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鬼的随笔日记三

96
沅辛
2017.05.09 11:20* 字数 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女生都是感性动物。
这是真话,女鬼也如是。
小鹿的爹被关在第三层地狱有一段时间了。她一直忧心冲冲。即使这第三层的地狱之火并不会给鬼魂造成太多的伤害,小鹿也有点心疼,那毕竟是她一世的父亲。
判官说除非小鹿的妈亲首原谅她爹,要不这第三层的炼狱,这男鬼还要承受七七四十九年。
在地狱本就度日如年,再度四十九年,这着实让鬼吃不消啊。
小鹿想了想,偷了牛头的通关文谍,去给她人间的妈托梦去了。
可惜她妈在梦里把这女儿骂了个个呛,小鹿回来一直紧皱着眉头,看来这爹婚内出轨四十九年之刑是免不了了。
鹿妈下来是一年之后,鹿爹死了,女儿也去了,鹿妈心里没了个寄托,渐渐身体就不行了。
等两位魂魄相见,眼眶都红了。
小鹿和妈妈絮叨了好久,再次提到了鹿爸的问题。
鹿妈依旧生气,可自她看到鹿爸每日忍受着炼狱之苦,心渐渐就软下来了,待过了半月,鹿妈就和小鹿一起去跟判官求情了。
鹿爸感动不已,哭的鼻涕眼泪到处都是,口口声声,再三起誓,下辈子绝对会守着鹿妈一人不离不弃。
可鹿妈却罢了,她心累了,不愿意再去经历同一个人,只愿来世遇好人。帮鹿爸说情是念在一世夫妻,到底是有点好人基础的。
很快他们结束一世情缘,双双投胎去了。
我常在想,上辈子,为何会接二连三地被同一个人所骗所欺,到最后还被其所恨,言语里外都是我的不对,然后,我还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心心念念这个人的好。
看到鹿妈,我是明白了,女人的心都太软了。女鬼的心也如是。
那时候的自己总是很容易被一两件小事所感动,等到真正有些事发生了的时候,会因为这些小事,给自己寻找安慰。
只是我这鬼,在做人的时候,理性依旧大于感性,会明白到底什么人才是我最需要的,果断弃离。
只是不知为何,现在做鬼确是不行了的。
我始终无法喝掉那碗孟婆汤。
黑白无常说,鬼魂就是这样,必须把一切都想开。
我倒是想开了一部分,却做不到全部。
大约是前世的自己,在家里,在学校,在社会感受到的温暖太少,才会格外在意那时候的男人。
记得初始,我并未对他上心,也深知彼此不合。
异地这个绝对因素横在中间,他骨子里并没有回来的打算,我也没有投奔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分手后的某天,我和朋友再次遇到他时,我曾感叹,若初遇,他表示如此,那么我是万万不可能喜欢上他的。
后来想想我这种喜欢,也许更多的是习惯。
我习惯一个人甜言蜜语,习惯他每日的关心问候,习惯他出现在我面前。
女人都是感性的,所以我很多时候,会告诫我的的男性友人们,一定要经常出现在女朋友面前,等她们习惯你了,便也很难离开你了。
一个女人即使心里有人,你多多出现在她面前,将她的时间都填上你的影子,时间长了,你的影象自然就覆盖了,可惜这个道理并非所有人都懂。
我想鬼王也并不懂。
有人传,鬼王妃是被强迫的。
我一直不明白这强迫的意思,鬼王的才情颜值在整个冥界都是首屈一指的。
而那个王妃却有点普通了。
据说王妃一直在等她凡间的情人。
我们哥几个看了王妃的生死簿个红绳记,都替鬼王不值。
这王妃喜欢的与鬼王相比简直就是个渣渣啊。
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小鹿有点不屑。
我笑了,再出西施也做不到这样。
些许真的是因为王妃与鬼王相处时间太短,还没发现鬼王的好。
这几日看到鬼王,他一直神色郁郁。
我路过给他请了好几次安,他都只是摆手。
我想这个女鬼的离去对他也许影响真的很大。
小鹿拖着我,很奇怪,王妃并不漂亮,细挑的身材,顶多算的上有味道而已,可就是这味道啊,寻常鬼怎么也修炼不出,这是与身俱来的优势,自然我们普通鬼是比不过的。
我一直觉得王妃没死,瞧着鬼王日日夜夜查典籍问故里的样子,估计他也这样想。
只是这又是何必呢,找到了,你就真的能和她在一起吗,我有点怀疑。
王妃的消息虽然封锁严密,到底也会因为七七八八,零零碎碎,传递出来。
王妃若真的是假死,那么她一个女鬼,孤苦伶仃,躲避我们这一群散户,想是也极为艰难。
我常感叹,我自己一个鬼孤苦伶仃地度过了相当长的时日,亲鬼不再,友鬼不存。
若不是因为内心那或多或少的执念,些许早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女鬼也着实不简单。
春寒料峭,在街上碰到鬼王的时候,他喝的摇摇晃晃,小二在旁边唉声叹气,掌柜的愁眉不展。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鬼王如此失态的样子。他依旧着着那紫色的宽大绸袍。我们这群鬼,有很早就死去的,也有最近几年才来的。
像鬼王,依他的穿着打扮,我估摸过大概他做鬼已过几百年了。像我,一个新鲜鬼,自然会依着生前的喜好,穿最为简单的服装。
掌柜的看法我来,面色大喜。
他连忙招呼我,木子。
我生前姓李,木子李,等到大家自我介绍时,我就直接说就叫我木子就好,亲呢一点的会有鬼叫我木木,我瞧着掌柜的眼神,他显然是把我当作救星了。
那个,我,我和鬼王不太熟……
闪,似乎是来不及了的。
我刚准备走,一个宽大的紫绸衣袖甩开,没来的及躲开。
木木……
这,这鬼王妃难道叫木木?
我头皮发麻,等到接触到掌柜和小二的眼神时,我发觉这两显然是误会了……
完了,我可是还记得,不久以前,被鬼王吸在手中的恐怖。
挣扎是必须的,关键时刻,求生的本能。
我挣扎着逃离,那鬼王显然并不愿意放下我,他的功力比吸盘好使多了,我的四肢短小,挣扎,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吧。
想想,我终于放弃了,转脸,以一个以为得体的笑脸,面对鬼王,再看看掌柜,显然他们想让我把鬼王带走。
婚礼那天,我看到了,接亲的是你。
小二一边关门,一边斜着脸说道。
所以,他们是把我当成鬼王的亲信了?
天哪,天知道,那是因为冥间没结果的女鬼太少,我是被抓来凑数的!
他把大半边身子斜压着我,很重。
生前,我亦不过八十多斤,基本上都是别人抱我的份,等到这样一个身高一米八几,体格健硕的男鬼靠在我身上时,我感觉,我整个鬼都快被压死了。
我试图将他推了推,只是,如果鬼王知道,是我,把他,把喝醉了的丑态百出的他扔在了街上,他会不会对我赶尽杀绝。
你不要走……
我真的好想你……
为什么要离开我……
这,这是酒后吐真言吗?我欲哭无泪,想来,如果,如果,鬼王知道了,我在他喝醉酒时,听了他的这些话,他也不会给我好果子吃吧。
想来我这一生着实凄惨。做人的时候,一个人孤苦伶仃,连朋友都很少。
做鬼的时候,也一样,还因为执念,一直投不了胎,这之后,这之后,我听了鬼王的秘密,还能怎么活?
可话是这样说,借我十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将他一个鬼扔在街上,掌柜,小二亲眼看到我和他一起走的,毁尸灭迹我又下不出去手。
想来,我只好将所有的苦水都往肚子里咽,这以后只能抵死不认了。
我不知道用了多久才将这个大男人拖到了王府。
西风阵阵,等那个男人从我身上离开,我竟感觉有些冷。
管家殷勤邀请我去王府坐坐。
这管家也是鬼精,知道主子酒醒可能会想杀鬼灭口,连倒霉鬼都直接安排好了。
我想了想,缩了缩脖子,赶紧趁管家不注意,找了个空档离开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