有资格可以进入下一轮的。

那时,太阳下山了,月亮还没爬上来,冬夜的黑刚刚开始渲染整个校园,但在这个浅色调的黑下,我隐约能看到那个年轻的老师,脸上似乎有些犹豫的神色,说:这件事你们也是有不对的,你们不应该摔门这样的破坏公物的行为……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看清我脸上那个嘲讽一般的笑

他停顿了下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额,这件事情因为是最后要公开表演的,所以嘛……我希望你能理解下,就不要到处说了。他的声音越说越小,但这时冬夜的黑却越来越浓重了,这个负责团委的年轻体育老师脸上的黑不知是被白天的阳光照黑的,还是被这个冬夜的黑渲染的,我不知。

我笑着说,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学习了。

他说,没事了,没事了。

突然间,我极其恶趣味地说:不好意思啊,这件事麻烦老师了。

他突然间非常地不知所措地,摆摆手说,没什么的,没什么的……

看着他,我亲切一笑后,转身回到教室。

进入教室后,灯火通明,冬夜的黑无处可躲。

3

现在回想起来,令我差异地是,我的确后来没有到处说这件事,即便好友问起,我也轻描淡写地说,被黑了。究其原因,估计还是因为我怕事吧。

噢,对了,后来我们那个比赛最后的最佳辩手得奖的就是那个连续两次都输给我的学生会女副主席,因此我现在还觉得我自己是我那一届的最佳辩手。听了,我有去看最后总决赛的同学回来说,非常精彩。

但,我却怀念和我那一队水平参差不齐的男神队辩论赛的比赛,虽然不出彩,可我们都在努力地去赢。

(附两张学校照片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