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爱(36)

96
楠恂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1 2019.01.22 15:34 字数 1764

这二字带着隐约可见的怒意,加上她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孟小枫被吓的不敢再啰嗦,老老实实的坐上了车,上车后她却仍旧十分的小心,试图尽量不让血滴到车上。

  开车的车速相较以往要快了很多,虽然很快但却开得很稳,细细看去,苏慕北握着方向盘的手似乎在微微颤抖。

  孟小枫见状心想着,她定是被地上那一滩的血给吓到了,若自己是她估计也会得被吓得不轻。

  孟小枫试图安抚她,“除了流了点血以外,其实也没太多感觉。”

  苏慕北压根就没搭理孟小枫,她边开车边时不时看一眼孟小枫的手腕,紧皱的眉头始终不愿松开。

  伤口传来的刺痛感,也容不得孟小枫继续安慰苏慕北了,其实除了手腕上的伤口以外,孟小枫的肩膀以及手臂都有轻微的划伤。

  她咬牙拼命忍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疼痛,额头冒出的细汗滴落了下来,汗渍沾染在了伤口处,刺痛感令孟小枫差点掉起了眼泪。

  到了医院后,小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擦了些药,手腕处的大伤口则缝了整整三针,缝针时虽打了麻药,可这并不影响孟小枫觉得疼。

  苏慕北握住了孟小枫的左手,疼得嘶哑咧嘴的孟小枫,感受到她的紧握后不安的心得到了很好的安抚,随后孟小枫也紧紧的回握住了苏慕北的手。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孟小枫的手腕处包了一层纱布,医生开了好几盒帮助伤口恢复的药,以及嘱咐了几句来医院换药的时间。

  “医生开的口服药就别要了,”孟小枫顿住步伐,不愿去拿药的方向,“我觉得我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好,不需要依靠药物。”

  苏慕北不愿听这些,自顾自的拿了药,所有口服的药一个都不少。

  “你别拿这药好不好?”孟小枫讨好般的展着笑容,“我不想吃这东西,我光是闻着都难受。”

  她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行,你必须吃。”

  在这期间,苏慕北一直牵着孟小枫的左手未曾放开,牵动太久孟小枫觉得手心似是都出汗了,虽很想继续牵着,但最终还是故作自然的松开了手,擦完手心的汗渍想再次牵起她,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了,几次未果后便放弃了。

  开车回去时苏慕北连续接了好几个电话,孟小枫没记错她的工作行程的话,这个时间点苏慕北理应是要参加一个与投资方的会议,这个会议很重要是绝对不能缺席的。

  “你还是赶紧回公司吧,现在出发应该是可以赶上的,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可以了。”

  “不行。”她果断的否决。

  孟小枫轻轻举起受伤的手,证明道:“我行的,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红灯亮起踩下油门,苏慕北侧头撇了一眼一旁的孟小枫,“我没问你行不行。”

  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凌絮,想也不用想定是催促着苏慕北赶快过去,苏慕北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直接关了机。

  “你别关机啊,你不过去她们很着急的。”孟小枫伸手来抢手机,苏慕北却头也不回,直接利落的将手机甩到了后座处,孟小枫回头望向后座处的手机眼露无奈。

  绿灯亮起苏慕北踩下油门,她直视前方的路,问道:“你觉得这种时候工作重要吗?”

  孟小枫不假思索的回道,“肯定重要啊,这个投资项目你都跟进一个月了,天天加班好不容易就要成功了,这个可比我重要多了。”

  这个答案显然并不是苏慕北想要的,她没有说话,面色冷冷。

  她似乎在生气,不对,应该是一直都在生气,平时她总是笑脸相迎,今天竟是一个笑容都未曾给予过,冷脸很长时间了。

  孟小枫其实挺害怕她冷脸的样子,也许很少生气的人突然生气了,通常都会带有特有严肃感

  孟小枫顺从的重新回答道:“那……我比较重要?”

  苏慕北没看孟小枫,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本还因为她不肯回公司而着急,此刻竟因为她这一声轻淡的嗯,心底溢出了些许掩也掩不住的甜意,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

  “受伤了还有好意思笑?”苏慕北突然质问道。

  闻言,孟小枫微微一怔,敢情受伤了笑都不许笑了?

  “我现在是半个病人,你不能对我这么凶,”孟小枫故作委屈的嘟起嘴,“不然我会哭给你看的。”

  孟小枫摆着一副随时都会哭给你看的样子,撒娇般的扯了扯苏慕北的手臂,苏慕北心底的气也终是消散了些许。

  她缓下冰冷的气场,说道:“以后不许带杯子进房间了。”

  “保证再也不带了。”孟小枫想要拍胸脯保证,但惯用的右手受伤了,只得不习惯的转用了左手。

  苏慕北被她这滑稽的动作逗笑了,原本沉闷的气氛随着她这一笑,彻底缓和了下去。

  苏慕北将孟小枫送回家后嘱咐了几句,这才急匆匆的赶去公司,许是失血过多孟小枫觉得头晕乎乎,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再次转醒时已经接近黄昏了,身上不知何时盖了一块毛毯,失血过多加上一整天没吃饭,孟小枫站立起来时,差点因为眩晕栽倒下去,她跌坐在沙发上几分钟后才散去眩晕感

爱请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