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谨以此篇献给我远在家乡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辛苦了大半辈子,近年来越发显得苍老憔悴了。以前没觉得有什么,感觉年年都差不多的样子,可就从12年我大学毕业工作后回家过春节,看见他们的第一眼差点没忍住哭出来。那一眼,似乎过了许多年……怎么能一下子就老了这么多?

我的母亲很小的时候就被她的父母亲送走了,生活在一个地主家庭里。地主家虽很富裕却不开明,对待孩子也不如对待自己一般好。母亲常在我小的时候和我说起她小时候的故事,那时候的我就觉得母亲的养母真是太可怕了。她不给孩子们米饭吃,养父见孩子们天天吃红薯土豆实在心疼就趁养母不在家偷偷煮了一些米粥,没想到这点小心思早已经被发现,正当孩子们吃得欢快时,养母折回了家中没收了他们的碗。而在平日的生活中无论养父如何维护孩子们都抵不过养母的“威逼利诱”。后来因为长时间食用“粗粮”加之照看弟弟妹妹,我的母亲患上了胃病,养外公见我母亲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便再也不顾养外婆的反对坚决带着我的母亲上了医院。自此,我的母亲见到红薯土豆就躲。

母亲长大一些后,村里成立了夜校,无论男女都可以免费学习,去学习的还能拿到奖励。母亲一听说便去了,很是积极。但当她刚学完十个阿拉伯数字就被养父硬生生拖回了家,无论母亲怎么哀求怎么保证(保证不会耽误照顾弟弟妹妹,不会耽误拾稻谷拾牛粪挣钱)都没能打动养外公。母亲遗憾地告别了学堂,那个她曾经很爱的地方。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养外公一家便为母亲说了亲。母亲四下打听得知对方是一个患有遗传病的人,母亲不想她将来的孩子如他人一般受苦便拒绝了这门亲事。可是,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母亲极力反对也显得苍白无力。母亲说,那时候的她只能靠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于是,母亲开始逃跑。跑了好几次都被抓了回去。可再严实的“牢笼”也关不住母亲向往自由的心,母亲又一次逃跑了。这一次,母亲利用前几次逃跑所得顺利找到了代她写状书的人,一纸将养父母一家给告了。最终,母亲获胜赢得了自由身。从此,母亲便开始独自生活。

母亲到一家餐馆帮工,在那里学会了做许多菜并认识了我的父亲。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一直是一个血气方刚之人。年轻时,讲义气帮朋友,他一个人拿着棍击退了三十几个人。每当村里来了“恶霸”或者谁受到欺凌,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找到父亲,而每每这种时候,只要父亲一出面说几句总能和平解决。母亲说,那时候的父亲很神奇,没有背景没有权钱,但是说话就是管用,大家都愿意给他几分薄面。

而小时候的父亲就没那么幸运了。曾听说因为父亲的兄弟要上学,父亲早早就被退了学堂,留在家中帮忙。我一直觉得父亲是家里最帅气的男子,却没想到我的亲爷爷奶奶会不待见他。有那么一次,仅一次,父亲略带忧伤地告诉我,他的父亲母亲更偏爱他的兄弟,对于他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以至于后来我的出生,奶奶都想把我卖了换钱给父亲的兄弟结婚。而我是我父亲救下的幸运儿。母亲说,当父亲听说了奶奶的想法便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对奶奶说,这个女儿是我的宝,我要留着她供她上学。然后父亲就带着我和母亲离开了家乡。可即便如此,父亲依然保持着对家的渴望和对家人的爱。

大约是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父亲带我们回老家探亲(奶奶在世时父亲每年都会带着我们回去),大巴车赶到一半路程时就被通知前面山体滑坡,父亲的家乡大多路面已被洪水淹没,人和车根本无法通行。整车的人几乎都原车返回了,只有父亲带着我和弟弟下了车,他扛着我和弟弟还有行李走在了齐腰的洪水里。。。那一晚我们没来得及赶到奶奶家,奢侈地住了一夜宾馆。记忆中,那一夜我没有合过眼,父亲一直陪着我。

母亲总说我和父亲是有缘分的人,她说,她与父亲结婚后不久父亲就出门打工了,父亲每月只是寄钱回来,第一次回家就大包小包拎了许多。母亲说里面有大红包被,有很多小玩意,母亲笑话他,都不知男女,怎么就买了大红包被,结果当天夜里我就出生了。母亲说,我和父亲就像说好了一般,时间不早不晚,物件不偏不倚。

母亲常说,父亲视我如掌上明珠,总想把最好的都给我,而我的出生也改变了父亲,他淡去了些许血气,散发了更多的慈爱。

从我的小衣服,我的头发,我的小玩具,几乎每一样父亲都要经手,而有了我,父亲还学会了拍照,家里至今仍保留着一台古老的相机。

长大一些后,母亲常懊恼后悔,总念叨着她和父亲本可以给我们更好的生活。她面带愁容地说,若不是当年你父亲犹豫,舍不得你们姐弟两,如今我们也许也如村里人一般已是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

我假装很生气地说,我不需要那些。若没有你们陪在身边,我们姐弟是否能成“人”都是个问题,又怎么谈更好的生活?

母亲若有所思地拍拍我的肩,而后如释重负般笑了。

而我心里明白,伴随着我和弟弟的出生,父亲和母亲早已暗自立下了“砸锅卖铁的”誓言。他们没有选择离我们而去,却扛起了更加艰苦的人生。

我依稀记得,为了交上昂贵的学费,父亲母亲天黑了还没有回家,我和弟弟坐在家门前裹着被子数着星星,锅里的热水烧干了我两也不知道。。。

也记得,为了让我们姐弟两有自己的家,父亲母亲没日没夜地在新房址那挖着忙着,天黑了就带起手电,下雨了就穿上雨鞋,饿了就喝口井水。。。到了规定时间还没有完成就跑去求别人再多给些时日,就这样,一点点地创造着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也记得,那一天下起了瓢泼大雨,路上根本没有行人,走在雨里也别想睁开眼。可是这样的天气,父亲母亲依然到山里收松油,雨水实在太大,肩上的担子实在太重,父亲母亲一不留神从山上滚落下来。那时候,他们担心的仍不是自己,而是肩上的那一担子松油,为了给我和弟弟换取学费和食物的松油。

也记得,那一年,父亲因为过度劳累住了院,我第一次站在手术室外,害怕失去一切,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恐惧。。。

可尽管如此,父亲母亲从未抱怨过生活的不公,当遇到困苦的人悲伤的事,他们依然会主动伸出双手。

我想,我的父亲母亲是像阳光一般的人,即使这个世界抛弃了他们,他们依然会热爱着这个世界。

我的母亲,是一个常常被我们笑话的人,因为她看电视总是哭,还哭得很大声,很伤心,止也止不住。

我的父亲,是一个常被母亲唠叨的人,母亲常向我告状数落父亲的种种“罪名”,因为父亲总是那么随意任性。

我的母亲,是一个笑称过自己的名字“有一箩筐那么多”的人,虽不识字却格外通情达理。

我的父亲,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什么都会,且学什么都非常的快,小到螺钉,大到盖房子,理发、摄影、编织、裁剪、烹饪。。。我都想不到他有什么是不会的。

我的母亲,是一个爱念叨的人,我的同学,我的邻居,她没有不认识不知道的,她总能和你说很多好玩的新鲜事。

我的父亲,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但骨子里很慈爱。

我的母亲,是一个固执的人,她认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

我的父亲,是一个谦虚的人,特别不会表达自己。

我的母亲,是一个热情的人,别人的困难她总是义不容辞。

我的父亲,是一个真诚的人,三十年前的工友至今仍惦记着他这位朋友。

我的母亲,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人,总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的父亲,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更愿意相信别人把他当朋友,从不怀疑别人。

我的父亲母亲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农民,与山与水与田地相处了大半辈子,他们有着农民的质朴,吃苦耐劳,也有着智者的胸怀与思想。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过着属于自己的平凡生活,用一颗热忱的心保持着自己的梦想。

后续

第一次想到要写这篇时是因为马上要过母亲节了,但是我当时设想的那篇不是长这样的,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在此之前我也和坤哥提过想把父亲母亲的故事写出来变成小说的样子,但这次却发现似乎没有想象中容易,我缺乏对中国历史的认知,因此写时总担心出现问题,而关于父亲母亲的许多事我也记不太清了,能记得的都是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并且,我发现好久不码字,突然码不出来了,有种不成文的感觉。。。凌乱。。。读者莫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我家是在湖南西北山区一个叫做张家村的小村庄,是真正可以称为穷乡僻壤的地方。那个年代,食不果腹之事在那个小乡村...
    康若雪阅读 222评论 0 4
  • 我的妈妈是一位很平凡的家庭主妇,也是一位伟大的的妈妈,因为生下了四个儿女,还含辛茹苦抚养我们长大成人。 我...
    陕西姑娘在苏州阅读 218评论 3 4
  • 文/王莉萍 用这样的标题,会给人一种类似作者或多或少小有名气或者地位的感觉,然而并非如此,这一点在接下来的描述中您...
    shil丽阅读 97评论 0 1
  • 我的父亲年轻时长得很是英俊,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初中毕业,写得一手好字,在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的年代娶了...
    一诺倾情923阅读 1,050评论 12 27
  • “现在的我活得越来越不像我自己了,我究竟怎么了?”看着她,我没有接话。 时间是很奇妙的东西,没有在意的事在意的时候...
    芋见黎阅读 45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