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好好活着看这个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我第二次站在楼顶,我从楼上往下看,人和树都变得很小,更别提小猫小狗,它们小到几乎看不到,当我开始思绪是以像小鸟一样张开双手跳下去,还是直接两手并拢,像早上早操开始之前领导们讲话一样,我还在想,跳下去的时候是面带微笑,还是该闭紧嘴巴。

此时正是春天,万物复苏,大地迎来了春风,迎来了绿色,而我也终于鼓起来了勇气朝死亡走过去,傍晚清凉的风吹起了我的裙子,我闭着眼睛开始享受着这最后清净的时刻。

我想今天从这里跳下去,我再也不会感受到寂寞,孤独和无边的黑暗,跳下去,我就迎来了新生。

我睁开眼睛,想看这个世界最后一次,入眼处,便看到了一个女人在楼下走来走去,

从这顶楼看向她,看不到她乌黑的长发,也看不到她偏瘦的身子,和她整天不开心的脸,我只能看到她走来走去,却看不到她丝毫表情,但是我想,肯定也是和往常一样,像别人欠她钱不还一样。

她和地上所有的东西一样没有色彩。

我想最后叫她一声妈妈,可我不敢叫她,我知道一旦被她发现了我,那我就死不成了。

可她终究还是发现了我。

我被她带回家。狠狠训了一顿:“你说你啊,好端端的,跑那么高去干什么,小孩子家家的多危险。”

我听着她的话,面无表情,也没有给个回声,直接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后面还是传来了她喋喋不休的声音:“你这个死孩子,和你说话也不理。”

我没有管她说了些什么,我只知道,我准备了这么久的死亡,没有死成。

而她丝毫不曾发现我去顶楼其实是为了跳楼,她只是以为我跑上去玩。

我有时候会想是她心大,还是她从来都不曾关心过我。

我曾无数次和她说过我生病了,可她都是摸摸我的额头,然后拿着一根冰凉的体温计放在我胳肢窝下,瘦的有些凹凸的眼睛盯着上面说到:“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好端端的老是说自己生病了。”她说后,还在用手拍拍了我的脑袋。

体温计没有明显的变化,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我是在骗她。

可我知道我生病了,这种病不是发烧感冒,也不是流血头痛,而是心里上的,我在学校不喜欢和任何人玩,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比如说吃饭,上学,穿漂亮的新衣服都不感兴趣。当然以我那抠门的妈来说,她是不会给我买新衣服的,衣服总是穿到不能在穿了,才给我买个地摊上的货,明明我爸生意做得很好,却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抠门。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感觉,或许是每次深夜爸爸妈妈吵架的时候。

我的童年是在爸妈争吵里度过的。

经常是在我晚上睡着了时候被他们的吵架声惊醒。

第一次被惊醒时,我从房间里面跑出来,看到妈妈的手里拿了一把菜刀,爸爸的手里拿着一条长凳,两人互不相让,我想去劝架,天生胆小的我,又害怕妈妈的刀落在了我的身上,又或者爸爸的长凳落在了我身上,于是我只能蹲在地上哭。

我的哭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在意,反而是他们变本加厉的争吵,摔东西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我害怕极了,打开了门,蹲在门口,和胆怯的流浪猫没有区别。

这时好心的邻居报了警才平息了这场战争。

从哪以后,每次我听到吵架声音,从来不从屋里出来,我只是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然后拿着刀比划,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有了想解脱的意念。

可这么多年一直不知道怎么办,我拿起刀子,想刺穿我的身体,我又害怕,万一很痛呢!万一刀不死呢!那怎么办?
于是我又不得不放弃这个方法。

后来看到小区里的刘阿姨从七楼顶上跳下去,在我眼里她是那种很漂亮很温暖的女人,她每次手上有零食都会分我一半,虽然我不会吃别人给的东西,但总有一股莫名的好感。

我记得她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就死了。

这把我常年想不通的问题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等所有人走后,我跑去楼顶,累的喘气的不行,我还坐在地上歇息了好一会,才开始站起来,此时头一阵眩晕,我知道是因为我平常不吃东西导致的。

我勘测好地形,想到我会和刘阿姨一样从跳下去,我的嘴角溢出了一个最大的笑容。

这是我第一次站在楼顶。

事实证明,我并没有刘阿姨那么幸运。

勘测好地形后,当我第二次站在楼顶,准备随风飞走的时,却被妈妈发现了,她理所当然的把我带回了家。

这让我不得不开始思考另一个方法。

那就是割腕。

一次,妈妈在客厅看电视,本来不喜电视的我,却被里面的画面吸引。

电视里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坐在浴缸里面用刀子划破了手腕上的血管,慢慢的等血液流出来,被发现后紧急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流血过多,导致死亡。

所以我又开始了一种新的死法。

这一天我趁着妈妈出门,把房间的门反锁起来,用准备好的刀子划破了我的手腕,刚开始时我还能感觉到疼痛,后来就慢慢的麻木了,再后来到没有了知觉,朦胧里我听到妈妈闯了进来,不顾一切的哭喊。

如果这不是梦,那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哭。

她是一个倔强的女人,不管和爸爸打了多少次架从来都不会掉一滴眼泪,可我明明已经死了啊,怎么还会听到妈妈哭!我不明所以。

事实证明,我又一次自杀失败了。

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后,我出院了。

出院后妈妈终于带我去看病了,我不知道在住院那段期间医生和她说了什么,或许说了你女儿真的有病,必须得重视起来,所以她才会带我去看病。

但是我不管他们怎么沟通的,只要去看了病就好。

从医生那里出来她给我开了一些药,吃完这些药后,我确实感觉到比平常好了很多,至少现在不会时常感觉到孤独寂寞,只是我还是依旧不喜欢和人来往。

高三那年因为生病的缘故我休学在家调养了一年,虽是在家,我还是整天以书本为乐,因为我发现,我除了看书,不知道还要干些什么。

在药物的治疗下,上大学后我已经和常人无异,但是我依旧喜欢独来独往,不喜人群热闹的地方。

室友总是会说叫我开心一点不要总是愁着一张脸,为了能让我开心,他们带我去看电影,去逛街,去游乐场玩。

但是这些我都拒绝了,因为我的拒绝,此时有一个长头发的漂亮女孩子当即就说:“别和她说了,这个人老早就有心理病,到时候别传染给我们,我们自己走吧!”

从此以后他们便开始疏远我。

而我的病情好像又复发了。

这时候我已经大二了,这次我又不得不住院调养。

这期间有一个温暖的大男孩经常来看我,他有着一双浓密的黑眉毛,下面是一双漆黑的眼睛,眼睛看起来比我足足大了很多,可是每次他只要一笑,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

他刚来的时候我不怎么搭理他,后来他每个星期都会来两三次,这让我知道了他原来叫赵稚是我的同班同学,也知道了他是个孤儿。

后来我问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时,他说看我好几天都没有来,跑去问辅导员了。

这也不难怪,休学申请是要提供病例证明。

很久之后,我又问他,你为什么经常来找我你平常没有事做的吗?这个阳光的大男孩,有些害羞,可他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全是真诚,好像鼓起莫大的勇气一样他看着我说:“何惠,我喜欢你。”

听了赵稚的话,我的心在心口里猛烈的跳动,我按耐住心里的异常,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看着这个大男孩不知如何回答,喜欢是什么!我不懂,我只是知道我很喜欢他陪我,我喜欢他拉着我的手在公园散步,他的手软软的,暖暖的。

他伸手轻轻的把我拉入怀里说到:“小惠,我以后每个周末才能来看你。”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现在要去实习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我。

他来的时间少了,庆幸的是,我的病情也越来越稳定了,医生说在观察一周,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这天赵稚特意请了假,买了一束特别打的玫瑰花,火红火红的,这一天我很开心。

因为这一天,赵稚向我求了婚,我答应了。

我的婚礼异常简单,在父母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这就算结婚了。

结婚一年的时候赵稚的工作并不忙,有很多时间来陪我,我们经常走到柳絮飞扬的河边,走到开满了花的花坛,他有时候也会很调皮摘一朵野玫瑰偷偷别再我的发梢。

可是后来,他的应酬越来越多,每次回来都是一身的酒气,我开始变得烦躁,在这个时候我也有了宝宝。

有了宝宝之后心情变得更加的烦躁,我觉得又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无数个漆黑的夜晚,被无边的黑暗所笼罩,我又想到了死亡。

可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我没有权利带走我宝宝的生命。

赵稚因为工作忙的原因也很少在家里,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当然我也没有和他说过我病又复发了。

在这样的痛苦里我度过了整个孕期,直到宝宝出生。

一个新生命的降临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喜悦与美好,他哭的时候我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觉得多么可爱啊。

他经常会对着我笑,站在我跟前双手张开要抱抱,很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可爱的生命到来让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孤独和寂寞,有的只是被温暖和甜蜜所充满。

儿子快2岁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不知道是我太敏感了还是这本来就是事实。

我从赵稚的身上闻出了除了酒以为的味道。我本能的以为他出轨了。

这让我感觉到做什么都没有活力,包括我儿子,现在我瞧着他也不那么可爱了,整天哭哭闹闹,让我心烦。

我把他放在摇篮里,我想自己睡会觉,安静一会,谁知,他刚脱离我的怀抱就开始哭,哭的没有一滴眼泪,这让我又想起了他。
想起了赵稚的背叛。

我一狠心,索性不在管他,可他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越哭越大声,这次可谓是把戏演活了,脸上是眼泪,鼻子下面还挂着一串鼻涕。

这让我感到恶心,可我还是不得不帮他擦干净,然后抱在怀里,祈祷他不在哭了,让我能安静的躺一会。

而他也还算乖巧,抱在怀里便安静下来。

我想如果他爹也能和他一样那该有多好。

我很想和赵稚心平气和的谈一次,可他每次深夜回来,回来之后倒床就睡,让我没有机会得以深谈。

夫妻之间没有了交流,这让我更加确定他出轨了。

这种感觉让我对生活再也看不到希望,这一次我又走到了楼顶。

这是我第三次站在楼顶,这个楼已经不是当年爸妈那个老式居民楼,但也还算不高,只有十二层,趁着中午的大太阳,会有人在顶楼上晒被子,到了这会太阳已然垂下去,还没有收走,我想可能是被子的主人还在上班吧。

这时候我儿子已经会走路了,他还能尹尹呀呀叫妈妈,我是趁他睡觉的时候出来的,我知道如果他没有睡着,肯定又得缠着我。

楼顶上的风和往常一样很凉快。

我想起了想一次想要跳楼,那一次也是黄昏的时候,只是一个在春天,一个在秋天。这时大地上没有鲜活的绿色,只有一色的枯黄。

我摇摇欲坠的站在楼顶,回想我这一生,像一个过客,来到世间走了一遭,留下了一个生命,这样便有急着回去了。

这一次楼下没有了走来走去的妈妈,而是一大批看客。

我听不清他们嘴里说了些什么,反正警察也来了。

下面的人群里肯定很热闹。

有人拿着喇叭对着我喊,但我听不到,我纵身一跃。

路过我家窗口的时候,我发现了我的儿子正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他真的很像赵稚啊,嘴巴张合两下,在叫妈妈。这个小东西以为我在给他表演游戏呢,扑腾着双手拍打玻璃。

我有些不忍心,别过头,不在看他。

这一次我甚至都没有想好以怎么样的姿势跳下来便砸在了地上。

我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人,有些不忍直视,殷红的血液一直从我身体里面流出来,这是我的肉体啊!

此时很多人都面面相觑,人群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慌乱跑来,我本能的想去拦住他,我不想让他看着我这不堪入目的肉体。
可他却直直的越过我,抱着我的肉体哭的不成样子。

他用手擦了擦我的脸,然后轻轻的抱在手臂上,生怕弄疼了我一样。

我听到他嘴里说:“不是说好了等我忙过这一段时间我们就去旅游的吗?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为什么!为什么!”说的声音很大,我看周围的人都散开了一些。

他像我儿子毛毛一样,哭的脸上全是眼泪,鼻子上全是鼻涕,我本能的想替他擦掉,可不论我怎么擦那些鼻涕眼泪都像是粘了胶水一样。丝毫不曾离开过。

我能看的出来他哭的很伤心,听他这样一说,我确实想起来了。

在一个阳光温和的午后,赵稚轻轻的抱着我说:“小惠,这段时间你辛苦了,老公努力挣钱等过段时间,我们把小毛毛放妈那里,我们两去过二人世界,你不是一直想出去玩吗?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可以了。”

我突然很后悔,为了能带我出去玩,所以他每天都很晚回来,为了挣钱,把自己喝的烂醉如泥。

更让我后悔的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香水。

他抱着我的肉体继续说到:“有次我们逛商场你说这味特香,我不懂香水,只能利用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去试香水,我今天终于找到了这个香味..........”

我不知道他后面还说了什么,只是我有两行眼泪流出来,我摸摸我的脸颊,没有一点泪,我看向我的肉体上,泪水把血水冲了下去.......

赵稚擦了擦我温热的泪水,哭的不成样子,一直叫我醒醒.....

是啊,我好后悔了,我现在看着这个世界觉得分外可爱。

我还想去环游世界,我还没有去云贵川,还没有去青藏高原,还没有去吐鲁番吃最爱的葡萄。

我还没有看着我儿子长大......

我还不想死,我想重新走进我的身体里面去,可我无论怎样用力,我始终都进不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身体被人抬走,在看着赵稚失魂落魄的表情。

几年后我看到一个和我一样想不开的人走到顶楼,我不明白他是怎么爬上来的,明明自从我从上面跳下来后,通入顶楼的那个门就被封死了。

我不在去想这个问题,在他耳边说道:“别死,这个世界多么美好,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好像有些害怕说:“谁,谁,谁和我说话。”

“别管我是谁,总之千万别跳下去就是了。”

“别跳下去,可是生活有多么困难啊,我做生意把我家底子全亏了进去,现在我家门口都是要债的,我现在还怎么活啊!”

他现在也不在过问我是谁,只是说着自己的故事,我知道他其实是不想死的,如果想死的人应该和我一样,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在困难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你其实不是想死,只是没有人听你诉说,所以心里憋得慌,心里的憋屈越多,就越堵得难受,自然就想到了死亡,想解脱。”

“是啊,我老婆不理解我,说我成天瞎干,我爸妈也说我不干正事,我本来生意亏本心理就难受,他们还在一旁添油加醋,我想这生活没发过了。”男子继续说道。

“请记住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值得你用生命去交换,回去吧!”我没有在继续搭理他。我知道他根本就不敢死,而我也尽到了自己的劝说的义务。

因为我看到一个小孩子和一个男人正一前一后的走着,小男孩嬉嬉笑笑,真是可爱极了,男人一如既往有着暖暖的笑。

我也笑着跟在了后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