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防史上的一抹曙色

近读邹元辉新推出的长篇历史小说《水师管带》,首先想到的是,他正在做着重拾回忆、补写历史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历史的宏观架构,会让人们忽略、错失许多珍珠,而从民间、文学的角度,恰好把这些缺损的章节捡起来、补上去。

管带即舰长。中国史上第一艘机械(蒸汽)动力舰诞生在宁波,第一位机械动力舰长是宁波人。《水师管带》叙述的正是这位宁波籍管带贝锦泉的成长故事与传奇经历。

历史与文学的区别在于,前者旨在叙事,后者着墨于人物的塑造。历史之于贝锦泉,也许只需要一笔——清首艘机械动力舰万年青号舰长(管带)——即可。文学中的贝锦泉是从街头四小混混之一开始的。之后,他受父母之命,在他一位堂叔的引领下前往上海一葡萄牙籍外轮学做水手替班,他的传奇经历就这样开启了。在船上,他结实了德籍大副左凯蒂尼并因此学会了司舵。在外轮遭受变故后他上岸,在甬江置船摆渡,因此又结识了胡雪岩,后经胡举荐成为宁波商号出资购置的史上首艘机械动力轮船“宝顺”号的司舵。之后又先后结识了当时的闽浙名将左宗棠、沈葆桢,并受两位的赏识,最终出任大清首艘自制机械动力舰舰长(事实上贝锦泉官至定海总兵)。这就是文学。当然,文学不是原生态生活的复制,所以需要巧合,需要技巧,无论这巧合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只要有益于形象塑造,那就是成功的。从中不难看出作者不俗的故事架构与叙述掌控能力。

作品视野宏阔,结构缜密,选取宁波商界合力购置宝顺轮打击盗匪、护卫商船,到后来受邀入职水师、打造第一艘中国战舰以御敌卫国为线索,全方位描绘了十九世纪中晚期大清朝野广阔的社会图景及走向衰落的必然趋势。故事脉络清晰,情节饱满,从而使遥远、抽象、冷硬的历史渐渐有了温度,让人再阅读过程中,在细节与情节的层层递进中获得共鸣与体悟,从而使这段历史具有真实的现场感。

作者是个有心人,创作这部小说历史五年,他用作品告诉今天的人们,历史永远不缺少英雄,即便是在积贫积弱、风雨飘摇的清王朝中晚期,依然涌现出丁汝昌、邓世昌以及左宗棠、沈葆桢等众多载入史册的民族英雄,也不缺乏贝锦泉这样的无缘史册的“无名”英雄。这对于今天立志走向深蓝、在海基线以外迎接来犯之敌的人民海军,也不无启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